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697章 野心勃勃 (搞事啦搞事啦~)
    ——————

    十封挑战书一接,秦鱼就开始了,青铜级别的菜鸡能有多厉害,多数都是D级C级的,而秦鱼眼睛毒辣,挑出来的都是D级的。

    D级啊,想当年她D级的时候都已经在挑战难度系数等同C级B级的变异副本了。

    所以这些人她都赢了,用的普通剑,用的基础剑法,赢得有些勉强跟侥幸。

    对于她的十场比赛,观看人数不少,大多数是第九季度的人。

    看完视频,怎么说呢,他们的观感很一致——没有想象的弱,但也没有意料的强。

    总体来说是一个有点小实力跟基础但配不上第九季度第一名的幸运者。

    “果然是因为经历的副本特殊才侥幸得了巨大积分啊。”

    “名不副实,有些丢我们第九季度的脸。”

    “而且她接的对手都很弱,你们没发现吗?”

    第九季度的人心态很复杂,既有一种“她果然很弱,我没猜错。”的心态,又有一种“她这么弱,却是我们第九季度榜单第一名,若是被其他季度的人知道,岂不是很丢脸!”

    怕什么来什么,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被谁放出去的,很快第五中转区辉煌斗场内的人都知道了第九季度的“丑事”,一时话题度飙到第一。

    第九季度么,最年轻的那个,天选者弱了些也可以理解,大部分高手不至于因此苛刻,但问题是——这是第九季度榜单第一名,按照往届,也就是那个常年独霸第一的墨名,此人的实力就算放在第八季度也能位列前二十,以前也被他们钦佩,可这个秦鱼能压下墨名。

    真的只是副本特殊吗?

    “什么特殊的副本可以让一个原本从未上过榜单的人一下子拿下第一名?首先,她的年纪肯定很浅,加入天选者不超过十年,否则那些第九季度的人也不会对她如此陌生,其次,第九季度榜单的更新恰好跟一年前的那次变故时间搭上,你们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你的意思是?她就是在C-1201副本里面得益最大的那个天选者?”

    若是如此,那她就太有一斗的必要了。

    至少需要探探虚实。

    ——————————

    对于高手们而言,积分星等奖励已经是其次,得到神明注意跟赏识才是最重要的,而恰恰这个秦鱼就走在了他们前面。

    好奇,嫉妒,都让他们不约而同关注起她来。

    距离秦鱼“勉强”拿下那十个人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连赢十场,直接把她送上了白银场。

    然后白银场的人也开始给她送挑战书了,秦鱼这次不用花星等去看视频了,因为如今对她的话题性增强,许多人都在谈论她——也包括谈论给她送挑战书的白银组之人。

    综合这些信息判断对方实力,秦鱼只花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又接了二十场比赛。

    这次还是那样的基础剑术,但她这次用的剑好像不一样。

    第一场白银对手正蓄势准备好要动手,忽留意到她手里握着的剑跟早上跟青铜那些人用的剑不一样。

    看剑鞘就觉得不太一般。

    他心里凛然,忽然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在秦鱼拔剑的时候直接打到顶端。

    因为出了剑鸣。

    她的一剑直接劈断了他的剑,一招秒杀。

    “那是什么剑?”

    “好生厉害!”

    “那是干将!”

    干将毕竟是十大名剑之一,在场的人不可能不认识。

    “毕竟是中等武器里面的翘楚,跟她比斗的白银组所有人的武器都比不上干将三分锋芒。”

    白银组是C级天选者聚集地,以他们的财力跟任务完成度,不可能拿到干将这种武器,就是B级里面也只有最顶尖的少数一拨人能用上这种逼格的武器,所以单单以武器而言,这些人就吃了巨亏。

    “有干将也没用,如果自身实力不够,神兵利器在手中也等于废铁,所以~~~”

    观战的人刚这么说。

    秦鱼结束了第二场白银组比斗,将干将随意甩了个剑花,目光一扫全场。

    这场地很大,可容纳观战十万人,现在大概坐了十分之一也就是一万天选者观战。

    人数已然不少了,可她就好像面前无人似的,直接甩出了一句。

    “都没人了吗?挑战我的只是这些菜鸡?我有干将在手,没人是我对手啊~~”

    这话,太傲慢!

    斗场内观战的人自然沸腾了,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起身大喝:“小丫头,你这话太满了!如果不是你手里的干将,老子一只手就能摁死你!”

    秦鱼:“不是你们说的如果实力不够,有神兵利器也无用?可我赢了。”

    男子:“那是因为跟你打的都是白银组的人!你试试黄金铂金的!”

    秦鱼:“黄金铂金?他们不会挑战我的,万一输了就是掉一半积分的事儿~~不过我倒想领教一下他们有多厉害。”

    干将入鞘,她留下一句、

    “铂金黄金越级下来挑战我的,如果赢了我,干将就属于他了。”

    全场瞬间寂静。

    ————————

    无知弱小不够聪明的人看秦鱼:狂妄,无知,不知天高地厚。

    强大冷静够聪明的人看秦鱼:奸诈,狡猾,野心勃勃。

    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挑的人都是最弱的,说明一开始并非狂妄,还算冷静,而后循序渐进,从最弱的青铜十人组到最弱的白银二十人组,靠着连胜累积大量积分,这是奸诈跟狡猾,之所以说她野心勃勃,就是因为她在用干将钓大鱼。”

    辉煌斗场中,有两个铂金高手正在对这件事进行讨论。

    “大鱼?莫非说的是我们?”第八中转站的贺池挑眉,表情不太爽快。

    “难道还是别人?”对面喝茶的谈超垂眸,“黄金跟铂金,你没听她说的嘛,之所以没提钻石,是因为她还有自知之明,知道钻石的人绝对不是她能抗衡的。”

    钻石组,基本上都是A级的了。

    最低也是A级。

    “既然你说她是奸诈狡猾的人,那当然也是聪明的,如果没有底牌跟实力,她不敢这么玩的吧。”

    “谁知道呢,至少我们能确定,她跟前面那些人的“勉强”应付都是装出来的,她的实力绝对不止于此,但也不会太超出去,因为她的剑术是无法伪装的。”

    贺池若有所思:“剑术好像有些稚嫩,招法很基本普通,我反而觉得这样的她更让人揣摩不定,基础都这样,万一她掌握了其他高深剑法呢?配合干将,那实力可就不好估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