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462章 天才之说
    他们会根据无数次的成绩排行精准筛选出哪些学习天才,每个人自有自己的标准,而他们的标准重合度是非常高的。

    而此时,薛莉嗤笑:”你想得太简单了,天才?天才在你这里的定义就这么低?“

    赵彦一愣,不太服气:“那你说谁?这样都不算天才?”

    这特么像秦鱼那样科科近满分还不算天才?他是真不信!

    薛莉不以为然,却努努嘴,意味深长说:“你怕是个逗逼吧,谁是天才这种话,你去问问梅清霁,她如果心情好,大概会告诉你她见过的那个圈子,真正的天才是什么样的。”

    顿了下,她语气有些凝重:“在那些人看来,在我们这个年纪如果要被列为天才,至少要摆脱学习阶段,已然到了有所成就的那种。”

    也就是高中时期就已经在一定领域有名望的那种,若是画家,要成才成名成体系,若是音乐节,一个道理,若是经商....反正就是这个道理吧。

    薛莉从前自视甚高,经过一年前的事情,自觉屈辱,倒是沉淀了许多,反思自己,发现自己还真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精通法语,会钢琴芭蕾跳舞等等,成绩不错,见识也不错,这样就可以了?不过是家庭资本附带上去的能力而已,她自己真正的能力却极少。

    至少她不敢说自己是天才。

    或许是薛莉不经意的几句话提醒了,赵彦一怔,猛然想起一个这一年已在他们圈子里成为禁忌的人。

    叶堰。

    那厮绝对是个天才,在他出事后,他们也才知道叶堰在叶家的事情,作为一个私生子,把那几个真正的叶家大少乃至叔叔辈都衬托得如同渣渣,而且在不断打压下还私底下笼络了一些公司骨干,甚至自行创业经营赚了不下于三四千万。

    这不算天才算什么?

    听说叶家掌门人到现在还在找他,试图洗白培养,因为从家族传承来说,有这样一个继承人绝对是有利于家族事业的。

    ——因为足够无情,足够强悍!

    可惜啊,家族奶酪牵扯的人太多,阻力影响下,如今不了了之。

    赵彦陷入沉思,老师们这边,他们也从智商谈到成绩,从成绩谈到高考,从高考谈到这些学生未来的可能性。

    清华北大?这个是肯定都能上的,除非有重大变故。

    “但真正的未来不好说——我说的是毕业之后。”其中一个老师忽然说到,其他老师闻言都是一静。

    接下来就是特别现实的事情——就算不是天才,赵彦薛莉这些人的未来成功的可能性也远高于陈年乔默这些人。

    “如果创业,从建立一个公司到公司上市,如果成功,至少也需要十年吧,可赵彦他们的话,大概大学期间就能建起一个成熟的公司,经过三四年就能通过人脉运作跟资本转送把一个公司弄上市。”

    如果从政,那就更明显了。

    家里长辈是省会城市一把手还是省委常委,祖上甚至还有一代是省高官,有这样的政治背景,薛莉的进步速度肯定高于任何人。

    商政都看资本人脉,可能走学术一脉是最适合寒门子弟的,可如今学术圈子也不太平。

    这就是现实。

    能突破规则壁障的毕竟是少数,凤毛麟角。

    柯秋然之前没参与这种话题,此时依旧不参与,因为这种道理他也明白,甚至前段时间还被陈豹“教育”了。

    不过正当这话题要结束的,一个高级中学的老师发散思维,明明白白说:“所以说就算这个秦鱼一直是第一,但也就学习上厉害,其余未必,你看她也没怎么参加奥术比赛,其他比赛奖励也没有,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是可以的,但其余不好说咯,你看梅清霁已经提前得到哈佛大学的OFFER了,秦鱼能得到吗?”

    这话听着,二中的人不乐意了,秦鱼怎么就不好了!却又不知该怎么怼回去。

    他们并不知道秦鱼家里条件,反正依稀听说是农村来的。

    至于秦鱼开车,她的车子也停得很远,每次都走路到学校,平时也不显摆外出国旅游啊,也不买奢饰品,更不谈论自己的生活。

    所以学生老师对她的了解有限。

    就算听说过一些不同的说法,也没佐证,而那张秦鱼骑三轮这载着老奶奶的照片现在还没被解释过。

    自然,众人也就默认了。

    柯秋然忽然起身,看了这个老师一眼,淡淡道:”幸好她没参加,参加了就是不给人活路。“

    啥玩意?高级中学的老师懵了,还想反驳两句,柯秋然却走了。

    怼完就跑真刺激!

    ——————

    不过对于秦鱼,H市高中圈子只知道她厉害,却又只能从两方面得知她厉害,1,请假狂魔。2,天天请假还老拿第一。

    但基本对秦鱼的评价是不如对温兮跟梅清霁还有曹木木的,温兮是全能,什么都名列前茅,外加优秀之外又待人和煦,品格涵养很高,而梅清霁在硬件条件上跟温兮差不多,但更冷漠,从不喜欢跟其他人接触,只跟少有几个人有交流,就算对老师也很冷淡。

    这两人一冷一温,秦鱼介于冷温之间,但不会搞事儿,又经常不在学校,也不参加什么校内活动跟比赛,就日常参加一些考试。

    ”其实我不太明白,就算她成绩好,二中校长为什么还老许她请假。“

    ”听说是秦鱼家里同意的,她爸爸跟校长联系过,想放养秦鱼,随她发展兴趣。“

    ”咦,农村下面家长也这么开明吗?那秦鱼的兴趣是什么?”

    “种田,她老请假回家种田。”

    “....”

    ————————

    “秦鱼,你经常请假回家种花种果树,诶,你什么时候请我去你家吃水果啊。“

    县中的人多跟秦鱼认识,温兮配合秦鱼,就到了县中学生的场地去待着,听他们聊天,偶尔配合秦鱼谈及秦鱼在二中的一些事。

    温兮也看穿了,秦鱼对其他人感情一般,也就在乎李远两人,至于其他人对秦鱼如何,那就不太重要了。

    轻描淡写,却很融洽,但陡然融入陈豹这个情商很低不要脸的,画风就不太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