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90章 壁炉
    “我倒想知道晚上有没有人来找我。”

    这话让王管家若有所思,但很快离开了。

    天色已黑,但外面路灯全都亮着,就算是果园花园那边也一片通明,偌大别墅外来回巡逻的保安经过祖宅左侧大厅的时候,可以看到防弹玻璃落座而成的巨大落地窗帘子被完全拉开,大客厅上的大视频屏幕上正上演一部电影。

    就一个人在看,正是他们今夜重点保护的对象——秦大小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电影是《沉默的羔羊》。

    厉害了我的大小姐!

    保安们连夜巡逻本该有疲倦感,来回都通过那通透的大落地窗看到了电影里面的血腥恐怖画面,结果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看哪哪都像是藏着一个食人魔。

    娇娇已经被吓哭了,躲在黄金屋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大骂秦鱼变态,非要她把电影关了。

    秦鱼吃着让仆人准备的夜宵零食,淡然自若:“不敢看可以把眼睛闭上。”

    娇娇:“闭你大爷!我是你的黄金屋npc,全程任务都必须陪同!”

    秦鱼:“哦你好像说过你是在地府办差的,地府里面没有十八层炼狱吗?还会怕这点小场面?”

    娇娇:“我是坐办公室的!我是天神之子!我不需要亲自去炼狱!你关掉关掉关掉,啊啊啊啊!!!他吃人了!”

    娇娇把脑袋钻在黄金屋角落里,肥嘟嘟的屁股翘着,毛茸茸的粗胖尾巴瑟瑟发抖。

    秦鱼:“”

    有后台的人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啊。

    真特么娇滴滴的。

    ——————

    一部电影完整看完,保安小哥哥们感觉自己死了一回又活了一会,看到秦鱼起身后,保镖队长用对讲机联系了张叔,张叔过来,询问她:“小姐是要上楼睡了吗?如果发现什么不正常或者遭遇危险,就用对讲机呼救,或者按屋子里的警报器都可以。”

    “嗯,我知道,今夜劳烦张叔跟大家了,等这段时间过去,我会给大家大大的奖金的。”

    秦鱼也没端着大小姐身份,说了一番场面话后就上楼去了。

    房间很大,比她原来在祖宅那个敷衍的客房大多了,也古典多了。

    不知为何,秦鱼一看到这个房间就闪过一个念头——这才是原主秦鱼原来的房间。

    看了一圈,秦鱼在壁炉那儿看了两眼,去了浴室。

    她一转身,壁炉那边就有一点灰烬从上面掉落下来。

    但她没看见。

    浴室里热气腾腾,秦鱼看着自己身上热水流淌,目光亦瞥过搁置在架子上的手机。

    是奚景的电话,她擦了湿哒哒的手接了电话。

    “在家了?”

    “你是想问我是不是乖乖在房间睡觉吧,故意挑着这个点。”

    “才晚上十点,难道不方便?”宿舍里还一片亮堂,因四个人都在挑灯夜读。

    青海大学学风不错,许多人都想好好学习奔个前程,尤是被奚景影响而不愿太落后的其余三个室友,此时都在写论文或者看书,但她们看到奚景在这个点给别人打电话,还是十分惊讶的。

    “是有些不方便我在洗澡啊,奚大美女,需要我开个视频吗?”

    “不用了,你的好身材今天已经见识过,初见是最美好的印象,再见就得挑毛病了,比如哪里不如我。”

    “我想你的室友现在表情肯定很惊讶,好像见鬼一样。”

    奚景瞥头看其余三人的错愕表情,淡淡一笑:“嗯,是很惊讶。”

    三人:让我们高冷奚女神说这种话,还笑了!!!秦大小姐666了!

    “哈,看来我可以去掐指一算当神棍了”

    “你应该先掐一下自己今夜能不能睡个好觉,注意安全,有事按警报,要么你今夜把手机都开着吧,这样我听到什么动静也喂?秦鱼?”

    “呜呜”

    奚景脸色一变,刷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落地,其余三人吓了一跳,只看到一向高冷淡然的她脸上满是惊慌。

    三秒前,秦鱼捏着手机穿上睡衣走出浴室,脸上还维持着跟奚景通话的笑意,可一拉开门,她脸上的笑意就凝固了,因为她看到浴室后面的灯照出的人影是她。

    但她站在门口,可以看到卧室门边的灯也能照出另一个人影,三十度斜着交叉了她的人影。

    这也意味着浴室门边有人,他身后的灯拉长了他的身影。

    那一刹那,报警器在床边,对讲机也在床上!

    洗澡是对方唯一可以得手的时间!对方对她了若指掌!

    秦鱼迅猛往后退要关上浴室的门并且锁上,也要大声呼救,但那时恐怖的黑影已经猛然闪来,大手捂住她的嘴巴,那手掌中有一块白布,上面有化学药品的味道,只在被蒙住口鼻的短短两三秒

    秦鱼的神智坍塌了一大半,几乎要陷入昏迷,而她在那短短时间里呜呜的声音落入了手机中,但手机也无力落地。

    奚景那边听到这样诡异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秦鱼遭殃了,但她呼喊了两句,呜呜声没了,却在微妙的衣物摩擦声后传来另一道声音。

    “她是我的了。”

    这话是那个人对她说的。

    奚景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刚要说什么,电话猛然挂断了。

    只有一片死寂。

    奚景握着手机,站在原地沉默了三秒钟,这三秒,她判断了秦鱼的处境跟回味了刚刚那个人的声音

    低沉,沙哑,神经质。

    是谁?

    三个室友彼此对视,聪明如她们都察觉到了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都不敢说话,直到奚景拿起电话打给赵铁男。

    “秦家祖宅房间浴室,有人混入她房间挟持了她,短短两秒钟就制住了她,我不确定那个人有没有杀了她!”奚景控制着情绪,竭尽全力冷静补充:“那个人还跟我说了一句话,你们可以用我的手机去还原我刚刚跟她的通话,那个人的声音,你应该可以听出一些,还请你联系秦家的人马上赶去她的房间。”

    那边赵铁男自然没有废话,“我马上安排人去,也联系人,你别动了。”

    挂了电话后,奚景也没看倒地的椅子,只是双手撑着桌子,手机被按在手掌心,她低下头,满头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