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89章 会面
    “大篮子这些你拿去吃,小篮子你帮我带给覃校长吧。”

    “你可以自己送,我不信你已经不认识路了。”奚景给她倒了一杯温度恰好的水,秦鱼接过,喝了一口,笑:“我才不去,免得他又要拉我去你们学校上课,一个字儿也听不懂,又不让睡觉你带去给他吧。”

    秦鱼喝完水放下纸杯就走了,还记得给其余三人打个招呼,很是友好的样子。

    三人惊讶,但也笑着回应了,等秦鱼一走,三人都看向奚景。

    虽然不是很亲近,但也没交恶,倒还能说上一些话,所以问奚景了。

    “刚刚那位是秦鱼?周年庆见过,这些水果是她买的么?”没提及秦鱼背后的身家背景,毕竟她们也有自己的小骄傲。

    就算奚景跟秦家大小姐认识,她们也不会羡慕嫉妒的

    好吧,是有一点羡慕。

    “嗯,是她,她这几天生病了,我去陪她,水果在果园摘的,吃不完放久了会坏,大家分着吃掉可以么?”

    奚景看起来冷,但真跟人讲话不会有冷漠强势的感觉,三人看了看那新鲜极致的水果,也有了口舌之欲,再惊讶奚景这样的柔和姿态,却也欣然。

    一个如此优秀的人物对她们友好,这也是很让人愉悦的事情,不是吗?

    分完水果,奚景顺手提了小篮子,但没有直接下楼梯,而是走到楼层阳台外,在这里,她可以看到那一辆鲜明拉风骚气的跑车开出了校门。

    为什么会忽然一改张扬高傲的大小姐姿态呢,说着本不该是她会说的话,是为了替她缓和室友关系吧,若是出事情,关系好一些的室友总能帮上忙的。

    这位大小姐对她很好呢。

    奚景那张天生冷艳的脸眉眼柔软了些,大概这就是朋友吧。

    不过奚景往外看了一会,原本柔软的神色也逐渐冷凝了起来。

    回秦家的话,不应该是往那边车道开吧。

    还是这位大小姐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办?

    ——————

    跑车在城市车道里面不断穿行,很快进入了繁华街道中,最后在一茶馆前面停下,秦鱼下车进了店,不是包厢,而是靠窗的位置,走过去后,她看了对方一眼,坐下了。

    “故意挑这么繁华人多的茶馆,又是靠窗的位置,挺体贴的,是怕我不安吗?”

    坐在椅子上仿佛已经等了好一会的人眼睛一动不动,只慢悠悠喝着茶,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假如你肯来,就说明对我已经打消了一大半怀疑,投桃报李,我这么做,也是给你安心。”

    秦鱼挑眉,“没有手机交流你我也有了默契,看来我们双方都很有诚意,那就来谈谈该如何合作吧。”

    与此同时,奚景提着水果篮子到了校长室,覃校长一向勤奋,经常到点到学校处理事务,今天依旧如此,不过看到奚景来了还是十分开心的。

    得知来意后,他看了看水果,笑:“早听说她家里有一个不小的果园,都是无农药培植的,健康也好吃,就是鲜少送人,也大多数放着烂了,可惜得很”

    放着烂?奚景皱眉,“这是为什么?”

    覃校长惊讶奚景回管别人家的事儿,但想到她跟秦鱼好像是朋友,也就不惊讶了,但上下打量了下奚景,问:“你在插手秦家的事儿?”

    显然,这位老校长也耳闻秦家最近的风雨。

    那是一个坑,多数人都只能观望却不会插手。

    也许还有人等待着能占便宜。

    “校长不建议我参与?”

    “是不建议,所以有些事情我不会跟你说”覃校长笑了笑,拿起一个苹果随手用纸巾擦了擦就吃了,随意得很。

    奚景沉默了下,转身离去。

    门一关,覃校长放下苹果,手指拨开一个桃子,拿出下面垫着的一张卡片。

    上面写着一行话。

    ——我的手机被窃听了,请老爷子把一个人的相关学籍材料发给警方赵铁男警官,以下是她的账号,非常时期,只能用非正常方法,还请老爷子帮忙,若是无法帮忙,也请务必保证奚景在校内的安全。

    头发发白的老爷子瞧着卡片若有所思,但很快放下卡片,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奚景,有些事情我想我需要跟你说一下。”

    “关于那座果园,秦峰跟他的妻子林素,其实林素以前也是我的学生,在她出事前,她曾”

    ——————

    五个小时后,秦鱼出了茶楼,上了车,车子开回秦家已经是大晚上了,正好赶上晚餐。

    温凉在学校做实验,秦峰在公司,家里也就温绮心跟齐蕴。

    哦,跟这两个女人吃饭,那一定不是美妙的体验。

    ——这是一场战争,谁熬到最后谁就赢了。

    稳住,我们能赢!

    三分钟后,温绮心面无表情起身走了,五分钟后,被怼成马蜂窝的齐蕴黑着脸也走了。

    桌上就剩下了秦鱼一个。

    一桌子菜都是她的!

    nice!

    秦鱼吃喝的时候,娇娇嘟囔:“这吃人的鬼地方你还敢待啊,不怕下一个失踪的就是你?”

    看秦鱼依旧吃着美味佳肴,娇娇咽下口水,再次嘟囔:“赵铁男连一个警员都没留,显然是上级那边的命令,而上级那边也肯定受了秦家的影响,秦峰如果真关心你,就不会这么干,明摆着要把你困在秦家这鬼地方”

    秦鱼将龙虾肉咀嚼了下咽下,淡淡回复娇娇:“你是看不惯我在秦家大吃大喝而你吃不到吧。”

    娇娇:“”

    猫艰不拆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不过吃完饭,一丝不苟的王管家来问秦鱼要去哪个房间睡。

    哎呦,这身份地位差距就出来了——之前是随便安排了个客房,现在晓得她是秦峰唯一的种了,就知道让她选了。

    “楼上吧,随便挑一个房间,王姨你看着安排。”

    王总管看秦鱼这么客气,有些惊讶,点了点头,“那我现在让人上去安排,就在秦先生隔壁的那个房间可以吗?”

    “行啊。”秦鱼目光有些飘,往祖宅外来回巡逻的人看了看,扬了扬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