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41章 就是戏多!(1.12上架,还有十天哦)
    如果是你情我愿,那犯不着恶事,只能说这女人是不愿的,或者按照这群二世祖的作风——霸王硬上弓?下药?威逼利诱?

    反正是这一类的,但穿着裤子....是脱了穿上,还是还没来得及脱?

    秦鱼的目光往他裤子睨了一眼,三秒判断——脱过了,又穿上,但还没成事,否则下身就不该这样的,除非这位“弟弟”肾虚。

    这样判断之下,秦鱼目光再一瞥,看向B-245,门开的,能看到地上有散落的外套。

    男女都有,但还好没有私密内衣裤什么的。

    心里一松,但秦鱼的目光也落在附近几个打开的房门,好几个青年在,一脸震惊,似乎迟疑自己要不要上来帮忙。

    帮忙?秦鱼一看他们的模样就知道都是二世祖。

    都裸着上身,要么穿着短裤,衣衫不整的。

    一起包房?

    不,除了一个人,B-244门口的青年跟他人唯一的不同就是身上衣服完好的,外套都穿得好好的,就是衣兜有点鼓,好像塞着什么。

    秦鱼看了他一眼,眯起眼,抬手指着这个青年,声线一改之前的冷冽,转而温和问秦苟:“这也是你朋友?看起来挺正派啊,衣服穿得这么好,人傻钱多的你总不会没帮他叫姑娘吧,是他不行?还是他有别的事儿要干,阿林!”

    秦鱼这话慢条斯理的,阿林猛然看向那青年。

    后者脸上有惊慌,下意识手掌插入了衣兜,也要进屋,但来不及了,阿林已经把他按在了墙上,直接从衣兜里掏出了——耳线?

    “干嘛,我只是听歌看电影!秦苟,秦苟,救我!这疯女人谁啊!”

    三个人两男一女,分别是阿林、许游跟李玲,李玲是女的,没参与打斗,但很有经验,在秦鱼忽然打电话叫他们的时候,三人就已经知道有事发生,秦鱼刚刚一提醒她就反应过来了,于是快步进了这个青年的屋子。

    秦苟这时更愤怒了,眼神凶戾得很,但让他痛苦的是不知道秦鱼这女人哪里来这么大力气,一只脚愣是踩得他胸口闷痛起不来。

    “秦鱼,他是我朋友!你们几个还看什么!还不过来把她给我拉开!”

    狐朋狗友们平常嚣张惯了,本就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时候,哪里被人这么欺负过,只是刚刚被秦鱼的强势给吓到了,现在秦苟都发话了,他们就打算反击了。

    秦鱼转头瞥了他们一眼,冷厉又暴戾:“秦家二少爷的话你们听得,就不晓得他还有个姐姐?”

    “家务事你们也管?手长在太平洋的吗?”

    这眼神儿,一会变一个调调,忒吓人了。

    几人都被吓怕了,又缩了回去,此时李玲已经出来了,还拿着一个笔记本,脸色很凝重,背过众人把屏幕给秦鱼一个人看。

    秦鱼一看脸色就沉了。

    屏幕上是一个房间,房间上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昏死过去衣衫不整的女人。

    秦鱼拿过电脑递给秦苟看了一眼,秦苟难以置信,“这不可能!怎么会!赵风!你丫阴我!”

    啪!手指阖上,笔记本阖上。

    暴怒的秦苟跟心虚的赵风都跳了小心肝,甚至不敢去看那个女人。

    “本以为你出息了,还晓得欺负别人,原来是被人下套了,知道这视频放到网上去再备注上一个标题可以让咱们秦家公司股市蒸发多少钱吗?”

    “比你玩一千个女人还多得多!”

    秦鱼看到床上明显被下药如待宰羔羊的女人,哪怕不知她的面容,但出于记忆里自己为人羔羊时的痛苦,她的心情一下子阴霾起来。

    于是皱着眉抓了电脑一甩!

    这种甩是扔水漂的那种,苹果笔记本很薄,但旋转起来飞出去打在肚子上。

    赵风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就蹲下去了,电脑也掉在地上——但没事。

    她力道还算控制好的,何况地上是毛毯,可以减免撞力。

    还处于被朋友下套的愤怒羞耻中,也被秦鱼的凶悍给吓到,反正秦苟是怂了。

    他没想过这个女人出国十年会变得这么残暴!

    秦鱼也没理他,迅速克制了脾气,走到一边打了电话,语气已经平和了下来,且压低了声音:“张叔,是我,秦鱼...我怀疑有人要搞事儿!还能有谁,我这撒比弟弟呗,有人要把咱老秦家的独苗苗给搞残了,对,是他的狐朋狗友,现在抓到一个有问题,其他人还没查,我这边人不够,也不够能耐,想让你出手,一个都别漏下.....对了,也让陈医生来一趟,我不知道撒比狗被下药没,查一查总没事。”

    秦苟暴怒:“你说谁撒比狗!”

    秦鱼:“你不是撒比不是苟?耳力倒是不错,老敲门门不开,我还以为你不是聋了就是瘸了。”

    秦苟:“.....”

    好凶!

    那边的张叔:“.....”

    秦鱼挂了电话,嘱咐阿林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后就要进屋子。

    里面那个女人得处理下。

    不过进屋前,她转过头,看了那群“八卦群众”一眼。

    倒有几个人挺显眼的,她没认出谁,但一看他们的打扮跟手里的摄像机、手机跟手稿,就心中有数了。

    “娱乐圈的?”

    她这轻飘飘不见善恶的一问,阿林就变了变脸色,正好此时青皇的经理也带人上来了,看到眼前这混乱整个人都不好了,但经验很足,很快上前来。

    秦鱼跟他低声简单说了下情况。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我明白,这件事我们会处理好,很抱歉,秦小姐....”

    虽然是别人下套,可也是在青皇做的套,出事的也是秦家唯一的儿子,抓包的也是大小姐,以后秦峰还能不找他们算账?

    秦家可不是小家族,招惹上了得掉层皮。

    于是陆川等人被找上了,私聊检查手机跟相机,也被私聊封口。

    哪怕不愿,可这些人也知道形势比人强,都和颜悦色得主动协助处理了。

    陆川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女人已经进屋了。

    这就是秦家的那位大小姐,十年前被流放送出国的。

    可这样的气势,可不像是被流放的。

    ————————

    秦鱼哪里管自己是不是被流放的,反正她处理这件事的目的虽是为了完成任务救自己性命,可也在挽救秦家利益,那个管家但凡有点脑子也知道帮她处理这件事的首尾。

    现在黄金壁的提醒没来,说明第一阶段的作恶被她阻止了,她伸手摸了下额头,一片冷汗。

    这狗屁系统,每次都这么凶险,玩命啊!

    迟早有一天她要把它砸了。

    “秦鱼”娇娇忽然喊她,语气有点奇怪。

    秦鱼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任务失败了?还是什么?

    娇娇:“你是不是中邪了?”

    秦鱼:“给你三秒钟组织下语言。”

    娇娇:“啊,我觉得刚刚的你....一点都不像你。”

    秦鱼:“每个人都有无数张面孔,面孔多少,精致与否,就看演技如何,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娇娇:“其实就是戏多?”

    当然,就是戏多。

    少女秦本身就是一个心理活动很多很有心思的闷骚人物,何况跌宕人生十八年的少妇秦。

    哪怕只有未来的一部分记忆,也足够她戏精上身应对眼前的局势了。

    本来娇娇还想问什么,秦鱼已经进房间了,也走到了那张床前。

    她还想跟娇娇胡扯两句呢,但目光随意飘到床上的时候,当即愣了。

    十秒,她跟娇娇都很整齐得骂了两个字:畜生!

    为什么畜生呢,因为这个女人极美,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身子修长婀娜,胸腰腿比例比秦鱼还要好上些许,长发墨黑如绸,仿若纯黑的水银,就那么缠着腰肢,又流淌在床单上。

    这样出色的女人,竟差点被一群二世祖给糟蹋了。

    娇娇:“一群?不是你弟吗?”

    秦鱼却没跟这厮解释不管在哪个世界,二世祖们的底线是无极限的,假若秦苟是这群二世祖里面身世最好也最被供奉的,那么在他欺负完后这个女人,其余二世祖会如其余贪婪的秃鹫一样盯着残肉....

    这个女人会经历第二次乃至无数次的欺辱———赵风手里有视频,可以双向威胁秦苟跟她。

    这就是赤~裸~裸的钱权世界。

    不过秦鱼跟这女人也非亲非故,倒不至于义愤填膺,反正看完人,她就凑近看想要确定她的情况。

    ——不会迷药过量吧?刚刚外面动静那么大都没反应。

    若是死人了,那情况就忒糟糕了。

    秦鱼才弯下身,忽然....这个女人睁开眼,冰清冷艳,有孤凛的绝望,这眼神让秦鱼心惊,立马要后退,来不及了。

    她的脖颈已经被拉住往下,颈部冰凉,多了一把锋利的剃须刀。

    她似乎还有药效在身,呼吸都有些不稳,只是冰冷得盯着秦鱼,“要么放我走,要么一起死。”

    秦鱼:“.....”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这位小姐,你恐怕找错人了。”

    这大美人信?她看了秦鱼一眼,嘴角抿了弧度,从眼神到表情——不信!

    为什么不信?

    从她这个角度能看到上头这个从头发丝都被精心保养的富家千金那性感火爆的情趣内衣,下面就跟没穿似的。

    她自然第一反应对方就是迷昏她想要占有她的人。

    秦鱼:我特么比窦娥还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