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40章 横!
    她语速太快了,声线本柔和清冽,可低沉起来的时候十分吓人,惯是那些豪门子弟才有的命令语气,但十分急迫,又不见急迫时的紧张跟狂乱,只有压抑的冷静。

    这种气氛跟情绪深刻影响到了电梯里的一群人,

    饶是陆川也忍不住扯了下领带,好奇怪,这个女人声线那么冷冽柔和,只是语调快一点,怎就让人忍不住急躁起来。

    领带被略微扯开后,他看到这个衣衫不太正经的女人腾出另一只手去按那电梯楼层,发现22层按键亮着,她也没收回纤长性感的手指,只是重复按了几下,也把那强势的话语说完,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之后就突兀得保持了完全的冷静。

    连呼吸都没乱。

    众人眼神交流,暗道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子弟弄出了事情——或者即将弄出事情。

    这女人明显是搞事的,而且一看就觉得段数很高。

    难道是豪门贵妇来抓奸?光着脚丫子穿着情趣内衣来抓奸,这打开方式略OPEN!

    秦鱼并不知道身后一群人思想活动如何,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反正她打完电话没多久,叮!22楼到了。

    电话也来了。

    “B-245?很好,我看到了。”秦鱼抬头一看,很好,前方直直过去一排房间,但房门不多,只在一个房门前安静站着两个高大的保镖。

    那两个保镖似乎还很迟疑,还在讲电话——根本没有砸门,甚至没有敲门。

    他们的行为等于在终止她的性命!

    秦鱼脑门要充血了,尤其是脑海来还传来娇娇哭丧式的叫嚣声。

    “嗷嗷嗷!小鱼,就两分钟了!两分钟不到!”

    What happened?+1!!!!

    “不是十分钟?现在过去了八分钟?坑我呢!”

    撑死了三分钟!

    “我也不知道啊,忽然就变成了两分钟!!嗷嗷嗷!怎么办!”

    怎么办?

    秦鱼二话不说狂奔出去,幸好距离那房间不远。

    两个保镖自然也看到了秦鱼,其实他们并不认得她,因这位大小姐出国十年,秦峰也很少提起她,所有人都以为她被流放了,哪里会在意她,也是因为如此,刚刚他们得到秦鱼身边助手电话的时候才有些不以为然。

    但没想到没一会就有一个年轻女人来了,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会朝这个尤物吹口哨,并且以为他是少爷们的玩物,但....

    “站稳了。”

    这个尤物说了一句话。

    什么意思?

    陆川等人也才刚出电梯,但都在看着前方那个女人朝那个房间冲去,似乎也跟那两个保镖说了什么。

    然后隔壁电梯开了,冲出两男一女来,二话不说一窝蜂冲过去。

    “打!”

    那两个保镖不知道是不是跟着秦苟这些二世祖吃香喝辣给废了,愣是跟弱鸡一样被阿林三人打翻在地。

    秦鱼到了房门前,也来不及计算两分钟还剩下多少秒,反正左右手开弓,一只手猛按门铃,一只手猛敲门!

    砰砰砰!

    整个楼层似乎都震动了。

    陆川等人也被这阵势吓到了,果然是抓奸吧,不是抓奸能有这样理直气壮要捅破天的气势?

    本来都是机灵的人,不太想扯上这种豪门尴尬事儿,可他们要去的房间就在里面,被那群人阻断了,加上娱乐圈人骨子里有八卦因子作祟,也就在旁边看热闹了。

    砰砰砰,房门一直敲,跟那两个保镖的咒骂哀嚎混在一起,就算隔音好也受不住啊,这一层的好几个房门都相继打开了。

    秦鱼哪管这些人,她只知道自己要死了。

    这个世界死,原本的世界也死,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越敲门,她的心脏跳得越快,脑门也有了冷汗,烦躁之下,恨不得一拳头砸烂这门。

    忽然,她听到里面的咒骂声。

    “卧槽!谁啊!!!老子不弄死你.....”

    骂骂咧咧的声音。

    秦鱼忽就静了,那是相当玄妙的一种状态,生与死的一瞬间,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个差不多二十岁面色浮白身体也显得苍白的青年显露眼前。

    上半身裸着,下半身裤子还没脱。

    她直接伸出手....举起挥下。

    啪!

    声音太响了,众人都吓了一跳,就是阿林等人也震惊了。

    开门的青年更震惊,脸都被打歪了,英俊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肿出一个赤裸裸的巴掌印。

    非常用力!

    很疼,也很耻辱。

    懵逼之后,看清眼前女人,他瞪大眼,表情迅速狰狞。

    “秦鱼!你敢打我!你疯了!”

    他那模样就像是要打秦鱼似的,因为手已经抬起。

    但秦鱼更快,手指迅速勾了他的裤腰带,愣是凭着几次洗髓增加的力气一拽就把他拽出来了,再一踢腿,踢在他的小腿上,啊!秦苟吃痛踉跄倒地坐在地上,她的第二个巴掌从另一边过来。

    啪!

    两个巴掌左右对称,秦苟都被打懵了。

    不怕横,就怕有人比你更横!

    他连炸毛的反应时间都没有,清冽轻柔却明显恶狠狠的声音从上传来,“秦苟,你没脑子吗?智商都活狗身上去了?人如其名?谁教你这么玩女人的?!!!”

    秦苟反应过来了,还以为秦鱼是恼恨他没去接机反而来玩女人,顿时大怒,也看到她身上的衣着,顿时大喊:“秦鱼,你以为你谁呢!我玩女人关你屁事!你还不是喜欢玩男人!怎么,在国外十年玩过的外国佬有几卡车了吧!你以为你比我好多少!”

    他想爬起来,胸膛却被一脚踩中,又倒了下去。

    “秦鱼!你麻痹!”

    “我玩男人再多也是我的事儿,要么他情愿,要么我给钱,好聚好散皆大欢喜,还能促进个别美男子创收第二经济,可你这算什么?西门庆还特么有潘金莲心甘情愿狼狈为奸呢!你倒好,一个人一头热,自以为霸道总裁天下女人随我玩?唤小儿麻痹症了吧你!”

    她这些话的重点是转移性质的,本来秦苟恼怒她打自己巴掌,可她又一副是来阻止他出事的姿态,忒不要脸!

    真以为他们姐弟有多少感情啊!

    他本能就想反驳。

    “你脑子有病吧!我玩女人什么时候不给钱!难道我还给不起钱?!”

    他的这句话里有一次停顿,前头暗示他以前没霸王硬上弓过,也就不算犯错,但最后一句的时候明显有迟疑——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躲闪。

    做坏事,开房间,玩女人?

    问题只能出在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