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176章 谋算(第五更,周榜第三日月草央加更,谢谢大家支持)
    好吧,自古论耕种文明的发展,西方就比东方劣势很多,哪怕很多东西是从西方传入东方的。

    不过娇娇也早早从黄金壁那知道这个世界食物匮乏,尤其是受限围困的人类,因此哪怕这些城中居民为了表达他们击溃兽人大军的感激,送上不少食物,它还是只吃了两个土豆,假装自己已经饱了。

    这要换做在现实家里,他能把碗舔干净了再去厨房端出两碗继续吃,谁让秦鱼有钱呢,地球上的食物总量也无比庞大。

    “这的确是个问题。”秦鱼淡淡一句,瞥过桌上的盘子,上面还剩下一个土豆,显然是娇娇留给秦鱼的——他知道她饭量就那么点大,对吃也不讲究。

    秦鱼也不急着吃土豆,因为有人来了。

    凯兰沃斯到来,在外面见到守护着的布莱克,两人说话间,里面的一人一猫都洞察到了,娇娇正想提醒秦鱼,就见秦鱼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林黛玉式病态躺。

    娇娇:“...”

    认识你这么多年,早该认识这人的戏精程度的。

    推开门,凯兰沃斯跟布莱克进来,两人都朝娇娇尊敬看了一眼,然后齐齐走到床前。

    布莱克手里提着一个箱子,看样子是药箱,昨天娇娇就见识过了,也知道这玩意其实是凯兰沃斯的,而凯兰沃斯是——医生。

    堂堂城主竟然还会医疗?

    凯兰沃斯不会摸脉之法,但会察言观色,也会借助一些器具,反正她是会的,检查了下秦鱼的脸色跟皮肤状态,后神色有些松缓。

    “大人施展魔法,消耗过大,但休息后,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已经还是好转一些了,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就能醒来,我去弄一些药...”

    其实不用再过一段时间,一听到要喝药,病美人巫师大人手指微微一动,很及时地被边上的布莱克看到,后者欢喜地提醒了凯兰沃斯。

    凯兰沃斯也见到了。

    于是秦鱼醒来了。

    于是凯兰沃斯表达了自己崇敬的感激之情,也表示让秦鱼好好休息...

    结果羸弱的秦鱼语气温软,轻声说:“我是可以好好休息的——假如接下来,那些丑陋的兽人不会反击。”

    美好安定的表象被打破了,凯兰沃斯一怔,后苦笑:“我的确知道对方不会放任我们享受这次战役的胜利太久,尤其是达达克的背后还有可怕的法伊,可是巫师大人你消耗过大也是事实。“

    秦鱼若有所思,意有所指,“也许这个事实就是对方要乘机利用的,对方反攻的时间不会超过七天。”

    凯兰沃斯脸色微微肃然,这比她预判的还快了三天。

    她之前的推测是十天。

    “暴风领地之外东北西三个方向都有兽巢据点,他们可以抽调不少兵力过来,但按照他们一般的行军速度...大人您的意思是,他们会派出座狼大军?!”

    秦鱼已经坐起,布莱克及时送上靠枕,秦鱼看了他一眼,后看向眉目锐利的凯兰沃斯,“我对你们来说重要吗?”

    凯兰沃斯没想到秦鱼的问题这么直接,一点遮掩也没有,但她也坦然告之,“可能比当年暴风巫师在的时候更重要。”

    停顿了下,她苦笑着,包含心酸,“因为失去过,才知道重新得到的珍贵。”

    这话是真的。

    秦鱼眉梢轻扬,眼眸带玄妙,“你们这样认为,对方当然也是。”

    她想,这个达达克迫不及待来追杀她,这件事是肯定得到那位法伊大死灵巫师允许的,换句话说,达达克这个邪选者肯定不遗余力在对方面前打小报告,说她如何如何重要如何如何有威胁力,好让法伊允许他带更多的人来杀掉秦鱼。

    之前一战验证了她的猜测。

    但也证明达达克还是低估了秦鱼,而接下来...法伊不会犯这种错。

    秦鱼想得更深,但凯兰沃斯首先考虑到自己的城池是必然经不起接下来一场兽人总攻的,尤其是在秦鱼还未恢复实力的情况下。

    三人正在讨论关于即将到来的战役时,外面陡然轰隆作响。

    外面的天色也陡然暗沉了下来。

    凯兰沃斯:“昨天已经到来一场暴风了,今早刚过,但现在看来,第二场也将来。”

    暴风将至,像是预兆他们即将面临的战役。

    布莱克说:“我早听说过暴风领地的天气起伏不定,风暴到来也不定时,有时候一天好几次,有时候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看来这段时间会很频繁。”

    秦鱼挑眉:“如果经常来,恐怕也不是坏事。”

    两人惊讶,但很快明白秦鱼意思,因为兽人大军也会忌惮暴风天气。

    凯兰沃斯想了下,摇摇头,“这两天我观察过天象,感觉这场暴风不会持续太久,可能会影响兽人行军速度,但不会改变他们的攻击计划,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是早晚。”

    秦鱼倒也没想过危机会被老天爷自然而然解决,“不管如何,多点时间对我们来说也是好处。”

    行军速度一慢,七天时间可以拉长到半个月了。

    “做好准备吧。”

    秦鱼喝了一口水,垂下眼,“战死是为死战做准备的,总不能等着死。”

    战死是为死战做准备的,慷慨平静,凯兰沃斯跟布莱克却顿然一肃。

    布莱克:“我愿意战死,我想,其他人也一样。”

    凯兰沃斯点点头,但她也微拧眉头,对秦鱼说:“但巫师大人,我想,我们这些凡人能提升的也只有一颗战死的心,但您不一样,您发挥的空间还有。”

    秦鱼转头看向她,面露惊讶,其实心里已经了然。

    她预谋这么久,铺垫不少,也该等到了。

    果然,凯兰沃斯凝重了语气,说:“我想,这暴风城最上面的暴风之殿,可能会给您带来一点帮助。”

    暴风眼宫殿,这次秦鱼是堂而皇之住进来的。

    地上有龙头龙翼龙爪,还有两具龙尸,当然,也有一直在奄奄一息但一直没挂的达达克。

    殿门紧闭,秦鱼把两柄剑放在边上,拉了椅子,静静坐在达达克之前。

    达达克:“想审问我?我不会说的。”

    社会我秦姐,人狠话不多。

    秦鱼没说话,手指一动,剑出鞘,剑刃直接削飞他左边断臂肩头的一片肉。

    肉片很薄,薄如蝉翼。

    。全本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