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117章 邪子?(第三更,正版哦正版,求票谢谢~)
    是的,她说的没错,的确很粗犷,而且总体算起来她都能从每个副本里面得到至少50%的奖励,而且消耗时间还不用那么长,基本花正常副本时间的十分之一就搞定了。

    所以她疯狂刷了50个B级小副本。

    一个月不到刷满A级。

    简直丧心病狂。

    ——我觉得系统可能想把你给炸了。

    这就像是利用系统出的系统换算差率疯狂刷道具,太特么鸡贼了。

    “哦,如果是BUG它修整更新呗?可它不修正不更新,说明这不是BUG,既然不是BUG那么存在即有理,没准就是等着我这样的人去这样使用的呢,而且你以为发现邪选者并干掉他们是很容易的事情吗?我找得都生针眼了你知道嘛,我也很累的。”

    疯狂诡辩论的秦鱼竭力证明自己的纯真正直,证明自己是一个根正苗红勤恳刷积分升级的好姑娘。

    行吧,黄金壁也就是吐槽,其实还是佩服的,只是不想夸她而已。

    不过既然已经A级了,那就是另一番新天地了。

    下一波大副本肯定就是修真界,能在入修真界前就A级也是挺变态的,这就是潜力啊潜力。

    黄金壁很满意,但现在过去才一个月不到,还有十一个月多呢,秦鱼肯定会利用A级权限进入双阵营战场或者沦陷区。

    “双阵营战场就算了,就算我实力达标,队友也没找全,还是准备万全再说。”

    她跟狐思宇一样,不可能听命于别人,有钱大佬不要面子的吗?

    既然如此,那就自己组建团队把,可也需要时间去找人,不三不四的蠢货或者三心二意心眼比蜂巢孔还多的就算了。

    这个急不得,徐徐图之,沦陷区是最适合她的。

    “我得花几天做些调查跟计划,好好利用这十一个月。“

    ——你是得好好利用,据我所知,你现实里也不安生,比我预想的还要凶险一些。

    它不提,秦鱼还真忘了。

    “那姓白的一家是什么情况,一个孙子都这么棘手,如果我不是最近进步不小,在现实限制的情况下还真有可能被他干掉。”

    ——他的祖辈肯定是天生邪子。

    秦鱼一愣,后错愕,“白鉬?”

    ——不知道,反正他祖辈那一代肯定有这样一位存在,直接改变了他们族群的基因阶层,真正评算起来,白氏一族的血脉基因是远高于普通地球人基因阶层的,如果是天生邪子,他的体质比你的自然体还高两个阶层,差不多等于仙灵体。

    秦鱼:“...”

    都说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罗马,还是太局限了,有些人特么一出生就在天庭啊。

    嗯,参考下天神之子胖娇娇。

    目前看来,以秦鱼解除或者了解到的,这位白氏天生邪子的先天资本仅次于娇娇。

    “如果是白鉬,我恐怕不敢动手。“

    秦鱼不敢冒险,天生邪子的优势太大了,百多年前被镇压,可谁能想到有一个暗金屋系统降临呢,对方成了邪选者,在被困在牢狱中的情况下还能不断增强实力,脱困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你得自己去验证,但我觉得很奇怪,按理说你们这样的低等位面无法诞生这个层次的生灵啊。

    秦鱼:“...“

    虽然不是很希望有这种变态诞生,但也不想被你这么嫌弃啊。

    “有没有对付天生邪子的好方法?花钱买那种。“

    秦鱼想运用下钞能力。

    ——没有,这类宝物就算有你也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你也用不了,别说你真气不达标,你连真气都没有。

    时刻不放过吐槽我的机会啊。

    行吧,那就不说了。

    秦鱼郁闷,只能把这件事压在心底,并希望白鉬不是天生邪子。

    ——还有一种方法。

    ——去找到天生佛子或者天生仙子等同规格生灵联手对付,当然,如果你能找到天生神子就更好了(PS:非胖娇娇那种)

    秦鱼:“...”

    虽然危机四伏,可秦鱼很稳,一点都不急躁——买潘多拉魔盒赌博的时候不算。

    两天后,秦鱼的计划还没做全,萧庭韵回来了。

    C级了。

    似乎进步很大。

    萧庭韵的气质都幡然一新,也完好无损,还修剪了短发,特别御。

    秦鱼:“越厉害头发越短,再几个副本后回来,不会变光头吧,三千六百瓦光度的那种。“

    然后得到了萧庭韵转眸妩笑中的一个弹指。

    秦鱼A级,恰好萧庭韵也C级,因为于笙经常念叨萧庭韵,秦鱼问她要不要回他那儿,毕竟萧庭韵在地球上也有定位。

    “嗯,我先回自己那边,过几天去你那。”

    萧庭韵味说完见秦鱼表情有些复杂,“怎么,想苏蔺了?”

    “阿?什么?想什么呢。“秦鱼刚刚想的可不是这个。

    “不是苏蔺那是我弟弟?还是陆小姐?”

    “....”

    秦鱼无奈笑了下,才说:“有一个弟弟,可能跟我们一样,也去我那里了。”

    她的表情太微妙,处于那种不好说又难以言说的状态。

    萧庭韵有些猜测,但也没问,只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但就算萧庭韵后来到了地球,也没能见到秦磊,因为秦磊出院了,出院后没有答应住进秦鱼家里,而是跟秦鱼借了一笔钱,在外面租了房子。

    他很冷静,始终控制一个度,在秦鱼还没表态的时候就自己先退了,秦鱼从张宇那得到这些消息,又在两次询问秦磊何时一起吃饭却被婉拒,她也没说什么。

    他很冷静,始终控制一个度,在秦鱼还没表态的时候就自己先退了,秦鱼从张宇那得到这些消息,又两次邀请秦磊一起吃饭却被婉拒。

    他好像在忙。

    张宇:“我觉得他可能在回避你,但可以理解。”

    秦鱼皱眉,“可以理解?”

    张宇:“外面的传闻不少,也有人试探到医院里面,可能因为你一直没有伴侣,有些人动了心思。"

    别说秦鱼自己有一大笔资产,就是秦远名下也有,又只有独女,别人动心思也正常。

    秦鱼不置可否,“比起这种避讳,我倒觉得他可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她养大的孩子,某种脾性上跟她有些像,不管在哪里,哪种境地,都不喜欢把自己的尊严绝对依赖于别人。

    果然,过了几天后,秦鱼见到了这个人,虽然是意外。

    再见面是在大商厦之内,这座商厦是傅氏集团名下的,但现在易主了——伏法认罪的傅远信竟愿意把自己在傅氏的大部分股份转让给秦鱼跟苏挽墨,当然,他们中间也签订了一些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