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112章 诱饵(第三更)
    张宇:“我已经往他们彻底安装了追踪定位器,你小心点。“

    秦鱼应了句,手指点了下手机,车子上端自动降下一面小屏幕,上面显示的红点告诉秦鱼她要追踪的人现在往哪里去...

    跑车一个漂移转弯,进入国道,后减慢速度,以控制跟对方的距离。

    不过她也手一扫,副驾驶座上多了一套衣服跟子母双剑,衣服还没换,指尖捏了干将剑柄,一扣,噶擦一下,莫邪融入干将之中,变成一把剑。

    半个小时后,城市郊区偏僻的开发区地段。

    三两黑色车子停下,一个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进这片因为资金链断裂而暂时停工的施工地带,漆黑死寂,地面有些泥泞潮湿,天上也下着小雨。

    但几个人内心都有种焦躁感,这种焦躁来自不安跟恐惧。

    “我已经按你们说的做了,人也到了这里,你们在哪?”

    穿着得体西装的中年男人扯了下领带,哪怕有雨伞撑着上方,他也很狼狈,对电话里的人说话却不敢有半点不敬。

    他太狼狈了,太恐惧不安了。

    还有几分受制于人的无奈。

    “哦,我当然知道你已经完成任务了,放心,关于你儿子的解救方法,我们是一定会给你的。”

    手机里的声音传来,其实现实空气里也有声音,众人转头看去,施工区的漆黑地带走出四个人。

    有的看起来邪恶,有的看起来很普通,长相各异,但他们看眼前黑车前的众人眼神都有些戏谑。

    跟看猎物似的。

    这种人高马大的保镖们都有一种恐怖感。

    “什么方法?”西装中年男人迫切询问。

    “他不是想吃人肉了么,其实他会这样,说明他内心深处就藏着这样一面,跟我们一样的一面,所以啊。”消瘦的青年微微一笑,“给他喂肉不就行了,吃饱就没事了。”

    这话让众人脸色大变。

    边上保镖立马喊道:“先生,上车!”

    来不及了。

    砰!一个黑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跳出来,直接跳到了车盖上,看起来瘦小的矮子,竟然把国际名车的车盖顶都给砸凹陷了,刚刚出声的保镖想要拔枪,但车顶盖的人一个飞扑就把人顶飞了出去,半空手掌一捏,五指插入咽喉,血没流出,都卡在咽喉里面了,但人的呼吸道被戳破,磅!人落地时挣扎两下就挂了。

    众人吓坏了,却发现他们已经被包围了,这些人动作太快了,更鬼魅一样,何况还有一个高个的男子一直没动,只是站在原地,脸上带着奇异的微笑。

    但他的脸庞很奇怪,苍白的皮肤下面带着一些诡异的青丝,类似人死后尸体在冷藏室后冻结一段时间后的样子,在黑暗跟车灯的结合下显得颇为鬼魅可怖。

    他侧头说了一句话。

    “吃了亲父的的肉,你才能让自己脱离这人间的庸俗,达成自己的道,否则永远只是凡人。”

    从他身后黑暗走出来的青年目光有些闪烁。

    被包围的西装中年男子震惊,“小腾?!!白罗,你阴我!”

    他难以置信,也陡然明白自己是被人算计死了,而自己的儿子也已经没救了,因为这个白罗说完那句话后,他的儿子只是略有挣扎,但并未反对。

    绝望。

    太绝望了。

    绝望时...跑车的发动机声传来,众人一惊。

    白罗眯起眼,却没让下属离开,只是微笑着看着白色跑车缓缓停在外面车道。

    车门打开,秦鱼下车来,朝狼狈的“猎物们”看去。

    “傅远信,都说不与蠢货论长短,与罪犯讲信誉,作为一个奸商,你怎就这么天真?看,现在被坑了吧。”

    这是绝对的风凉话啊,可傅远信简直感动得要哭了。

    “秦鱼,秦老板!救我!“

    傅远信高声求救,但秦鱼没理他,只看向白罗。

    “你就是白罗,猴子是你的下属吧。”

    白罗微笑,“久仰大名,秦小姐。”

    秦鱼:“被你久仰过的人好像没什么好下场,比如傅远信。码头仓库墙上贴了好多小照片,真够卖力的,比狗仔队还尽心尽力。”

    白罗苍青的脸庞上表情微妙,“但秦小姐的照片没有出现不是吗?”

    秦鱼靠着车门,轻笑了下,“阶段性而已,先搞他们六个,然后是我,奥,看现在这个情况,你好像也做好了被我找上门的准备,一点都不紧张。”

    白罗:“其实一开始是紧张的,因为还没确定你的实力,所以采取回避,但现在显然不一样。”

    秦鱼:“被关在笼子里的那位领袖告诉你的?对了,他叫白鉬吧,你的爷爷,但你应该也有一百岁了,古老邪恶部落的继承人,一脉相承的脏东西,但让人羡慕的是,你们都有延年益寿保持容颜的邪法。”

    白罗沉默了下,叹气:“我不太喜欢你这样不礼貌的言辞,我的爷爷是一个伟大的人,可惜这世上的庸人都无法理解他,他们本可以信奉神道跟我们一样得到永生的。”

    秦鱼:“好巧,我也不太喜欢你们今晚的所作所为。”

    白罗后面的话,秦鱼是没听进去的。

    邪教头子搞传销么,就这路数。

    那就不说了吧,秦鱼从车里抽出将邪。

    甩上车门。

    车门刚关上,白罗走出来一步,平静命令其他人:“把傅远信他们杀了。”

    而后,他化作残影袭来。

    白罗从“领袖”白鉬那儿得知秦鱼的实力,秦鱼猜测白鉬应该是邪选者,邪选者要得知她的具体实力,不可能与时俱进,最大的可能就想通过她前面的一些副本确定,然后把这个消息传达到外面,告知白罗,白罗这才确定对她出手。

    如果白罗没有刚刚的姿态,秦鱼还不确定秦磊是不是其中一环,但现在可以往回联想了。

    包括傅远信侄子的死,也包括这个侄子在傅氏集团里面拉拢人心,意图颠覆自己叔叔的集团控制权,甚至想过秦叔叔暗下杀手。

    更包括傅远信亲子被救回后的心理畸形。

    这些秦鱼都查到了,也许也是对方想让她查到的。

    于是...她跟踪傅远信来了,成了被诱饵引进陷阱的猎物。

    于是,他可以杀她了。

    猎人还是猎物,谁知道呢?

    胜败的差别就在于——自己预定的对方实力是不是就那么点呢?

    秦鱼对白罗有预设。

    白罗对秦鱼也有预设。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