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111章 山崩(第二更)
    “是很好。”

    秦鱼笑着手指一扭,把刀片在指尖如同捏泥丸一样揉捏成一颗小铁球,指尖一弹,弹出空气,在二十米外的高空中射中了什么。

    砰!

    是无人机。

    爆了,坠落。

    外面的保镖反应过来,里面过去了。

    走廊上,张宇已经过来了。

    铿锵铿锵!上下镣铐都被秦鱼强行扯断。

    “现在,你住在他带你去的地方,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在我没有找你之前,不许离开。”

    秦鱼的声音是沙哑的,也是绷直的,扔下沉重的镣铐,她转身欲走。

    手腕被他拉住。

    他很虚弱,瞳孔都开始涣散,纤薄的嘴唇无血色。

    “你生气了。”

    秦鱼回头看他,没说话。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这样来到你的地方。"

    “我知道你不喜欢。”

    “对不起。“

    “姐姐。“

    垂下眼,他疲惫得歪倒在椅子上,昏死过去。

    秦鱼低头看着攥着手腕上的手,拉开,把他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放好,想说些什么,但又没说,只是垂下眼,眼里有些血丝。

    但侧头对张宇说话的时候又变得很平静。

    “秦磊,这么登记。”

    秦鱼名下也建了一些私人医院,北京有一家,把隐秘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

    而后秦鱼又看向权何书,“带我去见傅远信,这件事我负责。”

    秦磊被带走了,傅远信起初是很愤怒的,但眼前人毕竟是秦鱼,先救了他儿子,如今侄子的事虽跟她搭边,她选择庇护自己的人,但态度并不强势,很冷静。

    什么事情都得冷静处理,她既然说负责,外加苏挽墨等人在一旁担保,傅远信也只能退一步。

    慈善晚宴草草收场,宾客们被相继送走,警察也来了。

    玻璃房中,秦鱼看着吊挂着的赤条条人皮。

    剥皮什么的,她见多了,看到也没什么反应。

    唯独被剥皮后的肉体放置方式....

    傅远信已经受不了了,看了一眼就红着眼跑到外面去了。

    苏挽墨等人则是看着被土壤埋了的尸体。

    首先,剥皮后,鲜血跟皮下组织是有粘性的,所以土壤沙粒都黏着..整一看就跟一大土块没差别,边上还插了一些花草。

    是的,他的嘴巴被捏开,倒入一些泥土,再插上了几支清雅兰花。

    若非花农夜里照常过来检查,发现这一片莫名突兀,而且兰花摆放也显得很粗俗,她也不会近距离观察,然后就发出...

    此时的花农就坐在边上在警察的询问下惊恐不定。

    这种手段无疑是可怕的,视觉感上且不说,就是嗅觉上也...土腥味混合血腥味,又夹杂着原本芬芳的花香,众人都感觉胃部有些不适。

    秦鱼莫名安静,只是戴着手套查看了下尸体,后脱下手套递给边上的法医。

    “技术很好,没留下任何痕迹,对方要么有隔音的手段,要么就是有噪音的手段。”

    隔音可以理解,噪音?

    秦鱼目光一扫,忽然走到另一边的花槽里,从花朵掩盖的地方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播放器。

    “查一查,它里面应该被定时播放一些人的交谈声。”

    就是因为这些交谈声影响了秦鱼他们对声音的辨析能力。

    这次来的警局之人,有一半也是特殊部门的,对秦鱼等人这样的手段毫无怀疑,只是若非秦鱼本人踪迹可观,她反而会是被怀疑最多的人。

    “还有血味,剥皮的动静就算可以被遮掩,那血味呢?”

    苏挽墨知道秦鱼五感过人,嗅觉方面难道也被遮蔽了。

    可他们一进玻璃房就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玻璃房外也能闻到...所以...

    “这个人有隔绝气味的特殊能力吧,我接触过这种人。“

    Amy的话让人上心,特殊部门跟警局也把它当参考方向,但正如秦鱼所说,对方什么都预防到了,杀人无察觉,杀完人后轻松离去,不留痕迹。

    人是找不到了,最大嫌疑就是那个贸然出现的神秘人物,对了,他叫秦磊,姓秦,秦鱼的态度里也把对方看成自己人,这就复杂了。

    特殊部门的人商讨后,对秦鱼表态——希望秦磊配合调查。

    让人意外的是秦鱼竟然同意了,“等他从手术台上下来吧。“秦鱼说着看向傅远信,“傅先生,你觉得呢?“

    傅远信之前就退让了一步,现在看秦鱼这么通情达理,既惊讶又感激,“好,就按秦小姐说的做,也辛苦诸位警官们。”

    诸事已毕,不相干的人早走了,相干的人也在权何书的送别下上了车,秦鱼上车后,拉下车窗,看向外面站着的权何书,后者神色严肃,“秦老板,今晚我很抱歉。”

    秦鱼眉梢微动,淡淡道:“大多数人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埋怨别人,权老板比我想象的优秀,大概这也是你如今成就巨大的根源。”

    “若是往日秦老板这样夸我,我定然很高兴,可惜今晚不宜,希望我们都能度过这一关——毕竟那些人真是太恶心人了。“

    权何书本来就怨恨猴子等人对自己的设计,好不容易救出人,这还没反击,又来一波是吧。

    是挺恶心人的,也很伤人自尊。

    这么多年了,他还没吃过这么大的瘪。

    “是很恶心。“秦鱼垂下眼,嘴唇紧抿,启动车子。

    看着车子离开,权何书看到苏挽墨在不远处,“我觉得她太平静了,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苏挽墨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她是暴风雨?"

    权何书:“难道不是?”

    苏挽墨看了一眼还下着小雨的夜色,淡淡道:“我觉得是暴风雨后的山崩。"

    原来还能一直绷着,但总有崩裂的时候。

    暴风雨不一定死人,山崩十有八九会死人。

    夜里,云川公馆在市区,车子上了车道后,融入北京繁忙的车流中,她跟张宇联系了,确定秦磊已经被送进医院进行全方位检查。

    张宇:“我这边查到有人在试探,是否要往回调查是什么人?"

    秦鱼:“不需要,能查到算他们本事,也是他们自己找死,如果查不到,就当是苍蝇吧。”

    秦磊是怎么来的,她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只是不想浪费精力而已。

    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