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944章 凭什么?(今天外出了,很晚赶回家,就一更,明天补更)
    ——————————

    哎呀,见了大半夜的某采花贼酷炫屌炸天耍帅,总算来了一个新鲜的,这特么装逼的,低调深沉有内涵,还是反派本色的,真是洗眼睛。

    反正林桑莫名觉得心里舒泰,大概是因为被一个膈应的采花贼屡屡闪到自己内心的小崇拜让她有点不痛快.

    不过反派毕竟是反派,当林桑意识到一晚上抓捕的凶手要被对方带走,她是不乐意的,李涧也不乐意,但他必须甘愿,因为——城主在对方手里,这就是对方最大的筹码。

    此人也不多废话,只居高临下淡淡看着他们。

    他的面容隐在漆黑的面具下,而那面具跟小鱼公子的银白帅气不同,有些狰狞,有些隐晦,更是邪恶猖狂的。

    上面有一片血红的弯刀印记。

    李涧目光往玉宴之瞟去。

    如果能拿下此人,也许可以套问出城主的下落,到时候他们立即救援,也许...

    玉宴之:“打不过。”

    林桑等人一惊,打不过?不能吧,他不已经算是大师级别里面的中流水平了吗?

    现在大师级别的都这么大白菜,随便来一个组织就出两个?

    李涧又看向秦鱼。

    秦鱼:“你看我做什么,他打不过,我更打不过。”

    李涧绝望了,这打不过,城主又在对方手里...

    他看看那面具人,又看向秦鱼。

    哦,这次不是寻求武力上的支援,而是智商上面的。

    秦鱼:“考虑下最坏结果就行了,如果答应,丢了一个重要犯人,也失去了套问隐藏阴谋的机会,后果是连续性跟后期性的,但当前损失很小。如果不答应,最坏死一个城主,官场效果你承担而已。”

    其实这是心知肚明的事儿,只是李涧一时有些慌,思绪乱码,不能准确挑出关键,现在被秦鱼捡重点提醒,他果断明朗了。

    换!必须换!

    特么他才不要背一个害死城主的恶果,官场准则——明哲保身。

    “好,我跟你换。”李涧这话一说,秦鱼挑眉,嘴角瞥了下,而上面那个面具人默了下,沉沉道:“换?你恐怕想多了,我只要带走他,但没想过付出任何代价。”

    娇娇:卧槽,这就嚣张了,霸王条款啊!

    李涧也气坏了,“凭什么?!”

    面具人也没多说,只是袖口一滑,勾出一个物件来,这是小传讯烟火筒,打开一下升上天放一下小烟花,自己人看到后自然明白会做什么。

    “我的时间跟耐性都有限,我数三下,你不放人,明早城主府门前收一条腿,反正张甲鹤于我的价值也不过是活着而已。”

    面具人冷酷强势,李涧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拔出刀来架在黑衣人脖子上。

    “难道你就不介意他也人头落地?”

    周遭城卫军跟弓箭队顿时齐齐亮出兵器,一时剑拔弩张起来。

    面具人笑了下,手轻轻一摆,“你动手吧。”

    李涧脑门上顿时出了冷汗,再下意识看向秦鱼。

    你特么又看我家鱼鱼做什么!娇娇很不喜欢这个家伙,觉得他给秦鱼惹麻烦了,毕竟以秦鱼的衰运,动辄出场一个反派,无论大小,最终仇恨值都特么拉到她身上。

    秦鱼倒是淡然:“你这么看着我,是想把责任转嫁给我?”

    李涧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悻悻说:“不敢...”

    这位毕竟是相爷的人,他的确不敢,罢了,为人下属,他还能怎么办呢?

    “玉公子...放了吧。”他本想着玉宴之或许不乐意自己好不容易拿下的人就这么被放走,但没想到后者干脆利落,收剑入鞘,半点纠结都没有。

    黑衣人起身,舒展了下筋骨,转头森森看了玉宴之跟秦鱼一眼,尤其是秦鱼...

    秦鱼神色冷漠,“人到一定处境最好学会收敛,得寸进尺对你没好处,如果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我不介意留下你,反正朝堂的规矩可以在江湖里另算。”

    到底还是看不透秦鱼,也怕极了此人算计的本事,黑衣人冷笑一声,“来日方长。”

    然后脚下一点,跳上屋檐,继而跟那个面具人离开...不过面具人离开的时候也转头深深看了秦鱼一眼。

    蒋慕辰:“鱼兄,他刚刚看你那眼神...不太妙。”

    秦鱼:“明显这里长得最好看的人是玉公子,然而对方还是看着看得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蒋慕辰:“什么?”

    秦鱼:“我更有内涵。”

    蒋慕辰:“...”

    呸!不要脸!林桑嘀咕。

    “就这么算了?人跑了,城主又被拐走了..桀桀,今晚你们两位恐怕是要丢死人了。”林桑不怀好意看着秦鱼跟玉宴之。

    其实她知道这两人已经相当之厉害,没人敢取笑他们,她就是嘴上找痛快。

    李涧表情也很是愁苦,“小鱼公子,现今可怎么办,我这般庸才,恐怕难以解决如此危机,还希望小鱼公子指点一二。”

    其实他还是聪明的,知道秦鱼喜欢听好话。

    后者果然笑了。

    “还能怎么办,全程封锁戒严搜索,至于城主到底藏在哪里...没必要去找。”

    李涧错愕,没必要?那还封锁戒严做什么?

    “抓活口,就会留活口,城主大人若是能抗住,自然能留出时间,若是扛不住,一两个时辰对方就能得手,你就是插了翅膀也来不及。”

    秦鱼表情冷漠,“他戳你软肋,你就插他的逆鳞,从他们的动机着手,比如这个女人。”

    众人顺着已经被忽视很久的王玲。

    秦鱼走到她身边,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此女目光狠毒,秦鱼却是一笑。

    “死的不是你,又是谁?闹这么大的案子,搞得人心慌慌,又对城主下手,其一想卷动风云,引起武林大会前的门派与朝廷动荡,倒是双管齐下。但这么多的人马,又有这么多人马乔装隐匿,恐怕不单单是为了杀人造案引起争斗吧...其二,那具尸体血肉内脏都在,还都很新鲜,人头呢?头颅才是你们想隐藏的重点,死者的身份可以查不是吗?”

    王玲眸色越来越沉,忽然嗤笑,“全城二十多万人,你搜查?呵呵!”

    众人也觉得这难度太大,不靠谱,但小鱼公子好像不是不靠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