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811章 冰潮(有事,更晚了,明天小高潮)
    景惠公主身边有百人禁卫军护卫,外加相府的人,尊贵非凡,两女直入了席台内,那些世家公子得知身份纷纷拘谨行礼,好像对景惠公主的到来也不意外,倒是对秦鱼有些惊讶。

    相府夫人是花瓶,娇弱典雅,果不其然,只见她并不多言语,只有景惠公主活泼吵闹的份,她则是坐在那儿,单手撑着着下颚,柔和浅笑听人说话,时而看向前方河段。

    已有人钓上小鱼了。

    “这些都是河中正常小鱼,待冰河湍流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冰川河鲜呢,秦姐姐你以前在青煌山可没见过这样的吧。”

    景惠公主天真浪漫,说话没有心机,提及秦鱼的出身好像并无其他用意,但惹得附近一些人看秦鱼的眼神复杂。

    论身份,秦鱼的出身连他们府里旁支庶女都不如,江湖而出,如何担当得起相府夫人身份,看她这样寡言木讷就知道了。

    “没见,管得严,我鲜少见识,就是那些武林盛事我也都没赶上。”

    “啊,那秦姐姐岂不是很无聊,都没见着什么人吧,这天下间的美好可太多了。”

    “是啊,美好很多,那些年里见最多的是大概就是我自己了吧。”

    秦鱼当着众人跟景惠公主的面偏头一笑。

    这一笑,那些暗地里笑她出身的女眷全都安静了。

    景惠公主也闭嘴了。

    她自己可算美好?

    算的。

    正安静时,席台之外,正起争执,但很快就压下去了,秦鱼侧头一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佩戴刀剑的江湖人走远。

    “不是买票就可以进去?我们这几个也想凑个趣钓个鱼都不行,那朝廷的军卫这般凶悍,若是惹急了我~”

    “惹急了你,你还能以一敌百?”

    “不过是一些寻常武力的兵勇,有什么敌不过的。”

    “那是皇宫禁卫军小队,一个个都是习武过的,还有相府的护卫,也都骁勇善战,你能以一挑十算不错了,还挑百。”

    扣着腰间长剑的青年眉梢轻扬,有一股子江湖侠客飞扬的武侠气,却也很稳重。

    “如果我没猜错,刚刚在里面的应该有皇室中人,按身份来算应该是一位公主,而相府那边能跟公主凑一起的,也只有那个刚过门的相爷夫人了。”

    那奸相!

    高大魁梧的汉子正想辱骂出声,却被剑客拉远了。

    “太白楼居高临下,权贵云集,本想着这地上的席台也该是咱们这些江湖人进得去的,没想到这公主夫人的一来,就是有位置也不让寻常百姓进了,还真是...”

    “自古如此,有什么可抱怨的。”

    剑客在外侧瞥眸,恰看到席台那边景惠公主嬉笑声起,侧身拉鱼竿的时候露出了身边懒懒坐着的年轻女子,那女子轻瞥了一眼过来,好像看到他了,那眼神有些深。

    剑客心里一紧。

    这还是当年的秦三吗?

    忽有人起身大喊。

    “听!”

    听什么?听帝都后头青淮河上游传来的呼啸湍急声。

    东翼高塔上已有人见到冰川内地的青淮河裂开冰层,底下像是滚动了巨大的冰龙,冰冷河水喤喤而下。

    “冰裂,潮起!”

    他一声高呼,抓起手中锣棒,狠狠一敲。

    锣声起。

    冰潮来了!

    ————————

    秦鱼是在南极北极待过的人,这冰河裂川景象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就算眼前景象堪称豪迈,甚至她肉眼所见的远比这些人见得多,可也是镇定平静的。

    她更留心观察的是人。

    附近有天策阁的人。

    哪怕她没去过天策阁,更没见识过,可还是通过综合信息收集最后判断出——刚刚那个剑客就是天策阁的。

    但明面上他的身份也只是江湖一侠客,是故意隐藏身份来此?天策阁有必要监看这里吗?

    秦鱼偏头看向飞快逼近的冰潮,声势浩大,如果是一般人早吓坏了,但她看帝都这些人一个个都只欢呼雀跃,没有半点惊慌,她计算了下冰潮涌下来的水量跟距离,等它入了帝都,湍流不会超过青淮河承受的量,也就不会有危险。

    这就是经验了,毕竟是几十上百年的传统。

    迭起欢呼,河段内的竹筏已随着水流波动,有男子大喝:“湍流即来,兄弟们,稳住了!”

    稳不住的是要被卷走的,往下河段自有阻流营救的手段,这些人也都是老手,也不用担心他们生命安全,倒是让秦鱼见到了五花八门的手段。

    没武功的,下去多是渔场老手,靠的是经验,如何控制竹筏跟滑竿。

    有武功的~轻功水上漂,超级扎马步。

    目前也只看到这些,直到湍流真正进入帝都内的青淮河段,涌流下来的水面有了旋涡流纹,也漂浮了一些冰块,冰冰白白翻滚着。

    “啊!是鱼!那不是冰块,是鱼肚子!鱼鳞!”

    的确有鱼,而且是一条半米长的大鱼,肥肥胖胖的,从湍流中飞快而下,似乎还没察觉到危险,竟在水面扑腾了下,但也是刚刚一人呼喊声刚起,嗖!一片竹筏忽然以迅猛速度横冲直撞过去,一根长矛飞过半空,从上往下直接刺入水中,刺穿这条大鱼的身体,再拔出,连着鱼一起带出水面。

    秦鱼看了一眼那位四十多岁的壮年渔夫,厉害了。

    “姜还是老的辣。”秦鱼轻笑,管家也颇认同,但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什么叫武林高手。

    湍流越来越强横,里面的鱼虾不要太多了,在河面上疯狂翻滚,个头都贼大,竟还有一米长的大鱼,看得人都热血沸腾起来,两岸边上众人欢呼叫喊,河里的人也越发卖力追捕猎杀这些鱼。

    不过接下来岸边不断有武林好手下场了,一个个纵跃轻功,了得的在七八个呼吸内借着那些竹筏就能在两岸十米宽度一个来回。

    “这就是轻功啊!”秦鱼看着眼热。

    ——你恢复体质最巅峰状态也可以。

    “那能一样吗,一个是借着身体爆发速度,一个是借着内力身法催发~”

    ——效果不一样?

    “效果就是如果我有这样的轻功内力,恐怕只需两个呼吸就能在在这河宽面上一个来回了。”

    ——可你没有。

    是的,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