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810章 太白楼
    “还得有条件的吧,否则天下武林人还不得把天策阁的门槛给踏破了。”

    “对,需有一流高手武功水平才可入内。”

    “天策阁提前调查送帖子?还是门前武斗测验?”

    “大多数是天策阁阁内高手出手试验,但也不乏一些熟脸或者名传天下的,便是人到即可。”

    两人相谈时正处在观冰河潮流涌下观景最好的太白楼,太白楼一共七层,非权贵不可入内。秦鱼有相府夫人身份,出入无障碍。

    此时站在风景独秀的七层楼,眼前可眺望到巨阔的青淮大流,河宽但水线深浅不一,大概有三千米长的河段到时会湍流激涌,深水区十米多深也未可知,但浅水地带却是连人高都没有。

    两岸边上既有联袂的繁华街市,阁楼绵延,杨柳排序,内有桃花梅花诸多花树林子锦绣而簇。

    放在地球现代,便是极不真实也仅存在于电影里面的虚幻场景,半仙半人间。

    好在秦鱼见多识广,什么副本场景没见过啊,也只稍稍感慨就过了,再看下面河段内已有几十艘竹筏下水。

    湍流还没来,两岸百姓却是丛丛如海,还有虎狮舞队威风凛凛,敲锣打鼓好生热闹。

    赵锦瑟看了看那下水的竹筏,有些惊讶。

    “若是大船下去会淤积河道,不利于捕猎,若是小船又不够稳当,后倒是形成惯例,索性都用竹筏取代,既简便粗陋,又显猎手实力,久而久之就一直流传下来了。”

    管家看得出秦鱼是真的有兴趣,倒不是他们后来猜测的——她是借口出来吃螃蟹实际上是联系情人或者有其他隐晦图谋。

    秦鱼还真是出来玩的,或者说想更深入了解这个世界。

    至少现在,她察觉到了空气中澎湃的水汽,以她远超众人的洞察能力——这冰河潮涌恐怕不是一般捕鱼吃虾这么简单,还有那天策阁也必定另有原因才如此慷慨。

    到底是什么隐秘呢?

    秦鱼目光远望——帝都后面没有任何都城,它就在帝国的最边一端,后面临着人迹罕至凡人几乎难以存活的冰河地带,历史上没有任何仇敌能领军过冰河冰川偷袭帝国背部,因为便是宗师在冰河地带存活。

    这就是帝国建都于此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不过那天策阁~~里面有武功秘法?

    秦鱼心里有算计,却又琢磨了下蔺珩对她的态度,呜,恐怕她但凡泄露一点点武力都会让他跟他身边的能人们视为隐患。

    女人么,还是娇柔点安全些,近期不能出头。

    秦鱼手指轻敲了下栏杆,端起茶水优雅喝起来。

    “看样子这捕猎都是各家各府自己上手的吧,还有那些武林人,我看他们都自己上,相府有人吗?”

    “没有,相爷一向不好此道。”

    是因为不动也有人送上,就没必要暴露相府实力了吧。

    秦鱼知道庞大的相府里面有许多隐秘所在,里面豢养了很多高手,有些是根本不曾展露人前甚至连相府里的佣人都不知晓的。

    “那我等着就可以?”

    管家微微一笑,“等那些人送到府里大概也要傍晚时分,但等下太白楼的武师们会齐齐下水,捕捞到的河鲜自会先送到七楼来,夫人当享之。”

    这太白楼本就是为权贵而存在的,相府是什么样的权贵无需多言,人家都心里有数的。

    七楼来的人越来越多,有外人在,管家就自动把对秦鱼的称呼改了。

    秦鱼也没在意,喝着茶品着小糕点,等着冰河湍流到来。

    她闲散了,却不知自己这样的姿态于旁人而言是何等不对头。

    边上是相府最体面的大管家,两列仆役站着井然有序,外侧还有戎甲小将带十个护卫守卫。

    “这样威风,也不见得相爷是冷落的。”

    “什么冷落,宫宴那会你又不是没见过。”

    五六楼的女眷们自打见到相府的人上七楼之后就窃窃私语,讨论这位花瓶夫人在相府到底受不受宠。

    五六楼的女眷多数只是三等以下侯府跟三品以下官勋出身,去不了七楼,至于七楼的人也少见有人敢跟相府牵扯的,就算是她们的夫君或者父亲多是蔺珩在朝堂上一派的拥护者,却也不会明面上过于聚拢,内敛隐晦又凶狠,这是蔺氏一派的特色。

    所以~~来找秦鱼的人身份不一般。

    秦鱼陡见到管家迎来的华贵少女,脑子里过了下就认出了对方。

    “景惠公主?”

    “是啊,是我,秦姐姐还记得我呢!”景惠公主是越帝的亲妹妹,身份高贵,很得宠,一向天真浪漫好玩耍,不过能出宫廷出来玩,就不仅仅是受宠了。

    秦鱼笑了下,跟对方也说了几句,然后景惠公主也跟秦鱼一眼趴在栏杆前面看着下面的河段。

    “这里的确是好地方,可是太高了,距离也太远,只能看到大致风景,等下若是那湍流下来了,下面捕猎的场景可热闹了,尤其是那些武林高手,花样百出,厉害非凡,在这里可看不细致。”

    “莫非公主还要去下面看?”

    秦鱼倒是无所谓在哪里看,但下面人多眼杂,不安全的可能性居多,她犯不着去冒险,可若是这位公主强烈要去,她也没法不去。

    “当然要下去看啊,哝,你看下面两岸边上不是有席台棚顶么,还有人在钓鱼呢,也有网兜捞鱼虾螃蟹的,亲自动手才有趣,哎呀,秦姐姐,咱们就一起去吧,没事的,我往年就玩过。”

    公主热情相邀,去不去呢?

    去没事,不去也没事,但前提是公主别出事。

    如果公主出事了,她这个相爷夫人被邀请却不去,各种阴谋论就出来了,参考下太后+帝王+皇后+朝堂+相府=一锅乱炖大杂烩。

    彼此制衡彼此牵制彼此矛盾。

    最终皇宫跟相府之间必然要达成一个妥协——最倒霉的肯定是她这个花瓶夫人。

    秦鱼瞟了一眼并未作声的管家,答应了。

    ————————

    两岸边上的席台棚顶是十分显眼的,露天,但进去需要买票,在太白楼的多少王公贵族的女眷,要么就是一些妇人,但在席台棚顶的多是一些年轻世家公子,身手不及,不能下河亲自捕猎,家里也不许,就在这席台这边庇护下钓鱼或者捕捞,算是最安全的“捕猎”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