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山海八荒录 > 第九章 雪卧梅问深浅
    连续数日,崇玄署发起的民众游街如火如荼,愈演愈烈,掀起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风暴。

    出于崇玄署的授意,这一次,羽族下榻的四方邸馆并未被困,反倒是各处的官衙、城门、王室林苑猎场尽被汹涌的人流包围,建康城几条主干道变得水泄不通,交通几乎陷入瘫痪。

    为了防止游侠儿捣乱,崇玄署特意委派了多名修士压阵,一旦有人放火浇粪,冲击游街队列,立刻施术擒拿。

    前前后后,已有五十多个游侠儿栽了跟头:或是被道术迷晕,或是被直接赶跑,还有两个敢拔刀子的游侠儿以“袭杀崇玄署官员”的罪名,被扭送至司隶校尉处,还没来得及过审,半夜里就莫名其妙地断了气。

    伊墨早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骂得东宫臣属个个狼狈不堪,连几个跟了他许久的心腹都被直接去职,棍棒责打之后赶出东宫。

    “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东西,岂不闻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担君之忧?孤待你们可谓礼遇有加,仁至义尽,可你们呢?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整天只晓得敷衍推诿,怎么对得起孤对你们的信任和知遇之恩?”望着下方一筹莫展的群臣,伊墨的脸涨得通红,霍然站起身,将手中雪片般的简报狠狠掷向众人。

    四下里一片狼藉,各种奏折纷乱洒了一地,杯碟茶盏被摔得粉碎,亮闪闪的玉瓷碎片迸溅得到处都是。侍立的宫女低着头,噤若寒蝉? 额头、脸颊尽是被碎瓷片刮擦出的血痕,却不敢擦拭,任由鲜血慢慢淌过脸颊? 滴在华美的山河锦绣地毯上。

    “你们自己说? 孤还要养着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干什么?丢人现眼吗?现在都给孤滚出去!明早你们再想不出好法子? 统统革职查办,到时候休要怪孤不讲情义,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昏庸无能? 尸位素餐!”伊墨一顿痛骂? 忿忿不平地喘了几口气,又喊道,“高师和孙秀留下!”

    一群臣子立即灰溜溜地离开? 伊墨骂得嗓子冒火? 要想喝茶? 却见边上的宫女战战兢兢低着头? 猛地一脚踹过去? 口中喝骂:“没眼色的贱婢? 也不晓得端茶送水,全没一点规矩!来人,把她拉下去乱棍打死!”

    凄楚的哀鸣声中,宫女被一脚踢中心窝,口吐鲜血? 又被拖出大殿。

    高倾月微微蹙眉:“殿下? 请息怒。”

    伊墨兀自余怒未消:“高师? 孤也想息怒? 但也要息得了才行啊!道门这帮混账东西,撺掇了一群不忠不孝的逆臣贼子,大肆煽动民心? 摆明了是利用原安打击王室,和孤作对。孤倒是想息,他们肯吗?”

    高倾月道:“越是如此,殿下越要沉着应对。殿下刚才对那些臣子太过苛求,只怕他们反会自乱阵脚。”

    “反正都是些废物,不值得费神!”伊墨不耐烦地道,“高师,你不是说会诱使原安越狱吗?怎地这个祸精还死死赖在诏狱不逃?”

    高倾月沉吟道:“此子心机颇深,必是识破了我等的图谋。”

    伊墨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挥退了左右,森然道:“这个祸精活着迟早是个大麻烦,干脆一了百了,高师何不……?”他手掌并起如刀,做了一个砍杀的手势。

    “殿下不可。”高倾月微微摇头,“如果原安不明不白地死在狱里,道门必定大举发难,民间也会人心动荡,世家更会群起反抗,质疑殿下动了‘刑不上世家’的传统规矩。到时候陛下为了安抚朝野上下,恐怕会由殿下承担此责。”

    伊墨一怒拂袖:“父皇的事,每次都要孤来背锅,孤能怎么办?道门这群狼子野心的东西,一旦惹怒羽族,难道他们讨得了好?那帮跟着起哄的贱民更蠢,羽族兵发大晋,他们还不是最先遭殃?一个个全都不识大体,全然不顾孤为大晋殚精竭虑,独自苦苦支撑!”他越说越怒,目光转到孙秀身上,厉喝道,“还有你这个欺君罔上的东西!孙秀,当日你是怎么跟孤说的?嗯?”

    孙秀早已跪倒,以额点地。

    “你信誓旦旦对孤承诺,说游侠儿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可结果呢?反而越办越糟,惹来道门出手,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难以收场!”伊墨冲上前,一脚把孙秀踢翻在地。

    孙秀额角鲜血直流,踉跄地爬起身来,继续伏地跪倒,叩首不止。

    伊墨咆哮道:“现在你说怎么办?你给孤出的馊主意,就要自己收拾干净,要不然休怪孤不讲情面!哼,一群市井里的地痞无赖,还厚颜无耻地自称什么游侠儿,简直可笑之极!对了,这群无赖吞昧了孤的金子,得让他们全吐出来,不,将他们全都处死,以儆效尤!”

    “殿下容禀,是微臣辜负了圣恩,全是微臣的过错,微臣只求殿下以社稷为重,莫要气坏了身子。”孙秀抬起头,泣声哀求,“殿下但请安心,微臣必能有始有终,彻底解决此事,给殿下一个满意的交待。”

    伊墨本待再骂,瞥见他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禁不住心头一软。孙秀额角受了伤,一丝鲜血袅袅流过白嫩的脸颊,宛如雪地红梅横斜,清清浅浅中别有一抹冷艳的风致。

    伊墨呆了呆,拂袖哼道:“那你还不赶紧滚出去办事?”他回到座上,对高倾月解释道,“孙秀虽然做事有些差池,但对孤总算是忠心的。”伊墨也不晓得自己为何要多加一句解释,倒显得自己有点心虚似的,至于心虚什么,他自己也不甚清楚。

    诏狱牢房内,支狩真将心神投入墨翠玉璜,查看玉真会传来的消息。

    这枚玉璜既是玉真会成员的标识,也可作为传讯联络之用。玉真会已将这几日民众的游街大潮详细告知,再加上谢玄、周处、王夷甫等人探监时的转述,他对建康城的动向也算一清二楚。

    再这么闹将下去,伊墨迟早会顶不住压力,释放自己出狱。如此一来,自己就沦为王室的敌人,向来中立的博陵原氏也会与王室形成裂痕。这便是玉真会的阳谋。

    但自己不介意抱住玉真会的大腿,对付羽族和王子乔。

    思及王子乔,支狩真心头不由生出一丝寒意。如果魔狱界血海中的尸体是王子乔,那么现在的王子乔又是谁?谁才是真正的王子乔,又或谁才是域外煞魔?

    他正在仔细思忖,一只毛茸茸的小蜂虫从上方天窗飞进来,“嗡嗡”地绕了几圈,亮晶晶的复眼盯着支狩真,闪过一丝隐晦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