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仙农 > 第447章 源头
    苏飞有变化。


    因为宁静平和,功法都差点儿突破,实力上自然有精进。


    而这份变化不单单是实力上面,还有前路。


    在苏飞的面前是狭窄的河岸,而他眼里仿佛有着光明大道,那是他的道,不是路!


    因遇到一人,他的路都宽了。


    这不是造化,什么是造化?


    对于哑女的身份,苏飞自然也是好奇的。


    不过,他能压下了好奇,心里只有着期待,与哑女一样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至于哑女的鼓励,苏飞想来应该是说他的道。


    苏飞是一个喜欢笑的人。


    以前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刚刚毕业做业务员,四处碰壁,他都保持着微笑。


    就因为微笑,才让玉宝斋的胡朔和他签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单子。


    哪怕后来走上了不一样的路,微笑也常挂脸上。


    莫玄见过苏飞太多的笑容了,然而,从没这一刻的笑容令人舒心。


    由此,莫玄都不那样拘谨了。


    “苏先生,那个女子绝对是个奇人,我觉得你应该追过去的。”


    莫玄依然称呼苏飞为先生,可没之前那样疏远了。


    苏飞自然也感受到了莫玄的改变,也不多在意,他朝着古桥方向看了一眼,道:“江湖路远,有缘相见。”


    是啊,有缘相见。


    因为缘,他和哑女在高铁上相遇。


    也因为缘,两人在古桥相会。


    缘如果没断,自然有下一次的见面。


    缘断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此事强求不得。


    放在以前,苏飞可能真会追出去。


    如他在高铁上,如果不是高铁开动了,他一定会追出去的。


    而现在,他不会了。


    心态的变化使然。


    一切随缘,这也是道的一种体现。


    “真的不追吗?”


    莫玄道:“我觉得现在追还能来得及,她虽然突然消失,可一定没走的太远,如果晚了,可能真就找不着了啊。”


    莫玄都急了,脑门直冒汗。


    苏飞则是哈哈一笑。


    莫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道:“或许,她跟阴神有关呢?”


    莫玄表情凝重了起来。


    “不会的。”


    苏飞说着。


    绝对不会。


    阴神,乃阴邪之物。


    跟其有关系的,岂能那般干净无暇?


    岂会让他心平气和?


    两个不相干,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对于莫玄的担忧,纯熟多余。


    “和阴神无关,真说有关,她或许是看出来长阴河的不同,所以来走走看看……”


    本是宽慰莫玄的一句话,苏飞自己愣住了。


    走走看看?


    仅仅走走看看吗?


    或许是吧。


    哑女很特殊,但是,苏飞真没从她身上感受到丝毫的修者气息。


    “但愿吧。”


    莫玄还是不怎么放心,他丢开这个话题,转口道:“我打听清楚了,当年那位抗走水晶棺的正是五阴宗开派单眼祖师。”


    “嗯。”


    苏飞点了点头,倒也不意外。


    梧桐挖出来了一口棺材,腥风血雨,五阴宗开派祖师为救人民与水火抗走了棺材,放在了自己门派之处进行镇压。


    这说的通。


    修者,多是自私自利,可也有修者心怀天下。


    牛世宏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苏飞可从来没将修者一棍子全打死的念头出现。


    源头找到了,今天不虚此行。


    苏飞停下了脚步,望向了河中央。


    “对,就是这个地方。”


    莫玄道:“我问了一个老人,他指明的方向。”


    苏飞没接话,他取出来了一块块玉石,双手在上面刻画,密密麻麻的阵纹出现后,一一的丢到了河中央。


    莫玄疑惑的看着苏飞。


    虽然这是源头,可在此地布置阵法,真的有用吗?


    存放阴神的水晶棺可不在此处了。


    “总是有些作用的。”


    苏飞抬步往前走,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黄昏到来。


    一股风吹过,直接就吹散了白天的热气。


    想来,夜晚的凉爽很快就能到来了。


    “人有根,邪物自然也有,镇压住源头,多少对阴神有些影响。”


    正在此时,五阴宗之外的河段。


    文公子手持折扇站在一块石头上,青衣女子在一旁,再无别人。


    文公子手中的折扇嗡嗡作响,像是与河里的东西产生了共鸣。


    可突然!


    折扇停顿了一下,河边的波纹也渐渐消失。


    文公子眉头皱了皱。


    “公子,怎么了?”青衣女子问道。


    “奇怪。”


    文公子幽幽的说道:“我分明要探查到阴神的具体位置了,为何气息突然间薄弱?”


    说着,他朝着一个巨大的雕像看去。


    这雕像的一张面孔上仅有一只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全都没有看起来非常的古怪。


    这石雕一臂高抬,手里拿着一块令牌模样的东西。


    “难道是它……”


    文公子嘀咕了一声:“五阴宗的开派祖师,能力非常,将阴神搬运至此进行镇压,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水晶棺有多重,没人知道,但是可以推断一下。”


    “阴神之物,邪气顶天,邪气越旺,重量自然就大,凡俗之辈可万万是扛不动的。”


    文公子眯起眼睛:“过去了悠久的岁月,一个雕像居然还能起到如此作用,可见他生前的修为有多可怕。”


    说话间,文公子两眼眯起。


    他来回的打量着石雕,越看越是古怪。


    “不对劲!”


    文公子眉头皱成了一团,接着他喝了一声:“程老!”


    程乾庭从五阴宗大门走出来。


    “最近,你五阴宗没有对祖师石雕进行供能吧?”文公子问道。


    “文公子说过的话,我五阴宗谨记。”


    程乾庭道:“文公子不让,我们自然不会继续供能。”


    文公子还是相信的。


    对于程乾庭极为五阴宗的留守者,文公子一眼便能看的明白了。


    这些人道貌岸然,说的都是大义,然而,给了他们一天的自由,他们会渴望第二天,接着便是永久的自由。


    人心是深不可测的。


    尝到了甜头,岂会转头?


    所以,文公子相信程乾庭的话。


    那就更加的怪了。


    “刚刚文某试图去探寻阴神的真正方位,可气息突然间断了,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文公子问道。


    程乾庭一愣,接着大怒:“定然是那东海苏飞暗中使了手段,此子绝不能留!”


    文公子深深的看了一眼程乾庭。


    程乾庭,或者说整个五阴宗,对苏飞都是必杀之心的。


    到了现在,毫不掩饰,甚至想要借文公子之手来杀人。


    文公子又不傻,怎能不知?


    不过,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整个长阴镇的人,几乎都在他文公子的控制之中,只有那苏飞……


    况且,苏飞和莫玄来了长阴河,现在没出现,不知道是去往了哪里,但是,一定来了,做了什么手段?


    文公子眼神寒芒闪烁。


    他有自己的计划,大计划。


    无论是谁也不能够扰了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