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其他小说 > 秦时之圣人在世 > 第522章 功成身退
    与匈奴一战,李牧获封关内侯。所有参战的秦人赵人士兵一律依靠秦国军功爵制度进行封赏。


    爵位,田宅,这些东西随着秦王王诏真的落到赵人头上时,他们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李左车非常的兴奋,这一战自己摸到名将的门槛,领悟了军势;祖父获秦王封侯,家族一时显耀。


    他兴冲冲地跑到边关的城楼上,见到背手于寒风中的祖父,顿足站好,“将军,你找我?”


    李牧扭头看向他,自己这孙子年十八岁,眉清目秀,因自幼在边关磨砺,眉宇间有一股坚毅。


    他鼻息略微重了一刻,又将头转回去,眺望着茫茫的旷野,“你可以叫我祖父。”


    李左车一愣,随即露齿叫了一声,“是,祖父。”


    “这一战,是老夫此生最后一战了。这把镇岳剑,从此便真的交付于你。”李牧说着,将腰间的镇岳剑解下,放在边关的城墙上。


    李左车茫然不知所措,“祖父?这,想那廉颇、庞煖为将,年过九十。祖父你为何……”


    “秦赵血仇,你可知我为何甘愿应下秦王诏令,来打这一仗。”


    他想了想,不确定地说:“我听闻,是国师陆言以性命举荐。”


    陆言呐,真是个神奇的人。不仅你神奇,连你的妻子,也让老夫心生敬佩。


    李牧回想着自己在秦国生活的几个月,叹了口气,“是的。陆言此人胸怀天下黎民,他要我同时带着秦人赵人打赢这一仗,为之后治理赵地埋下和睦的种子。”


    “祖父已经做到了,连秦王都给您封侯了。”


    李左车只是单纯为这个结果高兴,却没能看到这个封侯背后多方面的考量。


    李牧瞥了他一眼,感叹这小子毕竟还年轻,给他解释道:“正因为此,我也该功成身退了。陆言受命于秦王治理赵地,听说为邯郸刺客一事,君臣二人闹得有点不愉快。


    如今在外界看来,我嬴姓李氏便是陆言一力扶持。无论是从赵国投降,还是这一战的立功,都跟他脱不了干系。


    我既已封侯,若还不识相地解甲归田,只会给陆言治理赵地带来更多的麻烦。”


    李左车眼睛猛地瞪大,顿时明悟,“孩儿明白了。这也是祖父耗尽家资给将士们购买肉食的原因。因为秦国,绝不会允许有一个把持着地方军政的家族。”


    “孺子可教。”


    “那边军,他们怎么办?家族怎么办?”


    “我们家难道还能饿死不成?你父亲依旧会在秦国为将,顶尖谈不上,但保证家族绰绰有余。”


    李牧训斥了他一句,旋即乐呵呵地抚了抚胡子,“至于说以后,那不是有你吗。”


    “祖父……”李左车错愕地抬头看向祖父的眼睛。


    “蒙恬,秦国如今年轻一代的优秀将领,你比他差么?”


    从祖父的眼睛里,他看了欣慰与期待。


    李左车浑身一震,双眼中浮现泪光与斗志。


    “祖父放心,孩儿今后绝不堕军神之名。”


    李牧发出一声哼笑,摇了摇头,“兵法韬略你从小读到大,剩下的都在战场上。你今后,多读别的书吧。”


    “是。”


    “记得先读陆言。”


    “孩儿知道了。”


    ……


    大战之后,陆言在邯郸收到了边地的一些消息,还有李牧的亲笔书信。


    “李牧前辈,要告老回乡?还真是……算了,倒也不是什么预料之外的决定。”


    他看完这封信,长叹一声。


    李牧的声望在那本《镇岳神剑李牧传》大量印刷发行之后,才会真正上涨到巅峰。他老人家选择引功身退,从此只做一个老翁,这选择做出的时间可真够早的。


    “这样也好,嬴政会另派他人驻守边境,给我省了不少麻烦。”


    陆言又打开别的情报,扫视过去,登时怒而起身。


    这一封,主要是蒙恬和李左车两人汇报自己追击匈奴骑兵最后败走一事,着重强调了对方骑射战法的威胁。


    “给匈奴改良弓箭的人,你可真是,该死啊。”他捏着卷轴,胸意难平。


    如果把陆言扔到现在的草原上,抛弃一切在外因素,只考虑自身利益的壮大,他绝对会迅速发展这种战法形成体系。


    因为这玩意儿在后世被一个人玩出了花样,建立了庞大的帝国。那个人叫成吉思汗。


    虽然仅仅靠现在这简陋的条件,陆言不认为匈奴人能够发展出所向披靡的蒙古骑兵,但只要这样的战法有所发展,今后游牧民族对中原的威胁性将大大提升。


    任何生存天地间的一个民族,都不可小看他们的潜力。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匈奴帝国,可就是在这个时代奠基。


    在李左车的汇报中,他看到了一个名字。


    “墨家,鲁勾践的弟子,张耳……来人,予我备马。”


    陆言将手中事务飞速处理完,火急火燎就赶往北方。


    ……


    赵地境内,一家食肆里,端木蓉正一边吃饭一边侧耳倾听邻桌的谈话。


    “李牧将军果然大胜了,我就说那些该死的胡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哎,我听说,秦王封李牧将军为关内侯,就连边军每一个立功的赵人,都能按照秦国军功制度给赏赐。”


    “砰~”一声响,是一个男人用拳头捶在桌子上,打断了以上两人的对话。


    “哼,身为赵人,贪图秦国给的赏赐,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那两个人自己吃饭说话被人打断,顿时恼怒地站起身。


    “我们兄弟两个说话关你屁事!怎么,拳头硬,非得听个响?”


    “你还敢嘲讽人家李牧将军,他老人家在边关十多年,北方百姓尊称他为守护神,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几个人嗓门忒大,震的端木蓉皱着眉接连眨巴眼睛。她伸着脖子悄悄跟念端说:“师父,你听到了吗,我们似乎来晚了。李牧已经打赢了。”


    “倒是没有想到,之前僵持两个多月,这一下子就打赢了。”


    念端不紧不慢地继续用饭,瞥了一眼那边越吵越厉害的几个人,摇了摇头。


    “蓉儿,你且好好看着。接下来,就是一课。”


    “嗯?”端木蓉疑惑,美眸看向那几个男人,“看这些人吵架也算是——”


    没等她说完呢,吵架的三人就动上了手。


    “背弃祖宗的畜牲,李牧就是再怎么样,他投靠了秦人,就是该骂!”


    这个男人一拳打在对方其中一个的胸口,后者顿时倒飞出去。


    “你找死!”


    “兄弟,干他!”


    两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跟这个男人大打出手。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食肆中其余食客纷纷逃窜出去,掌柜的不断哭求他们不要再打。


    “噌~”


    “老子今天杀了你!”兄弟二人中,有人从座位上,拔出了剑。


    “呀啊~”


    端木蓉花容失色,轻咬着嘴唇,“他们,为何这般轻易就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