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网游小说 > 王牌盗火者 > 5、禁区
    “禁区……”

    童沫沫躺在床上,侧头望着他,说道:“这些事,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能不能让我换个姿势?”

    林朔瞥了她一眼,说道:“聊天需要什么姿势?”

    “不是这个意思。”童沫沫略显无奈地说道:“就算你要绑着我,能不能把我的两只手绑在一起?这样躺着和你说话,真的感觉好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林朔不为所动。

    童沫沫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咬着嘴唇说道:“我还没嫁人呢,真的不习惯这样衣不蔽体的被人看着……那你帮我盖上一层毯子,这样总可以吧?”

    她又转头看了一眼床的另一边,那里正摆放着一面硕大的试衣镜,又说道:“之前我还没注意,刚才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这才发现,我这个姿势真的太容易走光了……”

    林朔没说话,只是双手交叠,托着下巴,平静地注视着她,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怎么啦?”

    童沫沫不禁心跳加速,总感觉这双眼睛似乎看透了她一般,忍不住又说道:“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至少要给我一点尊重吧?”

    而林朔沉默了少许之后,却是说道:“我知道你还没死心。”

    他半眯着眼睛,轻声道:

    “如果我帮你解开一只手的绳子,恐怕你就会催动你体内的某种蛊,让你肾上腺素飙升,力气暴涨,哪怕只有一只手也能趁机解决我……

    “或者在我帮你盖上毯子的时候,当我贴近你的瞬间,你就会往我脸上喷一口毒雾,在我神经麻痹的短暂时间里,你也会咬破我的喉咙……”

    他煞有其事地说着,仿佛预见了未来一般。

    童沫沫呼吸一窒,勉强笑道:“怎么会……我只是觉得这样被你盯着,担心走光,心里有点不舒服,你要是怕的话,可以离远点,把毯子扔到我身上就行了。”

    “心里不舒服?”

    林朔笑了,随即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你体内有一种蛊,可以分泌腐蚀性的毒液,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能弄断这绳子,但在我眼皮底下,你穿的又这么少,一旦有什么动静,我一眼就能看到,所以……你怕被我发现,就想盖上一层毯子掩护,是吗?”

    童沫沫的脸色顿时一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别想了,要不是你穿的本来就很少,不然我都不打算给你留衣服的。”

    林朔嘲弄道:“专门给你换了纯白色的床单,还特意把试衣镜搬过来,就是为了时刻看清你的动作,防止你玩这些阴招。”

    童沫沫不由得愣住了。

    原来……连这床单和试衣镜都是特意准备的?

    看着眼前这张平静的清俊面容,她的内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恐惧感,她的每一张底牌,在这人的眼中,似乎都已经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了!

    如此谨慎、狡诈、冷静、理智,步步心机,算无遗策……

    这一刻,她忽然间觉得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十岁的年轻人,而是一只眼光毒辣的老狐狸!

    想到这里,童沫沫忽然有些泄气了,自暴自弃般懒散了下来,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我?”

    林朔笑了笑,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自然也会告诉你。”

    “我要是全都说出来,对你没有价值了,你是不是就要杀我了?”童沫沫叹息道。

    “哈?”

    林朔哑然失笑,“我为什么要杀你?”

    童沫沫愕然道:“电视上都是这样,好人被利用之后了,都会被恶人杀了……”

    “我又不是什么大恶人,杀你干嘛?”林朔摇头道。

    “你不是恶人,你还绑架我?”童沫沫不服。

    林朔坐直了身子,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说道:“就一天时间,你也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难道你还指望我和你慢慢交朋友,然后等你吐露真相?一旦你离开,我上哪里找你去?”

    童沫沫想了下,说道:“你可以色诱啊,按照你之前的演技,我应该是抵抗不住的。”

    “呵……你想得还挺美,那样亏的就是我了。”

    林朔呵呵一笑,说道:“安心吧,我知道你想在今日重启之前,就离开苏北市,只要你满足我的疑惑,我自然会放了你。”

    童沫沫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怎么保证?”

    她虽然觉得这变态说的有道理,但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相信对方。

    “有什么需要保证的?”

    林朔反问了一句,说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吗?虽然我绑架了你,但也没有对你做什么吧?如果我真的有那种心思,你身上的那些毒蛊也拦不住我的,况且……你也是第一次见我,我根本没有害你的理由。”

    他轻声道:“我也没让你做什么,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如果我也能离开苏北市,甚至还会感激你。”

    “可是……”童沫沫还是有些犹豫。

    “按理说,你应该挺有脑子的,你仔细想想。”

    林朔瞥了一眼她颇为平坦的胸前,说道:“在这时间循环的范围内,我又杀不了你,你为什么要怕我呢?”

    童沫沫微微一怔,说的也是。

    这倒也是,只要在苏北市范围内,就算她死了,等到今天的时间重启之后,她也会恢复到刚刚进入禁区时的状态。

    毕竟,死亡也不过是时间长河中的一部分罢了。

    “……好吧。”

    童沫沫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想知道真相,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来苏北市这禁区,也是有任务的,你得给我留足够的时间。”

    “可以。”林朔微微点头,“只要你让我满意,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

    “嗯……”

    童沫沫应了声,说道:“你刚才说,想让我仔细讲讲禁区的事情,是吧?”

    林朔嗯了一声。

    童沫沫沉吟了少许,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也没经历过禁区刚刚出现的时期,只是通过资料记载,才有所了解的。

    “全球的第一个禁区,也即是苏北市范围,就是在2013年11月10日这一天出现的。

    “据说当时整座城市忽然都被迷雾所笼罩,与外界完全断联,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会在那层雾气中迷失,根本无法救援。

    “不过,当时也没人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当做超自然现象处理,毕竟世界上以前就有过大量疑似超自然现象的案例,自古的传说中,就很多无法用现有科学解释的现象。

    “但又过了没多久,世界上就出现了第二个禁区,那是一座学校。

    “并且没过多久,禁区内部就有一个学生,穿过迷雾出来了,然后人们才知道,原来那座学校范围内的时间流速,只有外界的百分之一,外界过去了一天时间,学校内才过去了十几分钟而已。

    “但除了那个学生之外,其他人都无法穿过迷雾,那也是全球发现的第一个盗火者。

    “这些年来,世界上不断出现新的禁区,也不断有人穿过迷雾走出禁区,这才让人们明白,原来迷雾内的时间,都与外界不一样。

    “有些禁区的时间比外界快,有些禁区的时间比外界慢,有些禁区还会出现时间倒流的情况,导致禁区范围内回到古代时期,甚至于更遥远。”

    说到这里,童沫沫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神流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比如我。”

    她轻声道:“我就是来自于一千多年前的古代苗疆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