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网游小说 > 王牌盗火者 > 1、 朔
    朔(shuo),意为新月,一月之始。

    ……

    ……

    “咳咳……”

    林朔有些虚弱地咳嗽一声,强忍着天旋地转的晕眩感,尽力抬起逐渐发麻的手臂,勉强扶着墙壁,从房间内慢慢走了出来。

    然后,他背靠着房门,以‘不努力一定很轻松’的姿态滑坐在地面上,顺势用背部将门关了起来。

    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冒了一身虚汗。

    感觉身体被掏空。

    身后的房间内,隐约从门缝里传来女子被堵住嘴时的呜呜声。

    “叫屁嘞,又没怎么你,别叫的这么有画面感行不?”

    林朔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一句,观察了一下手背上的细小伤口和不断蔓延的青黑色,有些无奈。

    他又瞥了一眼窗外愈发深沉的夜色,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时间是11月10日,点51分。

    “还好,她来不及逃出去了……”

    林朔这才安下心来,“只能重新再来一次了……”

    缓了一会儿,他打开手机上的详细时间,忍着逐渐强烈的晕眩感,注视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

    时间无可阻拦地向前,朝着明日迫近。

    然而——

    当时间走到11月10日点59分59秒,只差一秒就进入第二天时——

    林朔眼前的世界骤然变得黑暗无比,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待光明重现时,林朔便发现自己又一次回到了熟悉的学校宿舍内。

    他正坐在三号床位下的书桌前,桌上的台灯光线微弱,眼前是贴着动漫海报的墙面,墙壁上还挂着熟悉的电子钟。

    电子钟上的时间,正好是0点0分0秒,进入了新的一天。

    但日期,却是11月10日!

    并未进入明天的光棍节,而是回到了今天的最初!

    回到一天前的身体状态之后,那仿佛被榨干到出血的糟糕感觉也消失了,身体瞬间恢复了七次郎的无敌状态。

    而林朔一脸淡定。

    这样的时间循环,他已经历过不知多少次了。

    苏北市被困在2013年11月10日这一天,实在太久太久了。

    自从这座城市被那层神秘的雾气隔绝之后,从这天的0点开始,点59分59秒,就是时间的尽头,而尽头之后,就会重新开启这一天。

    自然包括记忆在内,也会恢复到这一天的最初。

    就像是一部时长86399秒的电影,选择了单曲循环模式,只能无限重复,永远无法进入下一部。

    这座城市也永远无法迎来明日。

    唯独他是例外。

    他并不会失去记忆,但也记不清自己到底经历过多少次时间循环了。

    每天都是一样的开局,早就已经腻烦到麻木了。

    不过,这次的时间循环他却很期待,甚至忍不住有些兴奋。

    因为……他终于找到离开这座城市的希望了。

    不过,还有一个每天的惯例——

    在林朔的注视下,电子钟上的时间,再次向前走了一秒。

    0点0分01秒。

    这一秒,时间似乎静止了。

    然后,林朔眼前一花,隐隐看到无数虚幻的事物在脑海中浮现而出。

    但太过虚幻,他也看不清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恍惚间,他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裹挟着自己的意识,穿越了逶迤虚幻的时间之隙,似乎在朝着未来跳跃而去。

    浑浑噩噩,什么都感知不到。

    不知过了多久,林朔的意识在混沌中逐渐清醒,视线内也豁然清晰起来。

    依然是熟悉的学校宿舍内,他正坐在床下的书桌前。

    眼前依然是光线微弱的台灯,照亮了墙面上的动漫海报。

    墙壁上的电子钟,时间也还是0点0分1秒,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但……日期却是2013年11月11日!

    时间循环之外的光棍节。

    这,就是那神秘力量所创造的奇迹!

    原本因为时间循环,这座城市永远也无法进入‘明日’,只能在11月10日内无限重复。

    这座城市以及其中的一切,就如同被困在时间囚笼内的囚徒。

    而此时,那神秘力量却是让他越狱了!

    他的意识跳跃到了‘明日’!

    林朔依然很淡定,因为每次循环开始的第一秒,他都会这么穿越一次。

    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习惯。

    然后,一个略带揶揄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兄弟,对不住了,哥们今年不过光棍节了,嘿,长得帅有什么用,你还不是单身狗?”

    林朔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去。

    眼前是一张笑得贱兮兮的青年面容,写满了欠扁。

    虽然他见过无数次,已经无比熟悉了,但还是想往这张脸上狠狠地来一拳。

    于是——

    “哦。”

    林朔随意应了一句,然后便习惯性地握住拳头,很是流畅地一拳杵了过去。

    这张脸上的贱笑还没来得及凝固,正好凑了过来,就像是在用脸颊猛击他的拳头,当场就被打得变形扭曲。

    喷涌而出的鼻血,如同一朵嘉奖的小红花。

    “哎哟!”

    舍友任岩痛呼一声,捂着鼻子跌坐在地上,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似乎被他这一拳吓到了,连还手都忘了。

    “干……干嘛呀你……”舍友弱弱地抗议了一句,心中暗骂这狗东西一定是嫉妒我脱单了。

    “兄弟,对不住了。”

    林朔一脸诚恳地看着舍友,认真道歉:“其实我只是习惯了,下意识的动作而已,真的,我对你一点意见都没有,实在是打顺手了。”

    任岩愈发懵逼。

    “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意义……”林朔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反正这也只是一个无法到来的未来而已,而且……也要结束了。”

    说话间,他站起身,走到了宿舍的阳台前。

    夜色之中,可见遥远处那一层笼罩着城市的迷雾,此时正在逐渐消散,犹如崩塌的囚笼。

    林朔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

    时间正好过去了一分钟。

    当囚笼般的迷雾完全消散之后,眼前忽然出现了某种变化——

    不知从何而来的光源,让眼前的一切,悄然蒙上了一层犹如黄昏到来般的奇异光芒。

    在这绚烂如黄昏般的光芒中,世间万物都开始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林朔面前这有些岁月的阳台栏杆,在黄昏般的光芒侵蚀下,栏杆上竟然开始不断生出斑驳的锈迹,犹如经历了长久岁月,只是顷刻间就被腐蚀到变形。

    “还是这个结果……”

    他叹息一声,又转身看去。

    只见舍友在这奇异光芒的侵蚀中,也在以肉眼可见的可怕速度衰老。

    皮肤逐渐失去光泽,生出一道道皱纹和老人斑,肌肉也在不断萎缩,发际线秃然向后移动,头发花白脱落,身上的衣服变得破旧褴褛,手腕上的手表也在逐渐锈蚀。

    宿舍里的书桌、窗户、门、地砖,窗外的树木、教学楼、从城市外飞来的直升飞机……一切在此时似乎都经历了漫长的光阴。

    一切于黄昏之光中,走向岁月的尽头……

    这一幕寂静而恐怖。

    时间的魔力,在这一刻狂暴了无数倍!

    而林朔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神色毫无波澜,似乎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那黄昏般绚烂的光芒试图侵蚀他,但他的身躯却仿佛笼罩着一层无形的防护,勉强抵御着这可怕的时间侵蚀。

    不过,他也能感觉到,自身的那种神秘力量,也在疯狂消耗。

    “怎么就非要在光棍节这一天灭绝呢……”

    林朔没心没肺地吐槽:“这下,秀恩爱的狗男女可算是真的‘白头偕老’咯。”

    很快,当舍友变成风化的枯骨时,他也清晰地感觉到自身那神秘力量完全耗尽,再也无法抵抗,刹那间便被那黄昏般的光芒彻底吞没。

    旋即,他便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混沌中,跨越时间的意识,骤然从未来回归现在。

    “又是这样……”

    林朔缓缓睁开双眼,“就算有外来者,这城市还是会在明天毁灭吗?”

    睁眼后,他依然坐在宿舍床位下的桌前,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而电子钟上的时间日期,还是穿越前的11月10日,这一天刚刚开始向前走,似乎刚才所经历的光棍节,只是幻觉。

    但林朔明白。

    那是真实的未来,是他每天‘例行惯例’的时间穿越。

    只是……时间在循环,无法进入明日罢了。

    若是进入明日,便会迎来大灭绝!

    “阿朔,网怎么忽然连不上了?手机也没信号了。”

    这时,旁边的床铺上传来一个压低了的熟悉声音,赫然是隔壁床位的舍友任岩。

    林朔脸色麻木,头也不回地敷衍了一句:“不造。”

    他看了一眼电子钟上的时间,缓缓闭上眼睛,静静地思索了起来。

    过了半晌,林朔重新睁开双眼,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就算改变不了大灭绝,至少我也要先离开这座城市,出去再想办法……”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拿起挂在旁边的外套,便朝着门外走去。

    “你干嘛去啊?”

    躺在床上的任岩听到动静,忍不住问了一句,又看了一眼宿舍里的另外两个正在睡觉的舍友,压低声音:“都凌晨了,你又出去干嘛?”

    他说完就是一愣:“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找个妹子玩捆绑。”

    林朔随手挥了挥,便穿上外套走出宿舍,将舍友的握草声一起关在了门内。

    他趁着夜色,从二楼的后墙翻出宿舍楼之后,便离开了学校。

    ……

    夜色弥漫。

    眼下正是深秋时节,苏北市的天气也是瞬息万变,夜风寒凉而清寂。

    天空阴沉漆黑,似乎被迷雾遮蔽,看不到一丝星光。

    林朔双手插兜,面容掩藏在卫衣的帽子下,借着路灯的光芒,在人行道上快步走着。

    现在是深夜,公交车自然早就停了,反正他的目的地离得不远,步行就够了。

    他也没骗舍友。

    这么晚出来,他的确是为了找一个妹子玩‘捆绑’。

    只是那位妹子太危险,也不会乖乖让他绑,所以他还需要凑齐一些必要的工具,才有十足的把握。

    这时,人行道前方迎面走来了一对情侣,其中的男生还在拿着手机往高处举,可以听到女生抱怨道:“怎么没信号了?”

    林朔与他们擦身而过,那男生却是叫住了他:“喂,哥们,你手机有信号吗?”

    而林朔却是恍若未闻一般,脚下步伐依旧,很快便将这对情侣甩在了身后。

    夜风中隐隐传来那男生的抱怨声:“这人怎么回事,看着好像我们得罪他了一样……”

    林朔背对着情侣离去,丝毫不为所动。

    不是他高冷,而是他实在懒得回答。

    毕竟,‘喂,哥们,你手机有信号吗’这个问题,对于那家伙来说虽然是第一次问,但对于他而言,却已经是不知多少万次了。

    他早就麻木了。

    当然,他被问的最多的问题,还是舍友任岩的那句:“阿朔,网怎么忽然连不上了?手机也没信号了。”

    2013年11月10日这一天循环了多少次,舍友就问了他多少次,想躲都躲不了。

    最初他还会耐心解释,并且和舍友展开积极的探讨,譬如——

    为何苏北市被那层迷雾隔绝之后,就会陷入时间循环?

    为何时间循环是11月10日的0点0分0秒到点59分59秒,正好缺了一秒?

    为何只有他能在时间循环中保持记忆,是否与他的神秘力量有关?

    为何他的意识能够跳跃时间,穿越到永远无法到来的明日?

    为何明日到来之时,就会出现那样可怕的大灭绝?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但再有趣的话题,一旦聊了太多次,也会无聊的。

    他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烦躁无语,再到恶心想吐,到暴躁难忍,乃至于狂揍舍友,最后变成了麻木无视。

    随便吧。

    反正,问就是不知道。

    ————

    ————

    【注意事项】

    本书与现实世界无关,只是作者架空的世界观,绝无映射,更不会触碰现实宗教、政事等等敏感内容,请勿对照现实!

    本书的主旋律积极向上,奋斗拼搏,充满了正能量!

    假如有任何不当之处,一定诚恳改正!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