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唐贼凶悍 > 第290章 陈大慈快到碗里来
    沙吒忠义和李多祚率领七万大军奔赴河东,驰援代州去了,李承况也心满意足地捞到一个副将职位,跟随大军出征。

    后续征调募集的兵马正在陆续赶来,永昌河上的漕运船只日夜不绝,江淮之地的钱粮,关中、山南之地的兵马相继运到,大周的战争机器开足马力向前冲。

    武则天给李显还有几位副帅下了死令,这次不光要将突厥人赶出河北,还要给予重创,如果可以甚至要兵出漠北,与突厥人决一死战!

    总之一句话,这次不把突厥人打疼打怕,打得默啜可汗上表请降,大周绝不罢兵!

    武则天这位骨子里铁血强硬的老太太,对她的干儿子默啜背信弃义的恶劣行径深感恼怒,下旨将默啜改为斩啜,以示千刀万剐之意。

    给痛恨的敌人改名,也算是武则天的一大特色。

    从给高宗皇帝元配王皇后改姓“蟒”,给萧淑妃改姓“枭”,再到去年的孙万斩、李尽灭,凡是得罪她的人都得落个耻辱姓氏。

    就在大周忙着调兵遣将抗击突厥人时,河西剑南一带又传来警讯,说是雄踞西北高原的吐蕃人亦有蠢蠢欲动之势。

    武则天急忙召集重臣商讨,最后只能让魏元忠去河西担任陇右防御使,节制西北诸州军马,与老帅唐休璟搭档坐镇西北剑南。

    盖嘉运授封为正六品上的昭武校尉,返回西域,继续在安西都护王琚手下效命。

    曹悍打听以后才知道,这是盖嘉运自己要求的,为此似乎还跟二张产生争执。

    按照二张的安排,肯定是想将他留在神都,安插在十六卫府里面任职。

    曹悍倒是理解盖嘉运的选择,这几年河西之地也不平静,如果吐蕃人有异动,西域必将震动,战事不会少,以盖嘉运的本事留在那边,立功的机会更多。

    出征突厥的大军里人才济济,盖嘉运不愿去凑热闹也符合他的性子。

    薛讷去了河北恒州,在天兵东道大总管张仁愿麾下效力。

    薛讷武举表现不错,太平公主和李显都很欣赏他,一番运作之下,终于让他得偿所愿。

    曹悍将率领三千轻骑随后赶赴恒州,这几日他忙着往返神都和大军驻地,亲自挑选兵将,清点器械军马,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趁着这次独领一军的机会,曹悍顺利将刘达、张四喜招入军中,又将程伯献要过来作为亚将。

    这日,曹悍从兵部衙署出来,等着属吏去马厩牵马,府衙大门却传来阵阵争执声。

    听声音有些耳熟,曹悍过去一看,是陈大慈和守卫争吵起来。

    “何事?”陈大慈是个憨实性子,曹悍见他面有怒色,手按腰刀,生怕他冲动之下亮出兵刃,那可就麻烦了。

    守卫是监门卫轮岗的兵士,认识曹悍,忙行了一礼,指着陈大慈愤愤不平地道:“曹将军,这个沙州来的小小团主,拿着一份都督府过所凭书就想进夏官衙署,不让他进他还敢在此耍横?”

    陈大慈怒道:“是你先言语无礼,轻贱陈某,某气不过才与你争执!”

    “嘿~你一个外州小卒,空有个不值钱的武骑尉勋官号,连个散职都没有,横什么横~”

    陈大慈大怒,魁梧的身躯一步跨前,几名守卫急忙涌上前。

    “行了!”曹悍伸手将他拦住,“陈兄不可鲁莽!”

    守卫还想嘲讽几句,曹悍狠狠瞪他:“你也闭嘴!”

    守卫脖子一缩讪笑着招呼同伴散开。

    “武骑尉的勋号也是在战场上杀敌,堂堂正正得来的,怎么就不值钱了?有本事,你们也申请调去沙州戍边,看看能不能靠自己杀两个突厥人!”

    曹悍扫视一圈,如电般的目光无人敢对视,几名守卫纷纷低下头。

    这些守卫都是关中或者河南府的良家子,祖上或多或少都有战功,一个家族里能有好几个亲戚有勋号,所以他们自觉有资格瞧不起陈大慈。

    曹悍和陈大慈一样是寒门,只不过曹悍这个寒门出身的家伙爬的太快了,如今已是五品的散职将军,武举状元,又跟兵部里的几位侍郎交好,他们可不敢得罪。

    曹悍教训一通,才对陈大慈笑道:“陈兄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你来兵部衙署有何事?说不定我可以帮忙!”

    陈大慈犹豫了下:“武举结束,我也该回沙州去了,只是在神都逗留许久,盘缠用尽,听说凡是位列三十二强的应举者,都可以来兵部领取一份奖赏,我便想来看看....”

    “确有此事,不过近来朝廷征调大军,兵部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只怕无人还会理会。这几日来,你还是头一个来领这份赏钱的,我记得好像只有二十贯吧。”曹悍笑道。

    陈大慈倒也不尴尬,老老实实地闷声道:“二十贯不少了,足够我回沙州的路费。”

    曹悍看着这位高大魁梧的西北汉子,灰扑扑的旧军袍上缀满补丁,一双革靴也穿的破损不堪。

    两把横刀挎在腰间,皮革刀鞘倒是擦得干干净净。

    曹悍心里一动,笑道:“突厥大军寇边,朝廷正在征调大军,此事你知道吧?”

    陈大慈点点头,沉声道:“突厥贼子不守诺言,着实可恨!”

    曹悍道:“我出任先锋斥候军将军,正抽调各军兵马组建队伍,你可有意留下,入我军中,一同前往河北抗击突厥人?”

    陈大慈愣了下,对曹悍的主动邀约大感意外。

    见他沉默不言,曹悍又笑道:“若你有意,可以来我军中做个裨将,我的兵马虽少,用处可不小,立功的机会绝不会少,比你回沙州更有前途。”

    陈大慈默然了会,“我在沙州不过一团主,空有个武骑尉的勋号,除了每年领取两季俸禄再无其他用处,你如何能提我做裨将?”

    “这你无需操心,宰相兼夏官尚书娄师德乃是此次出征副帅之一,我跟他打声招呼,提拔你做个裨将不费事。”

    陈大慈两道浓眉挤在一处,摇摇头:“多谢曹将军一番好意,只是沙州都督刘幽求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想回去帮他!”

    陈大慈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这倒是让曹悍有些意外。

    想了想,曹悍一脸正色道:“陈兄此言差矣!值此大战将起之际,陈兄身为大周将士,既然有机会前往前线参战,为何要推脱不去?

    突厥两路大军猛攻河东河北,沙州虽是边塞,但近来却一直太平无事,陈兄以回沙州效力为借口,拒绝前往河北参战,难道这是刘都督愿意看到的?他举荐你来神都参加武举,只是为了在兵部换取一份资历?”

    陈大慈眉头愈紧:“当然不是!刘都督希望我能搏取功名,得到朝廷重用!”

    “那不就结了!”曹悍一拍巴掌,“你到我军中效力,等仗打完,你立功受赏,风风光光再回沙州难道不好?这样才不辜负刘都督对你的栽培嘛!”

    曹悍觉得自己此刻的嘴脸像个狼外婆,诱骗懵懂无知的陈大慈。

    陈大慈方正的国字脸陷入沉思,纠结了好一会,咬咬牙道:“那好吧!反正沙州无战事,承蒙曹将军看得起我,陈大慈就随你往河北走一遭!”

    “这就对了嘛!”

    曹悍哈哈大笑,揽着他的肩膀往兵部衙署大门里走。

    “我现在就去帮你办理调职手续!”

    陈大慈还不知道吐蕃人有异动的消息,如果吐蕃人作祟,沙州肯定不得安生。

    不过按照曹悍的估计,吐蕃这次应该是虚张声势,大仗打不起来,毕竟他们自己内部的矛盾都还没解决。

    再说,有魏元忠和唐休璟坐镇,西北之地可保无恙。

    先把陈大慈骗到手,几场仗打下来,不就名正言顺成了他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