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玄幻小说 > 边谋爱边侦探 > 第769章 动感谋杀第六章 (4)
    他先是打开客厅的天花灯,白色的光芒洒落在地上和家具上,光芒下的场景井然有序,干净利落,有一点臭味,是垃圾桶里腐烂物的味道,没有其它难闻的味儿,他说的是谋杀的气味。

    项圆芬的房间里,正如蒋梅娜所说,没有发生谋杀事件的迹象。

    像床一样的长形沙发,紧靠着墙壁横放着,沙发底部离地面的高度、宽度,完全可以藏一个人。罗菲朝沙发底下钻了进去,证实了一个成年人是可以蜷缩到里面。

    蒋梅娜说她进去时,凶手可能躲在沙发下面的说法——说的通。同时,也证明蒋梅娜没有撒谎,她确实来过这个房间,不然他说不出凶手可能藏身的地方。

    ……

    客厅的沙发、凳子,桌子,电视柜等家具都摆放有序,没有死者被杀前,和凶手搏斗留下凌乱的迹象。可能是凶手趁项圆芬不注意的时候杀了她,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自然双方就没有搏斗过。

    蒋梅娜说项圆芬是颈脖被人划破流血过多死亡的,现场丝毫看不出那里有血迹,看来凶手清除的很彻底。

    罗菲戴上胶皮手套,用随身携带的放大镜,仔细看了墙壁和家具上是否残留有血迹。一番努力……他没有找到可能是血液的痕迹。

    沙发表面是纺布的,若是溅上血液,渗透到纺织物里,是不容易清除掉的,但上面除了有几点令人恶心的油污外,没有可疑的血迹。

    既然墙壁和家具上没有血迹,让他有一个可怖的假象:项圆芬站在离沙发、桌子和墙壁比较远的地方,她被强悍的凶手突然袭击,按倒地上,麻利地用利刀划破她了的颈项,血液根本没有朝四处溅,直接流到了地板上。

    罗菲似一只爬行动物,匍匐在地上,用放大镜在地上探看血迹。

    ——还是一无所获。

    客厅地板是用白色方形瓷砖铺就而成的,有血迹的话,很容易清洗掉。

    整个客厅的地板没有看到那里有特别清洗过的痕迹。如果把有血迹的地方特别清洗后,再把整个地板清洗一下,因为有浓厚血液而特别清洗过的印子就看不出来了。

    所以蒋梅娜过了几天,来到案发现场,发现就跟没有发生过谋杀一样。现在他仔细查看,也不像有发生过谋杀案。

    韩国的警探之前说,发现韩国女人死亡的目击者,半个小时过后再看尸体,却不见了尸体,现场也没有发生血案的迹象,可能凶手就是这样清除痕迹的吧!

    由此证明,凶手是非常专业的杀手。

    ……

    不过,无论多么专业的杀手,杀人时见血总不是好办法……稍微的疏忽,一滴血就可能出卖凶手,更何况,他们是杀人后要毁尸灭迹的,不让人知道死者是从这个世界上怎么消失的。再说带血的尸体,处理起来会比较麻烦。

    虽然罗菲认为杀手这样杀人,会留下线索,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找到这里曾经有人被谋杀的蛛丝马迹。

    罗菲查看了其它的房间,显然项圆芬不是出门远行,房间里没有带走行李的迹象。有一点很奇怪,房间里找不到跟项圆芬身份有关的任何证件。他想找一张项圆芬的照片,都没有找到。

    房间里除了女人的物品外,没有看到男人的东西。

    ——项圆芬是一个独居的女人。

    如此说来,已婚的项圆芬和丈夫分居了,而且分的很彻底,所以才在她的房间,找不到一点男人存在过的迹象。

    卧室床头有一张红的刺眼的画,画面是由无数红色线条组成的,像是小孩的随手涂鸦。但很有意境,栅栏里有一幢小房子,烟囱里冒着缕缕炊烟,缓缓向天际飘去。天边的落日表明,那户人家,正烧火做晚饭……

    画是很奇妙的东西,不同的人看,会解读出不同的意境,那幅画可能是表现的另外的意义,罗菲却认为那是幸福的意境:日落归家煮饭,这不是每个奔波在外的人们渴望的幸福状态吗?

    这幅画深深地吸引了罗菲的注意!

    装修如此奢华的房屋,在卧室的床头墙壁上挂这样一幅外行人都能看出来的劣等画,是主人不懂欣赏,不识货?还是主人挂着那画别有用途呢?

    一幅画能有什么特别的用途?不就是起装饰作用吗?

    他收拢视线时,准备转身走时,感觉那幅画在动。

    是自己看花眼了吧!最近为了手头棘手的案子,总是很晚睡觉,都有些神经衰弱了,视觉神经受到了影响,看东西变得不灵光了。

    劳碌的年轻人——也会像老人一样变得眼睛昏花。

    罗菲这样自嘲地再看了一眼画,画面又有了变化。这时,他才发现画的玄机,从不同角度看,画面是在动的。

    对画有过肤浅了解的罗菲,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派——运动感的画派。

    运动感的画派是一种光效应艺术,利用了人眼在光照射下注视某一形状重复,有一定变化花纹的图像使人产生错觉,画充满了变幻和灵动,这种动感令人目不暇接。

    这时,罗菲才发现画的价值所在,原来这幅画是可以运动的。

    他理解了画的玄机后,由红色线条组成的图案,在他眼中更加活跃地运动了起来。看久了,满眼涌动的红,还让他感到眩晕。

    所以,他明白了主人为什么要挂那幅画在墙壁上了。

    这幅充满动感的画,画功令人耳目一新——先前看低这幅画,是自己浅薄,以为是一幅没有什么价值的画。但画的颜料全部选用红色,给人血淋淋的不快感,好像一张纸掉到了屠宰场的地上,拣起来后,上面沾满了带有腥味的血液。

    罗菲看到这幅画想到了屠宰场,不免觉得一阵反胃。

    这幅竟然给他如此怪异的感觉,可能是这个房间真的发生过死人事件吧!死人的怨灵留在房间,让他好像身处雾气氤氲的深林里,迷蒙的压抑感,促使他想尽快离开静的像陈尸所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