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 第426章 老婆
    景玉娥若有本事为他报仇自然是好事,景承智有些心累的开口说“皇姐,我想再睡一会。”

    说完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虚弱到让景玉娥为他感觉到心疼。

    景玉娥眉头紧紧蹙着,这次景承智什么都没有做,可亲王府的人却没有放过他,对他主动出手。

    想到此处,景玉娥的仇恨值逐渐攀升,她攥着拳头,看着景承智,安慰道“母妃被亲王逼死,你我没了母妃,现在只有你我相依为命,可你却被伤成这样,亲王府,与我们不共戴天!”

    她仇恨的说完后,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很快,长公主府的人,便来了,准备带着景承智回去。

    段勾琼与邵乐成始终没有出面,去查验两只黄狗情况的医者也回来了。

    “长公主,两只狗没有被灌入药物,他们咬人实乃秉性所致,而在郡王的呕吐物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药物,郡王前去那地方是自己选择的!”

    另外一个人禀报“那告示牌也是很早之前做出来的,并不是临时伪造。”

    听到了一番禀报过后,景玉娥没有揪出可疑之处,她神色凝重,只好先命令下人,将人给带回公主府去养伤。

    第二日,景玉宸前去上朝,倪月杉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给了景玉宸一个背影

    景玉宸看着她的背影开口说“我去上朝,你去相府后,顺便探一探你爹的想法,看他是如何看待倪鸿博受伤这件事情的!”

    倪月杉眼睛也没睁,回应“好。”

    “你我今日有事会晚点回来。”景玉宸叮嘱了一句,倪月杉依旧没犹豫,回了一句“好。”

    之后景玉宸走了,倪月杉也在床榻上,挣扎着起床。

    她到了相府,倪高飞也去上朝了,苗媛的房间内,倪月杉走了进去,苗媛刚吃完早饭,倪月杉在一旁坐下“娘,昨天倪鸿博被带回来,爹是盛怒呢,还是严肃,或者平静?”

    昨天的事情,苗媛已经听说,她淡然的回应“他是在亲王府出事,又不是在太子府,与你无关,就算你爹生气也与你关系不大,可以不管。”

    倪月杉坐在椅子上,依旧纠结“可倪鸿博可能将仇恨记在我身上,到时候让肖楚儿给你治病时,若是故意伤害你,旁人也未必会有所察觉吧?”

    “我的身体一直都是肖楚儿接手,我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相信这位肖楚儿也难逃干系,放心吧,我会小心!而且我死她也得死,我伤她也得伤啊!”

    这是肖楚儿承诺过的!

    苗媛现在脸色逐渐红润,没了从前的苍白,而且说话也不气喘和咳嗽,确确实实是身体好了许多。

    倪月杉略感欣慰,她站了起来“如果娘一切都好,那我便去林府了。”

    苗媛擦了擦嘴角,开口提示“等等,倪鸿博现在身边也没个女人伺候,我要给他定个妾或是妻,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倪月杉眼中闪过意外,知晓身为主母就应当为孩子操持这些

    “我认识的人那么少,自是没有,娘自己衡量?不过娘也可以让府上管家帮忙”

    “嗯,那你去忙吧!”

    倪月杉张了张口,有些迟疑,该不该说,倪鸿博或许与肖楚儿有什么?

    平静的对话之后,倪月杉离开了。

    林府内,倪月杉打算在林府待到晚点再回去,毕竟景玉宸会回去比较晚。

    等天色逐渐擦黑,倪月杉才起身准备离开,林品儿叮嘱倪月杉回去小心一点。

    倪月杉回到了太子府后,询问下人,景玉宸可回来了,但下人回应说还没有。

    倪月杉眼里闪过讶异,还没有么

    她先去洗澡,然后准备回房间歇息,门口并未站着下人,而房间里面也黑漆漆的没有点蜡烛。

    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但让她意外的是,原本漆黑的房屋,此时却渐渐亮起一点点的小萤光

    荧光渐渐分散在整个漆黑的屋内,倪月杉错愕之后,双手环胸的看着,这是谁抓的萤火虫?

    这是在玩浪漫?

    倪月杉只觉得嘴角一抽,嗯很俗套,但好歹景玉宸是有心了。

    他离开太子府就为了搜集萤火虫

    “你往前走!”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但她并未拒绝,朝前迈开步子。

    虽然房间内有数不清的萤火虫在,但视线依旧无法清明,所以她并看不清楚眼前的路,她朝前小心迈开了两步,感受到脚下一片柔软,在对面的位置有香气迎面扑来。

    之后一根蜡烛被点亮,视线恢复了些许清明。

    倪月杉这才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她的脚下是铺垫而起的青草,没错是那种绿化专用,带着泥土可直接种植的青草。

    房间内的家具基本都被搬空,地面上有青草、有芬芳野花,四周飞着萤火虫,闪烁着光芒。

    四面墙壁悬挂着蓝天白云的画卷,而在草地上竟是还放着两只小兔子,一跳一跳。

    景玉宸穿着暗红的衣袍,面容邪魅,凤眸狭长,墨发用玉冠束着,此时他手中捧着一束花,朝她缓步走来。

    邪肆卓然的风华气度,勾着一抹温柔的笑容,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倪月杉莫名心脏狂跳了几下。

    他将手中花朝倪月杉送来“鲜花配美人,送你的!”

    倪月杉愕然的看着他,久久难以回过神来,之后低低笑了起来“不是吧,你哄女孩子的手段就是这样的?”

    景玉宸微微蹙着眉“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你想带我去看美景,也没必要在屋里看吧?可以带我出去啊?”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景玉宸,然后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花来。

    景玉宸无奈叹息“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脱不开身啊!”

    身为太子,岂能为了讨一个女人开心,而去外面游山玩水呢?

    倪月杉嘟囔起了嘴巴,“虽然有点尬,但看在你的心意份上,我勉勉强强给你打个九分吧,剩下的一分不给你,怕你骄傲!”

    景玉宸勾唇笑了“那,你不生气了吧?”

    倪月杉错愕不已的看着他“我为何要生气呢?”

    “我看你最近情绪很不对啊?”景玉宸狐疑的看着怀中的倪月杉,端详着她的面容,看她究竟是否是在嘴硬。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人家就是想要多一点关爱嘛,与生气无关啊。”

    景玉宸咳嗽一声“关爱?父亲疼爱女儿的那种?”

    景玉宸这句话一出,倪月杉立即回他一个超级大白眼,景玉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将脸朝她脖子里埋去“好香啊。”

    倪月杉嘴角一抽“洗了澡,自然香”

    她话不过刚说完,景玉宸便将她打横抱起了,倪月杉惊呼一声“干什么?”

    “已经入夜了,自然要与你一起歇息啊!”

    倪月杉汗颜的看着他“我自己会走路!”

    “不,出于为父对你的关爱,不应当要你亲自走路。”

    倪月杉“”

    房间内室,并没有改变任何装饰,依旧是他们的温馨卧房,倪月杉眼中噙着笑,开口询问“你想跟我玩父女扮演?你的口味好重啊!”

    “为了让美女开心,我怎么样都行!”

    倪月杉嘴角抽搐,这人真是说话越来越皮了。

    见倪月杉沉默,景玉宸凑近了倪月杉,低声开口“闭上眼睛。”

    此话像极了魅惑,倪月杉不知道他要耍什么花样,但,勉强配合一下,闭上了眼睛。

    等二人到了房间后,景玉宸将倪月杉放下,对她再次柔声开口“好了,睁开吧。”

    倪月杉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所看见的,是一处新房,四处鲜红欲滴,从前觉得喜庆,可倪月杉只觉得太过鲜红,有些瘆得慌。

    地面的鲜红花瓣散落开去,形成了一片花海,不得不说,此处漂亮极了

    倪月杉略感意外,景玉宸蹲下身,给她褪掉鞋子,让她踩在柔软芬芳的花瓣上,对她歉疚道“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让你觉得被冷落了,实在是对不起了。”

    此时的景玉宸眸光太过温柔,脸上的歉疚也是真的,倪月杉笑着问“你觉得这样弥补我就够了?”

    景玉宸没想到倪月杉还故意刁难?

    虽然意外,却还是极有耐心和倪月杉慢慢道“那我应当继续如何做?”

    “偶尔讨我欢心就成了!”

    倪月杉笑着看他,哪里舍得真的刁难,不过是想多要一点关注而已

    “唉,女人就是麻烦,知晓了,知晓了。”

    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看眼神却满是宠溺,倪月杉心满意足,勾起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颊便是亲了一口“老公真好。”

    “什么老公?”景玉宸狐疑的看着倪月杉。

    “我对你独有的称呼。”

    景玉宸轻笑一声,满脸皆是喜色“那,我也要给你一个独有称呼。”

    “老婆!”

    “什么?”

    “老婆,就叫老婆。”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只要是独有的称呼,景玉宸是喜爱的。

    “好!”

    “叫声来听听?”

    景玉宸沉默了一下,然后倪月杉开始摇晃他的手臂,撒娇,景玉宸这才开口“老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