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大佬叫我小祖宗 > 第739章:妈咪不会想看到你手掌废了
    第739章:妈咪不会想看到你手掌废了

    “调动暗卫,将整个庄园和庄园附近三十公里的地方,全线封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傅镜司沉着冷静的说道,声音之中几乎没有一丝的感情。

    任何妄想伤害容容的人,都该死!

    这没有商量的余地。

    “宋词已经下了A级调令,暗卫马上就到。”

    纳兰立刻回答道。

    “三爷……”

    纳兰担心不已的看着傅镜司一直流血不止的手掌。

    从刚刚到现在,地上几乎已经汇聚了一滩。

    三爷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

    甚至没有一丝的血色。

    他知道夫人遇袭,三爷很震怒。

    但是此刻……更重要的是三爷的身体。

    但是纳兰在傅镜司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清楚傅镜司将叶容音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没有抓到K之前,傅镜司绝对不可能治伤。

    “我撑得住。”

    果然,纳兰才开了个口,傅镜司立刻说道。

    纳兰不得已,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容易。

    作为医生,从一开始,容易的眉头就没舒展开。

    虽然不太待见傅镜司,容易还是不情不愿的开口。

    “傅镜司,你需要立刻,马上动手术。”

    容易冷声的说道。

    他刚刚看了子弹刚好卡在手心之中,相当于整个手骨受到了破坏。

    几根手指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伤害。

    即使现在立刻进行手术,手掌和手指的灵活度都不一定能够恢复如初。

    再拖延下去,可能导致整个手掌坏掉。

    将其中的严重程度说了一遍。

    “三爷……”

    纳兰的脸色简直半点血色都没有,被容易的话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没有抓到K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

    回应容易的是男人完全没任何商量余地的口吻。

    容易扯了扯嘴角。

    一只手拽上脖子上的领带,拉松了之后,冷笑一声。

    说的像他求他一样!

    到时候手段了,跟他有毛线关系。

    作为医生,这种不配合的患者,向来都是特别的讨厌。

    他可是享誉国际的MR.易,向来都是别人求他好不好!

    容易挑眉,直接懒得再说。

    容易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人拉住了。

    “络蘅,怎么了?”

    容易公主抱着叶容音,低头看向下面的小家伙。

    小家伙的神色有些复杂。

    “小舅舅,你看这里……”

    络蘅走向前方,蹲下身体,用手指指向某一处。

    容易跟着看过去,忍不住眼中也闪现一丝的惊讶。

    这个是……

    容易眯起眼睛,走回去,看向那边始终没有任何表情,即使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的血色,连止血都没打算做的男人。

    “为什么这样?明明你跟阿音都可以躲开,不用受伤的?”

    面对容易的质问。

    身体完全靠强撑的男人,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容易。

    那是一双,墨绿到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睛。

    宛若汪洋大海,容易从这双眼睛之中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他刚刚看了子弹射出来的方位。

    傅镜司应该是直接抱住小妹躲开的。

    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除非这个人自动将手拿过去挡子弹的?

    可是正常人,根本不会这样做,除非有病……

    容易忍不住眉头皱得更凶了,完全有些想不通什么原因。

    “小舅舅,这个方向,两个人是可以完整的躲开,但是有一个人可能会受伤。按照他们之前所站的位置,受伤的人是妈咪,妈咪的右侧会被子弹擦过。”

    络蘅轻声的说道。

    傅镜司是多厉害的男人,他能够推算出来的东西,傅镜司自然也能够。

    所以在那个时候,傅镜司才是做出这样的选择。

    容易从一开始的困惑,到后来张大了嘴巴。

    “你特么脑子有病啊,擦伤严重些还是你这只手!”

    容易一把抓起傅镜司的手掌。

    这个男人,是爱惨了小妹吧!

    宁可自己用血肉身躯阻挡子弹,甚至特地将手掌握起来,为的就是将子弹留在手掌之中,不会穿透过来擦伤小妹。

    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

    容易真的觉得无话可说。

    既然人家是为救小妹受的伤,他这下自然不可能不理会。

    “通知庄园这边,立刻准备手术工具,我要亲自给他动手术。”

    容易直接转头对着纳兰吩咐,半点不客气,简直就跟自家一样随意。

    纳兰微微一愣。

    抬起头看向身侧的男人。

    “看什么看!叫你去准备就准备!”

    容易直接吼起来。

    傅家的人脑子都是有坑么!

    这么严重了,不先治疗,还任由他在这里任性。

    被容易这样一顿骂!

    纳兰半点都没生气。

    这个人是夫人的兄长,四舍五入,就是夫人下的命。

    三爷说了,只要不危及夫人生命安全的情况,一切以夫人的命令为主。

    纳兰立马去安排。

    容易这才转过身,皱眉看向面前的男人。

    “喂,傅镜司,我再次跟你很严重的说道,你的手必须,马上动手术,如果再耽误,很可能这只手从此就废了,这个子弹是1972年D国产的世界最小的迷你狙所射出,但是这颗子弹应该是经过了改变,上面涂抹了腐蚀性的液体。

    你难道没有看到子弹那一圈的颜色已经完全变了。我可以保证,最多两个小时,你这只手会完全的失去知觉。”

    面对傅镜司的固执,容易简直觉得头痛。

    这种不配合的病人,真的是医生最讨厌的!

    但是这货又是为了小妹,他们容家的人,恩怨分明。

    所以,傅镜司的手,必须治好。

    可是即使容易已经夸大了严重程度。

    对面的男人仍然是连眉头都没有动弹一下。

    就这样站在原地,虽然一句话没有说。

    但是那意思却很明白。

    不去!

    “傅镜司,你是傅家的当家,你的手废了,你知道后果多严重,你们傅家想要坐你这个位置的人很多吧……”

    容易在这边劝说得苦口婆心,随时都要暴走的冲动。

    以前他就听说过傅家这个傅镜司很难搞。

    现在总算知道这家伙的脾气简直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硬又臭。

    “妈咪只是睡过去了,一会就会醒,如果她醒来,看到你的手掌废了,你觉得她会很开心?”

    <center></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