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神道仙尊 > 第五千一百三十章 封禁了一个人
    而紧接着,令人惊悸的恐怖气息,骤然之间爆发开来。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彻天地之间。


    所有人皆是感觉到,整片天地,似乎都是在逐渐撕裂,那血色玉璧,逐渐扩散开来。


    而紧接着,当玉璧裂开一道口子之时,一股让所有人都不禁臣服,不禁畏惧,不禁恐惧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一刻,牧云甚至想要跪下。


    这并非是什么意念影响,纯粹是强大的压迫气息传来。


    怎么回事?


    若非身上穿戴着元龙古甲衣这件王品护甲,牧云真的就可能直接跪下了。


    鸾白羽这时更是紧紧抓住牧云手臂,不是怕牧云跪下,而是怕牧云跑了。


    石壁开启。


    两侧上百位战士,纷纷气喘吁吁,瘫坐在地。


    而宽有十丈的前方,浓郁的让人睁不开眼的血雾,如同一片混沌大地。


    鸾白羽笑呵呵道:“别怕……”


    怕?


    牧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更多的是好奇。


    可是天鸾白猿族这些人,看起来才是怕啊!


    轰……


    低沉轰鸣声响彻。


    哗啦啦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道道锁链,在这时突然出现。


    锁链出现之际,牧云立刻感觉到,有着无比恐惧的气息,扑面而来。


    来自身体,来自魂魄,来自心灵的恐惧,比刚才强横了数百倍都不止。


    这到底是什么!


    牧云真的慌了!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被鸾白羽给带到套里了。


    “跟我来!”


    鸾白羽这时手持一道令牌,拉着牧云,朝着血雾内而去。


    “爹!”


    “族长!”


    众人纷纷惊呼。


    “爹,不可……”鸾白经上前道:“我带他进去吧!”


    “你不够看。”


    鸾白羽轻声道。


    “爹,您不能再进去了!”鸾白经脸色难看道:“儿子代替您进去吧!”


    “滚!”


    鸾白羽突然呵斥。


    将身旁牧云吓了一跳。


    从见到这个鸾白羽,这老头便是一直笑呵呵,和和气气。


    这是第一次发怒。


    鸾白羽看吓到牧云,当即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骂你。”


    牧云心中真的想哭。


    看这架势,这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跟我来。”


    说着,鸾白羽不顾众人反对,带着牧云,朝着血雾内而去。


    “前辈,进去对您有害?那咱们别进去看了吧?”牧云干笑道。


    “不行。”


    鸾白羽直接拒绝。


    两道身影,消失在血雾之间。


    血壁前,天鸾白猿族的战士们,纷纷单膝跪地,无比谦恭。


    一入血雾内,牧云只觉得,铺面的压力,似乎能瞬间将他压成碎肉。


    可鸾白羽手持那令牌,一只手抓着他,却是将一切压力尽数隔绝。


    “这是天猿令!”


    鸾白羽笑呵呵道:“手持此令,进入此地,不会有危险的,可若是没有天猿令,这里根本进不来,就是道王,也得死!”


    牧云彻底被惊住了。


    完犊子了!


    这是被坑惨了!


    哗啦啦的声音不断响起。


    浓厚的血雾,根本看不到那些锁链。


    而距离最近的锁链,一眼看去,足有两三人粗,上面刻印着无数符咒。


    封禁!


    这里封禁着什么?


    这么继续走着,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有着令人心悸的气息,从前方不断传递开来。


    轰轰轰……


    突然一刻,似乎山崩地裂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牧云一步跨出,看着前方,整个人都傻了。


    在这无尽血雾最深处,有着一座山。


    不!


    不是一座山!


    那是无数的锁链,堆积成的一座锁链之山。


    看起来很高,可又似乎就在眼前。


    那些锁链,四散开来,扎入到四面天地。


    而在锁链最中心位置,则是有着一块血石。


    血石纯净的透明,表面内部,皆是有着一道道符咒,那些符咒,牧云连见都没见过。


    只是符咒本身,带有着无比强大的封禁之力。


    牧云觉得,一道符咒,足以把他封禁的千百万年都动弹不得。


    可是此地,却是有成千上万万道符咒,聚集到一起。


    只因为血石内,有着一道身影。


    一位白衣男子,看起来很年轻,满头白发,站定在血石内,似乎是在沉睡,可又像是已经死去。


    封禁了一个人!


    鸾白羽在靠近锁链山数百丈外,便是停下。


    他抓着牧云的手,这才道:“此地,便是我天鸾白猿族最大的秘密!”


    “此人,是被昔年一位大能封禁,交给我天鸾白猿族看守。”


    “这上亿年来,世世代代,我天鸾白猿族,已经和此地封禁融为一体了。”


    “我们一旦离开,这封禁必然破开,此人被我族看守亿载,早已经对我族恨之入骨!”


    牧云一愣。


    “为何封禁他?”


    鸾白羽笑道:“昔年十八神帝大战,各自为营,彼此之间,互相厮杀,此人……杀了无数强者,只是当年那位大能并未杀他,我不知道为何,这已经无法追溯了……”


    “这就是一颗霹雳弹,我们撤走,霹雳弹立刻炸裂,我族族人必将死绝!”“可是,如我所说,新世界重聚,这封禁已经逐渐困不住他了,百年加固一次封禁,进入此地,施展封禁,我寿元不断被缩减,而我族势弱,已经诞生不出可以接任的族长


    了,所以我找到了你!”


    “可是这封禁,早晚有一天会破解开来……”


    牧云一愣。


    他心里在这一瞬间,将鸾白羽祖宗十八代,包括未出世的后世十八代问候一遍。


    总结来说。


    这个白发白衣人,是一方阵营的一位杀神。


    而另一方阵营的一位大能,将其封禁,并未斩杀,嗯……很可能是封禁此人的那位大能,也杀不死此人。


    交给天鸾白猿族看守!


    而这成了天鸾白猿族的烫手山芋。


    他们丢不掉。


    只能继续封禁!


    而现在,天鸾白猿族,封禁不住了,可能哪天,这人就逃脱封禁,会杀了天鸾白猿族所有人。


    所以,没办法,老者得找继承人。


    于是乎,找到了他!


    这他么不是让他去死吗?


    一位绝世大能封禁的一位绝世杀神!


    他跟天鸾白猿族绑定到一起了。


    那这位大能破封而出,他也得完蛋!


    这一刻,牧云总算明白,鸾白羽怎么那么好心,什么百年内庇护他安全。


    都他么扯淡!


    百年后呢?


    鸾白羽两腿一蹬归天,他接过这个炸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根本跑不掉!


    若是能跑,天鸾白猿族早就丢了这炸弹,跑的无影无踪了。牧云问道:“封禁此人的那位前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