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仙侠小说 > 刀笼 > 第一章 请客
    大千世界无尽高空之上,穿破至少二十层天罡大气,便是天地之力凝成了一个个‘小天界’。

    这些小天界并非真正的天界,乃是魔念、劫数、大道残片、上古清气等各类稀奇古怪的东西,杂糅而成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不少修士化虹飞升,便是被其勾引,以为自己得道飞升,最后在群魔幻界之中殒落。

    而龙庭,便藏在这幻界的最深处。

    对于龙庭,大千世界修士的观感的很复杂的,道行高深者,都知道那是一个庞然大物,其中无数高手,更似有传说中的仙级强者坐镇。

    但正因其不分正邪,行事隐秘,却又不与正魔两道产生冲突,所以显的十分奇异。

    侧有卧虎,不得安眠。

    最近的消息,便是三仙四灵中的离红灵强闯其中,并且顺利脱身,这位也借此名声大涨。

    九天罡气之上,一对师徒正在采集炼空云霞,这是一种独特的霞光,是外层罡气摩擦而生,不仅光色透明,而且飞剑难伤,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

    “散儿,去把东南方向一百里的那块霞帛给收了。”

    “好,师傅。”

    叫散儿的少年很是兴奋,因为这采集炼空云霞,便是为他炼法宝所用。

    他驾着微白的云气飞往百里开外,一层淡淡的红膜挂在高空之上。

    他正欲收集,便见天空突然一黑,一种强烈的颤栗感猛的从身上冒出。

    这感觉就像是背后被人抵了一口刀子,不见刀锋,但冷森的触感已让他浑身颤抖。

    散儿转头,只见一个昏黄的小太阳与他仅不足三寸。

    “啊!!!”

    他下意识的尖叫起来,脚下淡薄的云光随着情绪激烈突然散开,直接从罡气之中摔了下去。

    “黑龙大夫,不要吓到小儿辈。”

    一道尖细的声音想起,下一刻,一团乌云突然从少年的脚下升起,再度架住他。

    他这才注意到,天空中的乌云似乎有灵性的一般在绕身而转,过了片刻,才算是失去了兴趣,往南边撤走了。

    很快,昏黄的小太阳也离开了,这小太阳似乎是两颗,好似日月,日月之间,似乎是一条巨大的黑龙。

    “徒儿,你没事吧!”

    不过片刻,他的师傅飞了过来,紧张道。

    “刚刚有一股强烈的妖风,我担心你出事。”

    “无事,师傅——”

    散儿吸了几口气,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他师傅也是见多识广的,当即道:“有妖气,但不滥杀,这该是龙庭的上古异种,它们一向神出鬼没,但若是你不惹它们,它们一般也不会来惹你,你脚下的云朵又是何物?”

    散儿突然意识到脚下踩了实物,比起之前驾驭云光的那种不确定感,舒服稳定的太多,低头一看,却见一团乌云雷霆正在脚下环绕。

    乌云之中,细小的电花闪烁个不断,像是不断绽放的礼花。

    他师傅见状吸了一口冷气,“你小子走大运了,这是劫云啊!”

    “劫云不是四九天劫时才有的吗?”散儿呆呆的问。

    “你懂什么,劫云乃天地中的截运所化,又并非一开始便有,是上古有大神通者凝炼截运,借用雷法镶嵌在天道之中,便是为了阻止天地内的修士太多,造成种种劫数。”

    “那这雷云——”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都感到浑身一震,师傅直接拎起徒儿,连那团炼空云霞都不要了,直接下界跑路。

    上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一对老小跑的还真快,像是有什么在追她们似的,”

    无量光之中,崔盈盈看到这一幕,妙目一转,打趣道。

    “我饿了,今天吃什么?”小母猴打了哈切,百无聊赖的道。

    戚笼看了崔盈盈一眼,崔盈盈无奈一叹,施展出袖里乾坤之术,很快,各种吃食便飞了出来,小母猴目光一亮,立刻抓住一块烤的肥瘦相间、光泽发亮的肘子,开始大口咀嚼起来。

    这小母猴除了爱粘着戚笼外,就是爱吃,好在不挑嘴,但饶是如此,每天喂养这位小主子,也让崔盈盈这个魔女挠头。

    无它,这一位实在是太能吃了,一顿要吃五万万斤,上古妖神的饭量,怕是也不过如此。

    崔盈盈目光一转,道:“到了龙庭,主人有什么打算?”

    戚笼看了对方一眼,对方的念头他一眼便能看穿,只是,还不到时候。

    “主人难道就甘心听从那诸葛侯的安排,做个受人支配的棋子,须知天帝之位,十强都有机会。”

    “当青帝不好吗?”戚笼一笑,“五帝至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您是不会屈居人下的,”崔盈盈加重了语气。

    “距离天帝降世,还有多少年?”

    “只剩三甲子。”

    戚笼突然沉声道:“一甲子内,必离开人间。”

    崔盈盈目光一亮,“主人是想要回到过去?”

    “不去过去走一遭,很多事都想不明白,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盈盈必陪伴主人左右。”

    “此路或许不通。”

    崔盈盈捂嘴一笑:“就像是主人说的,不通便不通。”

    “是否打扰你们主仆二人的雅兴了?”

    白云散开,一只巨大的骷髅居高临下俯视,骷髅极大,比起上古妖神的体型都不逊丝毫,黑洞洞的眼中,碧绿火光好似燃烧的火炬,汹涌澎湃。

    “你是谁?”

    白骨节节缩小,最后化作一位内套白衬,外裹白纱的貌美妇人,笑吟吟道:“妾身白骨,见过二位。”

    “你是龙庭的人?”崔盈盈脸色迅速变冷,同时周围虚空之中,魔影不断重叠。

    “在下龙庭中官,奉西天门执守之命,来请二位。”

    西天门执守又是谁?未等二人发问,另一道声音响起。

    “不急不急,诸葛先生的客人,还是先去我南天门一遭吧。”

    一个道袍老者悠哉游哉的飞来,双臂部位,则是一对鸟翅。

    “姑获,你来碍什么事!”

    姑获道人不答,只笑道:“我虽为妖族,但却是道门中人,南天门十华真人亦是道门中人,想必与戚先生有很多话可聊。”

    “道门归道门,却是太乙剑派的道门,南华这厮可是第十代太乙掌教,他的心思是什么,还当别人猜不到?”白骨夫人嘲笑道。

    眼看着二人这就要吵起来,小母猴拉了拉戚笼,好奇道:“你就这么受欢迎?”

    “不是我受欢迎,而是你受欢迎。”

    戚笼表情平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龙庭除了二十八星官、一百零八中官体系外,便是以东、南、西、北四大天门执首执掌龙庭大军。

    眼下两个执首使者同时过来邀请,似乎还为此争执,这怎么看也不寻常。

    来之前,北冥真人就叮嘱过戚笼,龙庭其实不完全是诸葛侯的基业,而是上界一位‘帝君’为了争夺天帝之位下的棋子。

    而这位帝君在天界意识本源被诸葛侯镇压后,才是鸠占鹊巢。

    在龙庭中,有支持诸葛侯的势力,也有旧帝党一脉,而哪怕在支持诸葛侯的势力中,对于戚笼依旧有两种态度。

    毕竟戚笼此行,是为了上古妖族中最至高无上的‘大圣’之位。

    ‘不过北冥也说了,龙庭之中有自己的老熟人,对于老熟人,自己是可以百分百信任的,就是不知这老熟人是谁了。’

    白骨夫人和姑获道人相互间都没有退让的打算,这导致二者火气越来越大,似乎有当场火并的架势。

    不过在白骨夫人眼中碧火越发旺盛之时,姑获道人终于迟疑了,他知道整个白骨的厉害,更知道站在白骨精背后,那只九凰鸟的脾气。

    “若是要去西天门,贫道也要同去。”

    白骨夫人眼中碧火一收,娇笑一声,“同去便同去,这龙庭又不是本夫人开的。”

    戚笼看了看南方,同样笑道:“看来戚某要失约了,有人提前来请了。”

    下一刻,无边刀影滚过天际,然后一道仙气冲霄而起,在天空上形成密密麻麻的水色大刀,每一口刀光身上,都倒映着白骨夫人与姑获道人的影像,而二人都感到泥丸宫上一道冷意直窜脑际,思维都好似被这股冷气冻僵。

    而等二人回过神来时,戚笼一行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那口刀怎么会来坏事!”

    白骨夫人固然背景深厚,但面对那位硬生生将上一任东天门执首杀翻的刀客,却也不敢炸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