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 > 第三十一章该做的都要做啊
    第三十一章该做的都要做啊

    皇帝醒过来了,就该工作。

    所以吗,张绣搬来了这些天积攒的所有奏章,担心皇帝看不过来,特意做了很多节选,将重要的内容记录在一个本子上,坐在一边随时等候皇帝询问。

    “韩秀芬的奏章说,她希望陛下能够准许她离开马六甲海峡,进入大洋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争夺一下对印度,哦,也就是天竺的控制权,她说那里有一块很大的土地。

    且土地平坦,稻米在那里绝对能做到一年三熟,而那些土王们一个个都肥成猪了,可以考虑在那里殖民。

    另外,韩秀芬在奏折中还说,法国人欧麦德发明了一种新的烟叶,这东西在我大明也有,名曰——阿芙蓉。

    属于药品项征税,有镇痛的作用。

    欧麦德偶然间发现这东西可以点燃之后吸食,一旦吸食成瘾之后,便需要一生吸食,如果当成一门生意来做,应该有极大地获利空间。

    军中军医对这东西研究之后发现,吸食阿芙蓉凝固后的浆汁,会让人产生幻觉,身体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能让受伤的军卒疼痛感快速消失。

    不过,在经过在不同人种群中试验之后发现,这东西的好处与坏处同样明显,一旦吸食成瘾,人则变得瘦弱不堪,面无血色,目光发直发呆,瞳孔缩小,失眠,除过想继续要阿芙蓉之外,没有别的念想,人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废人。

    法国人已经开始在印度试验种植阿芙蓉,听说产量不错,有条件作为一门大生意进行推广。

    韩秀芬建议帝国也应该积极参与这门生意,这东西将是自糖霜,棉布之后的第三类大生意,而我大明已经完全占据了中南半岛,有足够的土地,以及人力来促成这门生意。

    如果陛下准允,请派专员前来马六甲促成此事。”

    张绣念完了,就瞅着躺在锦榻上闭目养神的皇帝等着他批复。

    云昭睁开眼睛瞅着窗外的玉山道:“传朕的旨意,清楚无误的告诉韩秀芬,凡我大明子民,除必须药用之外,凡是沾染阿芙蓉者斩!

    凡我大明子民,贩运,售卖阿芙蓉者主犯斩首,从犯流放极北之地,遇赦不赦。

    不论任何人只要携带阿芙蓉进入我大明国土,不论他是谁,斩!不论是谁的船上发现了阿芙蓉,发现携带者,斩携带着,船主发配极北之地。

    若是找不到携带者,全船人员皆斩!”

    云昭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稳,不像是随口应付,更像是思考良久之后的结果。

    张绣犹豫一下道:“后面还有韩将军送来的利润预估书,陛下要不要听听?”

    云昭不耐烦的道:“告诉韩秀芬,她要是沾染了这东西,我连她都砍!”

    张绣点点头,就把韩秀芬的文书放在一边,看样子陛下对于殖民印度的兴趣不大。

    “李定国将军奏报,军团已经拿下锦州,营州,与蓝田城团练汇合,如今正在向沈阳进军,不日就能攻克满清都城沈阳,定国将军希望拿下沈阳之后,准许他在沈阳熬过辽东的冬天,等到冰雪消融之后,再继续向北进军。

    同时,金虎将军统领的六千新军已经抵达辽东,定国将军命他们进驻营州,金虎将军却建议定国将军派遣他们进驻葫芦岛。

    定国将军认为,金虎将军挑选的行军路线一直比较靠海,因此,定国将军问陛下,是否我大明水师也参与了此次伐辽之战。

    如果水师参与了,那么,陆军与水师的统御问题该如何解决,定国将军以为,军中最忌讳令出多头,他希望陛下能够把水师也交付他手。

    由他统一调度,从而达成陛下要求的战略目的。”

    云昭想了一下道:“告诉李定国,统领好他的人马就好,水师不劳他操心,至于金虎可以归入他的麾下,不过,任何与水师联合作战的军务都应该交付金虎全权处置。

    另外,同意他在沈阳修整的建议,同时,也同意将蓝田城团练部交付他指挥,明年入冬之前,我希望听到他拿下赫拉图拉的好消息。”

    张绣见皇帝已经下定了主意,就把刚才皇帝说的话整理在本子上,然后又拿起一份奏折道:“杨雄进了汉中,他问陛下,能否在汉中重新整理一下水路,好沟通襄樊之地,同时,他还准备继续整顿汉中入川的道路,目前的道路,已经严重影响了汉中一地的发展。

    同时,他希望陛下能够允准他出卖汉中朱砂矿,也换取疏通水路,修建道路的钱粮。”

    云昭哼了一声道:“准了,把这份奏折转给张国柱,同时告诉杨雄,这种事情不必问我,否则,下一次,我会问他为何对国相不敬!”

    张绣连忙记录下来,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鼓足勇气道:“既然杨雄如此安排,那么,徐五想,柳城的奏折也按照这个条例处置吗?”

    云昭点点头道:“本该如此。”

    处理了一上午的重要奏折之后,云昭就离开了大书房专门去了云杨家一趟。

    云杨这顿揍挨的很冤枉……

    这顿揍本该是钱多多的,对于这个女人,云昭下不去手,也害怕打了钱多多云琸会哭的没完没了。

    可是自己的无名怒火终究要发泄出来,不打云杨打谁?

    离开大书房的时候,云昭特意从书房前院的炉子上取了四五个烤红薯学云杨那样揣在怀里,没想到怀里揣着几个滚烫的烤红薯,全身都暖洋洋的。

    这让云昭的心里泛起一丝酸涩之意,云杨之所以喜欢红薯,就跟当年缺衣少食有很大的关系。

    来到云杨家里,云杨的两个乱七八糟的老婆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见云昭。

    以前的话,云昭很见不得云杨娶得两个老婆,毕竟,一个是尼姑,一个妓院老鸨子,那个尼姑也就罢了,多少还算是有几分姿色,人也是完璧,嫁给云昭好歹能说的过去……

    可是,春风楼原来的那个老鸨子被云杨偷偷摸摸的娶进门,这是云昭万万没有想到的。

    张国柱,韩陵山,钱少少他们的老婆把云昭的后宅几乎当成了自己家,想去就去,就算是张国凤那个农妇老婆,进了后宅也理直气壮。

    唯独云杨的老婆,连云昭后宅的门朝那里开都不知晓。

    进云杨的后宅不用通报,云昭直接就来到了云杨的床前。

    云杨高大的身子佝偻着,还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正在装睡,看样子虽然挨了一顿打,还是有些不服气,不论是张国柱,还是韩陵山,这些明白人没有一个愿意把事情的真想告诉云杨。

    云昭坐在云杨的床头道:“我打你是为你好!”

    这句话说出来,云昭自己都觉得脸红,却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把云杨的委屈为引出来了,光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瞅着云昭道:“打了我,好歹告诉我原因啊,你一句话都不说,打完了,把棍子一丢,又不理睬我了。”

    云昭道:“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云杨道:“听说你睡过去了,我以为是我害了你,在牢里差点上吊,后来觉得不管怎么样都要去看你一眼,就绝了上吊的念头。

    后来听说你醒来了,我很高兴,觉得是我错了,匆匆的去看你,你却打我……”

    云昭从怀里摸出一个热红薯掰开,递给云杨一半道:“黄瓤子的,甜啊,我烤了好久,趁热吃。”

    云杨瞅着云昭道:“就这?”

    云昭道:“你以前骗我的时候那一次不是用红薯?”

    云杨咬一口红薯道:“你打我我不怨你,你是我的族长,也是我的皇帝,莫说一顿揍,就是打死了都不冤枉。可是,你总要告诉我挨打的原因吧?”

    云昭叹口气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红薯放在云杨手里道:“忘了吧。”

    云杨捧着红薯道:“我差点被吓死,你居然要我忘了。”

    云昭见云杨一脸的不服气,只好从怀里把自后一个红薯掏出来放在云杨的手里道:“这总可以了吧?”

    云杨瞅着云昭的脸道:“没法说?”

    云昭点点头。

    云杨大大的咬了一口红薯道:“那好,就说明我这顿揍挨的不冤枉。”

    云昭瞅着地面叹口气道:“咱们云氏真的没有人才啊。”

    云杨道:“再等等,你儿子,我儿子云舒,云卷,云展他们的孩子都很聪明,以后你有的是人手用。”

    “韩陵山重建了黑衣人。”

    “我听说了,不过,这些黑衣人跟以前的那一些人没法比。”

    “你是说战力?”

    “不是的,现在军中的战力个人的因素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我说的是忠心,梁三,老贾他们因为你一句话就解散了黑衣人,穿上麻布衣服去后宅养马。

    生生死死都听你一句话。

    现在的黑衣人可能比老梁他们强,可是,忠心就很难说了。”

    云昭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道:“那就解散,重新挑选,我准备年后派云彰去担任蓝田县令,你儿子云纹已经十五岁了,可以用了,新的黑衣人就让他去重建。”

    “真的?”云杨多少有些兴奋。

    “从今后,你老婆也多去内宅走走,见见我娘,刚开始可能会受点气,时间长了,应该就好了。”

    云杨听了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