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 > 第三十章人的本能错误
    第三十章人的本能错误

    “大病了一场,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

    云昭又喝了一口茶水瞅着张国柱,韩陵山苦笑一声。

    韩陵山点点头道:“奋斗的时候最有意思,一个个都忙,一个个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所以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以我之见,陛下应该向外扩张了。”

    云昭瞅瞅张国柱道:“你什么意见?”

    张国柱道:“军方现在总体上来看是盈利的,我以为他们是有能力向外扩张的。”

    云昭摇头道:“不仅仅是军方,我觉得有本事的人不能都放在国内白白的消耗他们的光阴。”

    “你要把文臣派出去?”

    韩陵山道:“大明的文臣与军人有什么区别吗?哦对了,除过没有一身军装。”

    张国柱道:“国内刚刚安定,没有这些人弹压,我担心会有反复。”

    韩陵山嘿嘿笑道:“四百七十四个目标都在监察部的监察之下。”

    张国柱皱眉道:“为何不出手?”

    韩陵山瞅着张国柱道:“你别问,这些事情谁沾上谁倒霉。”

    “我有什么事情?”

    韩陵山指指云昭对张国柱道:“谨慎些,他现在不正常。”

    云昭苦笑道:“以后不会了。”

    韩陵山道:“还说没事了,我才给你出了一个馊主意,你立刻就同意了,看样子这个计策说到你心坎上了,你还是害怕。

    阿昭,我们的重点是国内,并非什么狗屁的外部,你现在出去打听打听,外边的国度对我们大明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就外部而言,最强大的是倭国,可是,看看你是怎么对待倭国使臣的,我们的外部没有什么困难,要说最艰难的就是韩秀芬固守的马六甲海峡。

    即便是马六甲海峡,在广州造船厂给她送去了六艘铁甲舰之后,我相信,韩秀芬在马六甲的力量已经足够了。她封锁了马六甲海峡,南海就成了我们的内海。

    现如今,大明大批,大批的百姓已经离开了大明,乘船去了南洋。

    他们在南洋的日子过得远比北方的百姓好,很多时候,一家人在安南能拥有几百亩土地你能信?

    洪承畴,金虎,这些年在南洋除过杀人就没干过别的。

    他们把事情做的很绝。

    先是派金虎将整个南洋一地的土王,皇帝,酋长杀了一遍。

    再驱逐安南人离开安南,向中南半岛深处挺近,暹罗被金虎杀的就剩下一个女王了,根本就挡不住那些想要求活的安南人,安南人杀起人来比我们还狠,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屠戮啊。

    再加上张秉忠趁机在南洋四处转战,为了筹集到足够多的粮草,他杀人的效率很高,掳掠人口的本事也很强。

    说实话,我都想不到南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土人,被杀了那么多,张秉忠还能凑齐五十万人马,这简直太让人吃惊了。

    你把金虎调去了辽东,我觉得不对,这人很适应南方,他就该待在南方,而不是去北方跟多尔衮作战。

    如今的西南还需要不停地扫荡,那里的战乱还不能停止,再打上十年,然后我们就能过去捡便宜了。

    用有限的精锐人手,让西南快速进入一个人口大量衰减的进程,而不是将大量的精锐派去西南,东北,明说了吧,那是大材小用。”

    云昭站起身,扶着腰慢慢地在厅堂里走了两步路,最后无奈的道:“看来,我已经乱了方寸。”

    张国柱道:“咱们的政体本身就在竭力避免出现人亡政息这个痹症,想要避免出现这种痹症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不断地将权力下放,让权力在各个方面开花,一处人亡政息对大明的影响就很有限了。

    为此,你从自己手里剥离了立法权,司法权,治安权,以及交到我手里的行政权,剥离的力度之大,震古烁今!

    我想,这才是你发病的因由。

    你是皇帝却压抑着自己想要独揽大权的欲望,不断地从自己的权柄中抽出一部分权力给了别人。

    如果仅仅是一部分权力也就罢了,偏偏你前几年把权力下放这件事做的很激进。

    等你发现的时候,恐惧感自然就出现了,再加上出现了黑衣人的事情,这是你能承受的极限,然后,你就因为一场风寒,彻底倒下了。”

    “我手中有军权!”云昭对张国柱的说法嗤之以鼻。

    张国柱笑道:“恰恰是看重的军权出现了问题,云杨这个蠢货为了整顿军队,将整个军队进行体系化改革,加强你对军队的控制。

    可就在这个时候,黑衣人因为多年以来不断自然衰减之后,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加上这支算不上军队的军队早就人心涣散了。

    云杨没有多想,解散这样一支军队,是他作为兵部部长的权力。

    可惜,这个蠢货只考虑到了表面因素,却没有考虑到这支军队对你云氏的意义,可以说,军中这么多军队,真正属于你皇族的军队就这一支,放在以前,这些人就是你的羽林。

    这支军队直属于冯英,冯英这些年不是没有改造过这支军队,可惜,你云氏乃是千年盗贼,指望一些乌合之众变成真正的军队,这个难度太高了,至少冯英做不到。

    然后,冯英就觉得这支军队已经成了你云氏的负担,就想着解散这支军队,钱多多多了一个心眼,她不想解散这支军队,她知道你是一个长情的人,就想着让这支军队彻底垮掉,就从中用了一些手段。

    不论是冯英,还是钱多多,云杨都低估了这支军队在你心中的地位,用他们已经做成的事实,逼迫你亲自解散了这支军队,也终于把你给弄崩溃了。

    这就是我看到的事实。

    陛下,这天下还是牢牢地在你的掌控之下,我张国柱的命是你给的,他韩陵山当年来到玉山的时候满身的烂疮,就他那样子,白送都没人要,你还是花了四十斤糜子把他买下来了,所以说,他的命也是你给的。

    不仅仅我们两个是这样,玉山前三届学子哪一个不是你救的?

    云氏老贼算什么东西,他不过是你云氏祖上传下来的一堆破烂,我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臂助,才是你真正的部属。

    陛下,昔日的破烂该丢就丢,我们能从无到有的弄出一个震惊世界的蓝田皇廷,我就不信,我们就不能缔造出一个真正的盛世,一个远超汉唐的庞大帝国。

    现如今,我们兵强马壮,我们每一个人正满怀信心,一心要达成自己的愿景,陛下,在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倒下,不能被多疑毁掉你维持了二十年的睿智。

    再给我们十年时光,陛下哪怕是整日里酒池肉林般的过活对大明也没有半分影响,因为我们已经把您说过的盘子做的跟苍天一般大。

    一两个人的失误,我们承受的起!”

    张国柱跟韩陵山在云昭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时辰,见云昭疲态毕露,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以前,这种给人打气的活都是云昭干的,现在,云昭跌落到了低谷,就轮到他们来给自己的皇帝打气了,张国柱清楚无误的告诉云昭。

    大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黑衣人就是上一个时代啃过的甘蔗渣子,既然是渣子,他身为皇帝该抛弃的时候就该抛弃,不能因为感情而刻意的将黑衣人继续留下来为他们续命,这才是不道德的。

    云昭无力的躺在椅子上长叹一声,这一口气出了很久。

    从刚才张国柱的话里云昭也忽然发现了一件事,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把张国柱这些人当成生死与共的伙伴,相反,把梁三一干贼寇当成了最重要的人。

    云昭用力的甩甩脑袋——这是该死的成.人才有的思维!

    对孩子来说,一起长大的伙伴才是自己真正的朋友,而那些通过家里传承下来的朋友,是没有办法跟小伙伴相比的……可是,成.人的世界里不是这样的,谁先到就跟谁的感情更深。

    也就是通过这件事,云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历史上的那些改革者的下场为什么会那么惨了。

    人的生活都是有惯性的,这个惯性的力量极为庞大,哪怕皇帝知晓改革对帝国会带来莫大的好处,可是,当改革触及到他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的时候,就强忍着等改革者改革成功一旦成功,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损伤的灵魂复仇。

    所以,吴起被乱箭射死,死后还被车裂,商鞅被五马分尸了,他们死的都很冤枉,都是死于人的习惯。

    透过窗户看到云杨还跪在雪地里,也不知道这家伙跪了多久……

    他瘦的厉害,双手上全是被冻裂的伤口,脸上也是,光脑袋上脏乎乎的沾了好多的灰。

    云昭喝了一口云花端来的米粥,觉得肚子还是空的,又喝了一碗加了糖霜的热牛乳,坐在椅子上休憩了一阵子养养力气,然后就提着一根棍子离开了房间。

    云杨见云昭出来了,直到现在,这个蠢货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那里,委屈的瘪瘪嘴,想要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哇哇的哭。

    陪着云杨跪在雪地里的还有他爹云旗,同样磕头如捣蒜。

    云昭让人把云旗给搀扶走,来到云杨身边问道:“身子骨怎么样?”

    云杨瞅瞅云昭手中的棍子缩缩脖子道:“几天没吃饭,你下手轻些。”

    “你知错了吗?”

    “我不知道啊……”

    “我打死你这个不知悔改的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