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 > 第二十三章强盛的现实意义
    第二十三章强盛的现实意义

    知道自己在干坏事,并且为此感到羞愧的人,在很多时候已经是一个可以被拯救一下的人。

    因为,只要翻开十七世纪这段历史之后,人们就会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发展最快,最蓬勃的一段时间,同样的,这段历史,也是人类开始真正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本身的前夜。

    在这之前,人类一般都是属于神的,或者是属于国王的。

    对自己本身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

    玉山学者们在见到天文观测日益精密,推算详细的三角函数表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事,于是开始制作每隔10“的正弦、正切及正割表,全凭手算,在用了五年时间后,终于完成了计算。

    玉山学者们不仅仅天文学的探究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代数方程论方面也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

    宋应星等人相继发现和改进三次、四次方程的普遍解法,并第一次使用了虚数。

    这是自希腊丢番图以来代数上的最大突破。

    从法国逃难来大明的法国人韦达集前人之大成,创设大量代数符号,用字母代表未知数,改良计算方法,使代数学大为改观。

    由于玉山书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的缘故,宋应星重新编译了自己的《论气·气声》一书。

    重新用科学的语言对声音的产生和传播作出了合乎科学的解释,他认为声音是由于物体振动或急速运动冲击空气而产生的,声音是通过空气来传播的,同水波相类似。

    在考察过玉山钢铁厂之后,宋应星重新归纳总结了《天工开物》中的不足,重新编纂了冶炼生铁和熟铁(低碳钢)的连续生产工艺,退火、正火、淬火、化学热处理等钢铁热处理工艺和固体渗碳工艺等。

    通过大量的实践,宋应星终于在记述冶炼技术时,把铅、铜、汞、硫等许多化学元素看作是基本的物质,而把与它们有关的反应所产生的物质看作是派生的物质,从而产生化学元素概念的萌芽。

    最让云昭惊喜的是玉山光学仪器制造家孙云球制造的放大镜、显微镜等几十种光学仪器,堪称全球独步,并著《镜史》,已经在大明刊发。

    而王夫之这个被云昭重金请来的大儒,也没有辜负云昭的银币,在《思问录·外篇》中提出了关于生物体的新陈代谢的观念,他说:“质日代而形如一,……肌肉之日生而旧者消也,人所未知也。人见形之不变而不知其质之已迁……“

    如今,正在做把文章中玄而又玄的文字去除的工作,等这本书重新刊发之后,就会变成一本真正的科学著作。

    喻仁、喻杰合著《元亨疗马集》一书中重新阐述了对马、牛和骆驼的治疗经验,一举拿下了玉山最高荣誉——皇家科学奖。

    中华四年,顾炎武编著的《肇域志》《天下郡国利病书》,也正式成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一书中,顾炎武肯定了郡县制代替分封制是历史的进步。

    虽然郡县制也有弊端,但倒退实行分封制绝对不行。顾炎武也指出郡县制的弊端是皇权过份专制。

    指责皇权的文字虽然不多,也在玉山书院中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好多人认为这样描述是对云昭的大不敬。

    但是,顾炎武不在乎,发誓一个字都不许改动,在被很多人批判之后,怒火高涨的顾炎武甚至还添加了好多云昭登基以来犯下的错误。

    批评的辛辣无比,还把天下官员犯下的错误全部归咎于云昭,如果只看这本书,云昭就是一个远超桀纣的大昏君。

    云昭看过之后暴跳如雷,嚷嚷着要把顾炎武五马分尸……然而,这本添加了很多臧否云昭的《天下郡国利病书》还是被如期初版。

    因为云昭暴怒的缘故,这本书在开始刊印了两万本之后依旧供不应求,所以,最后加印了八万本,成为中华四年大明刊印量最大的一本书。

    而就在这个时候,徐霞客看山归来潜心编纂自己的游记,在中华四年的时候,重新刊印了自己的游记——《徐霞客游记》。

    玉山书院年轻的教授先生方以智,在研究格物学多年之后,终于出版了自己的格物学作品——《物理小识》。

    其中,在卷7中他重新归纳,总结了玉山练焦法:“煤则各处产之。臭者,烧熔而闭之。成石,再凿而入炉,曰礁。“

    云昭看到之后,将方以智臭骂了一通,认为他写的东西,语言晦涩难懂,工匠们看不懂,读书人也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写给谁看的。

    所以,方以智的书还没有开始售卖,就被方以智收回来焚毁,准备重新编纂之后再初版。

    一个时代兴盛的标志就是——各种人才层出不群,各种发现层出不群,各种行业兴盛无比。

    所以,当云昭从玉山书院的研究成果展览会上回来的时候心情很好,即便在会场上与顾炎武发生了一场很不愉快的争论,总体上,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哲学,算学,格物学,化学,医学,农学,天文学,地理学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让云昭心中对未来更加的有了希望。

    大明人口大普查已经结束,如今的大明共计人口一亿六千四百五十二万,每天还有将近八千个新生儿诞生,全年下来就有新增人口三百万左右。

    对于每一个新生儿,云昭,钱多多,冯英都给他们送去了最诚挚的祝福,只要有新生儿呱呱落地,这户人家就会收到三个银币的母乳钱。

    而早就遍布大明的施药局,必须将每个新生儿登记造册,凡是新生儿患病所需药物,诊疗费用,都不用花钱,由皇族全部供应,直到新生儿满三岁之后,才会停止。

    再配合上蓝田男女同样都有土地分配权的政策,全大明新生婴儿中的女婴比例大幅度上升。

    如今的大明根本就不缺土地,相反,还有大量的无主土地需要人们去耕种,所以,控制人口这种事情只在云昭脑袋里有印象,至于别人——多子多福,人口多才是国力强盛的表现。

    就一个国家而言,养活军队会耗费大量的国帑,但是,蓝田皇朝不是这样的。

    从蓝田军队产生的那一天起,军队就一直是盈利单位。

    而且是大明序列中缴纳钱粮第三多的单位。

    虽然每个人都知晓军队不事生产,他们的钱粮到底是怎么来的哪怕是傻子都清楚。

    一个个拿着枪,拖着大炮,开着军舰的人,他们的生产资料除过手里的东西之外,很难有别的花花。

    就目前而言,只要不是大明所属的地方,都是军队赚钱的地方。

    又是西南,以及海军,他们对军队财富的贡献超过了军队整体财富的七成以上。

    此时,云昭胸中的自信心已经达到了顶点。

    他庞大的舰队正在大海上航行。

    他庞大的陆军正在向四面八方扩张。

    他的百姓们正夜以继日的劳作,为帝国生产更多的财富。

    他的臣子们正孜孜不倦的为帝国的将来谋划。

    这个时候,他这个当皇帝的,自然就可以歇歇了。

    “还在生顾炎武的气?”

    韩陵山来的时候,见云昭一个人躺在一张锦榻上半梦半醒的,就笑着问。

    “没有,我只是想歇歇,脑袋里什么都不想的歇歇。”

    云昭懒懒的回答。

    “是可以歇歇了,你看,李定国已经拿下了锦州。”

    云昭接过韩陵山拿来的军报看了一眼道:“吴三桂没有激烈的抵抗?”

    韩陵山把屁.股搁在案几上点了一支烟道:“关宁铁骑跑的最快,守城的褚大勇被炸碎了,锦州城里的百姓抵抗反而是最激烈的。”

    “因为我们的土地政策?”

    “是这样的,吴三桂做的不错,告诉锦州城里的百姓,我们来了之后,就会拿走他们已经开垦好的土地,拿走他们的牛羊鹿,拿走他们的房子,并且重新分配。

    因此,哪怕是关宁铁骑撤退了,他们一样拼命抵抗。”

    “李定国是怎么做的?”

    “这时候是没有时间讲道理的,所以,李定国选择了强攻,在火炮面前,那些想依靠手中大刀长矛捍卫自己财富的百姓没有机会。”

    “死伤很重?”

    “很重,尤其在祖大寿强行命令锦州城里的人全部剃发之后,好多人觉得没活路了。”

    “咦?祖大寿捉到了吗?”

    “没有,跟着吴三桂跑了。”

    云昭放下手中的战报叹口气道:“他能跑到哪里去呢?”

    韩陵山道:“他们是铁了心的不回大明了。”

    “来了我也不要,人头回来就可以了。”

    “德川家光的使者来了吗?”

    “来了,正在代表会外面的人民宫广场上等候陛下召见呢。”

    云昭懒懒的翻了一个身瞅着窗外的玉山道:“你说,他会怎么解释入侵朝鲜这件事呢?”

    韩陵山道:“任何解释都是没用的,除非他们现在就开始攻击多尔衮。”

    韩陵山笑道:“德川家光的使者说了,陛下每延迟一刻召见他们,他们就斩下一个人的脑袋。”

    “哦?”云昭惊奇的坐了起来,他实在是没法想象这些人在玉山行凶的后果。

    “哦,是我没说清楚,使者团长鸠山说了,每隔一刻钟,他就会斩下一个使者的脑袋作为赔罪。”

    “哦,那就没事了。”

    云昭说完,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