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 > 第二十二章多尔衮的大局观
    第二十二章多尔衮的大局观

    张国柱的理想是要让全天下人都吃饱穿暖。

    韩陵山的理想是要缔造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

    孙国信的理想是要让宗教成为人类发展的助力而非阻碍。

    夏完淳的理想是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帝国,把汉家声威传遍全球。

    现在好了,沐天涛这个混蛋却一心要做一个保留一点良心的人……

    这些其实都是人的执念。

    当云昭把这些人的理想全部都归纳总结之后发现——全世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是王八蛋。

    不过,历朝历代的皇帝其实跟这三个字其实挺配的,只要是皇帝,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人。

    哪怕尧舜禹汤,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是如此。

    皇帝干的就是一个分配资源的事情。

    最早的族长们负责分派族中人弄回来的粮食,以及猎物,后来发展到了剥削族人,然后,国家就出来了,皇帝不但掌控着物资的分配,同时,也顺便掌握了别人的生死。

    云昭不知道最早的权力是如何诞生的,但是,他知道,权力这东西从诞生的那一天,它就是嗜血的,是不公的,更是不道德的。

    沐天涛想要做一个不辜负女人的好人,从本质上来看是没有错误的,至少从道德层面来讲,一点错误都没有。

    他既然没有错误,那么,错误的一定是云昭自己。

    因为,云昭就是——权力。

    “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想法去做事,你这一生会过得很艰难。”

    云昭看着流着眼泪很没出息的沐天涛,心头也不舒服,把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逼迫到这个程度估计也只有自己能做到。

    换一个人,沐天涛可能不会流泪,只会流血,

    ’沐天涛这种人一旦下定了决心,基本上就不会更改。

    “微臣不怕艰难。”

    “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

    云昭说完话就走了。

    下午,金虎少将就接到了任命文书,即刻率领新军六千,奔赴山海关听候李定国调用。

    安南将军的职位落在了云霄的身上。

    金虎对这个任命没有任何意见,他甚至有些高兴,毕竟,把话说开了,他就能正大光明的去看朱媺婥了。

    这是一种很愚蠢的选择,金虎还是去了。

    当身着少将军装的金虎出现在朱氏大宅门口的时候,朱媺婥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你不该是中将吗?”

    朱媺婥抚摸着金虎肩头唯一的一颗金星,颤声问道。

    金虎瞅着朱媺婥笑道:“无所谓,迟早会是中将的。”

    “没有天将军荣衔?”

    “可能是我立下的功劳不够大吧,放心,以后会有的,陛下不会亏待我的。”

    “这不公平!”

    金虎握住朱媺婥的手笑道:“很公平。”

    “你怎么敢这样登我的门?”

    金虎笑了,抬手摸摸朱媺婥的脸庞道:“这就是公平的一部分。”

    朱媺婥身子一软,就要倒在地上,金虎抱起朱媺婥,将她放在锦榻上道:“我的时间不多,大军正在长安城外行军,就要走了,你要好好的保重。”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朱媺婥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金虎摇头道:“没有,你做的很好,只是……以后不要自作主张,很危险。”

    听金虎这么说,朱媺婥的眼泪顿时就流淌了下来,凄声道:“我做错的事情,他们凭什么惩罚你?”

    金虎笑道:“因为你是老子的女人,我走了,你要好好地。”

    金虎说着话又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朱媺婥的脸庞,然后就大踏步的离开了。

    “你要去哪?”

    朱媺婥慌忙呼唤道。

    金虎头都不回的摆摆手道:“去给你挣一个中将回来。”

    朱媺婥跌跌撞撞的冲到大门口,却发现金虎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长街上了。

    她擦拭掉眼泪,扶着门框站直了身子,贪婪的朝长街上再看了一眼,就喊来丫鬟搀扶她回去。

    金虎走了,冬天也就来临了,她就不敢再悲伤,一心只想着自己腹中的孩子……

    玉山上又开始飘雪。

    雪落在玉山城就会迅速溶化,青石板街道也就变成了黝黑色。

    白雪落在云昭院子里的柿子树上,却没有溶化,红红的柿子上盖上一层白雪,说不出的好看,不过,等到太阳出来之后,这些雪还是会溶化,最后变成冰牢牢地包裹住红色的柿子,在院子里的灯火照耀下流光溢彩。

    “你最终还是给了朱媺婥一个机会。”

    钱少少从火炉上取过一个烤好的红薯,剥掉皮,咬了一口道。

    云昭停下手中笔,看着钱少少道:“慎刑司原本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钱少少道:“自然是追查到底。”

    “你觉得朱媺婥会如何应对?”

    “她会丢出一个老宦官,或者一个老宫女顶罪。”

    “然后呢?”

    “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然后定罪朱媺婥,或者朱慈琅。”

    “如果顶罪的老宦官,老宫女自杀了呢?”

    钱少少听云昭这样说,皱眉道:“那就继续追查!”

    “朱媺婥手中有这样的老宦官,老宫女不下五十人……你继续追查,只会害死更多的人,死掉十个人之后,你就没法子往下查了。”

    “总要查出凶手的,律法的尊严需要维护。”

    “为一个人讨回公道,搭上十几条人命,这会违背律法的初衷,从而让别人怀疑我们的律法的公正性。”

    钱少少看着云昭道:“您怎么会知道她会这么做?”

    云昭道:“这本身就是朱媺婥的计划,她可没有明着告诉那些人把周瑞给杀掉,是那些老宦官,老宫女们自愿的。”

    “所以,你就用这件事来解除沐天涛安南将军的安排?”

    云昭叹一口气道:“安南,天高皇帝远,更有二十六万大军,不能交给一个三心二意者。”

    “既然您不喜欢用沐天涛,为何还要给他这个希望呢?”

    云昭又叹一口气道:“这是猛叔最后的心愿,我不能违背,同时,我也实在是很喜欢这个家伙,下不了杀手。”

    “您只是不愿意开一个杀功臣的先例,我也没有想到朱媺婥那个女人这些年居然已经锻炼出来了。”

    云昭点点头道:“是啊,这些年下来,我们这些人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看来,唯一没有变化的居然就是这个沐天涛。”

    “这就是您喜欢他的原因?”

    “是啊,能坚守本心的人总是能让人多一份尊敬,你知道吗?我问了沐天涛,他没有狡辩,甚至没有解释,就这么把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了,说实话,那一刻,他真的很有些英雄气概。”

    钱少少来找云昭本来是要谈论一下朝鲜局势的,见云昭似乎更喜欢谈论沐天涛,就把朝鲜的那点小事往后放放。

    等谈论完了沐天涛的事情,这才对云昭道:“倭国为何突然入侵朝鲜的原因找到了。”

    云昭瞅着钱少少那张漂亮的面孔道:“是多尔衮邀请来到是吗?”

    钱少少点头道:“没错,多尔衮劝说德川家光的时候用了一句话,叫做——御敌于国门之外!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多尔衮主动放弃了一半的朝鲜土地。”

    云昭叹口气道:“看来多尔衮没有死守朝鲜的意愿。”

    “是的,如果建州人全部进入了朝鲜,通过朝鲜的地形就能看的出来,只要我们过了鸭绿江,朝鲜对于建州人来说就是一片死地!

    所以他放弃了朝鲜南部,将族人全部退到北部,一旦李定国大军拿下辽东之后,他们必定会离开朝鲜一路向北。

    李弘基已经给他们探出来一条活路,比李弘基部更加耐寒的建州人没道理在极北之地活不下去。

    德川家光就是在这种局面之下,才出兵朝鲜的。”

    云昭仰天笑了一声道:“都他娘的是聪明人啊,一个比一个会算计,把难题全部丢给了我们。”

    钱少少道:“是这个样子的,建州人在朝鲜北方正在搜刮他们能搜刮到的任何物资,德川家光也在朝鲜搜刮任何能带走的物资。

    他们没有跟我大明作战的勇气,只会留下一个凋敝的朝鲜给我们,到时候,我们进入了朝鲜,满世界的灾民我们救不救?

    如果不救,我们就不要进入朝鲜。如果要救,朝鲜又会变成我们的负担。

    所以说,这是一条绝户计。”

    “韩陵山的计划完全失败了是吗?”

    “是的,老韩的想法建立在这些人都想要朝鲜的基础上,现在,人家都不想要朝鲜,只想搜刮朝鲜,他们之间自然就没有了矛盾。

    打不起来,计划自然没有了施展的余地。”

    云昭摇摇头道:“看来老韩低估了我大明对这些混账的威慑力,以至于让他们连到手的土地都不肯要了,多尔衮在鸭绿江边修建长城也不是为了固守,而是为了给他们全族留足北逃的时间。”

    钱少少道:“不过,这样的结果也不错,我们对朝鲜的土地确实是有兴趣的,至于朝鲜的人,我们的兴致就不那么浓厚了。

    相信朝鲜经过建奴掳掠,倭寇掳掠之后,剩不下几个人了。”

    云昭轻声道:“那就开始吧,总要有一个开始的,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很担心这些话被老天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