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历史小说 > 明天下 > 第二十一章我为你抗下所有
    第二十一章我为你抗下所有

    半夜时分,朱氏大宅里传来噩耗,朱家的赘婿周瑞死了。

    听说这一次周瑞的病发的很急,大夫才来,周瑞就在大夫的眼皮子底下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周瑞死的很不甘心,至少在大夫看来是这样的,他的妻子有着惊人的美丽,且怀有身孕。

    一个人拥有万贯家财,又有一个美丽的夫人,夫人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这本该是一个男人最幸福的时刻,这个时候死,不论是谁都会挣扎一下的。

    由于是赘婿,丧事不能在主宅办,朱氏特意购买了一个小院子作为停灵之所,由周瑞那个美丽的夫人带着几个丫鬟院公送他最后一程。

    朱氏大宅在长安城一直都很神秘,满长安城拥有真正丫鬟,院公的人家只有他们一家,其余人家的丫鬟与院公都不过是主家雇佣的帮工,随时都能走掉。

    按照朝廷律例,判定一个人是不是死了,必须要经过仵作评判之后,才能真正的算是死掉了,由于周瑞的病发作的急,仵作担心这病会过人,在检查过之后,就让朱氏匆匆的将周瑞的尸体给烧掉了。

    所以,停灵的时候,别人家厅堂里放的都是尸体,他们家放的是骨灰。

    白衣缟素的朱媺婥美丽的不像话,再加上怀孕之后,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昔日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多了一丝从容与优雅。

    丈夫死了,她没有哭,不过,从她购买的小宅子里经常能听到凄婉的古筝之音。

    以至于让长安城里的文人骚客们感慨——一座荒凉的院子,锁着一个孤独的美人。

    朱媺婥弹古筝的样子简直迷死人。

    这话是金虎说的。

    以前的朱媺婥可没有留给金虎这样的印象。

    可见,一个女人仅仅长得好看是不够的,还需要阅历以及才华来装修。

    金虎是帝国少将!

    他在东南亚一带的名声很大,有所向无敌的美誉。

    战功在军队中虽然珍贵,却比不上他们通过战争在东南亚获得的财富重要。

    就是这些财富,支撑着蓝田皇朝完成了土地改革,铺开了全民教育,更让蓝田皇朝渡过了最难过的开国艰苦时光。

    现如今,从镇南关出发,有一条道路可以直接抵达马六甲,虽然这条道路不好走,但是拥有数不清的大象之后,金虎硬是用这些大象,将属于东南亚的财富一点点的背出了茫茫的林海。

    这条道路对于大明来说是一条财富道路,但是,对于东南亚土著来说,却是一条血肉铺成的道路。

    一年前,金虎奉召回到了玉山,进入了凤凰山军事学校进修,这一次进修之后,他将正式担任蓝田帝国安南将军。

    洪承畴将担任帝国安南总督。

    此安南并非指交趾这块地方,几乎囊括了整个中南半岛,由于帝国在中南半岛有重大经济利益,因此,安南将军府统辖的军队也是最多的,足足有二十六万之多。

    金虎对朝廷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唯一觉得有些麻烦的地方就是,这一次学习的时间太长了一些。

    军校给他安排的课程非常的密集,不仅仅要看军事类书籍,还要有专门的教员负责教他,政治,经济,以及哲学等等科目。

    按照兵部的说法,他如果不能通过这些课程,就不能去安南上任。

    金虎坐在宿舍里,看着窗外那些新兵们喊着号子跑步经过,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重新把目光放在桌子上的那本《政治经济学》上。

    做错了事情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他与朱媺婥偷.情并且有了孩子这不算什么事情,毕竟,那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可是,朱媺婥杀了周瑞,这就不是一般的错误了。

    在那一夜,朱媺婥下令弄死了周瑞之后,监察部的人没有惊动朱媺婥,而是直接找到了他金虎。

    可怜朱媺婥还认为自己把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呢。

    禁足三个月!

    这是监察部审核过他金虎之后,给出的最后的惩罚。

    金虎清楚,从今往后,只要是朱媺婥干出来的事情,最终都要算到他的头上。

    他没有抗辩,更没有做任何反抗,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处罚。

    夏完淳离开玉山的时候,曾经找他喝过一次酒。询问他对于东南亚的看法,金虎没有说自己的想法,即便他清楚的知道,夏完淳来问话,基本上就是皇帝的意思。

    所以,他用了三天时间写成了《东南亚无事疏》,通过兵部送到了皇帝的案头。

    金虎不相信夏完淳,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在共同御敌,作战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夏完淳,在回到关中之后,只要知道夏完淳出现在自己周边一百丈的范围内,他即便是睡觉都会睁着一只眼睛。

    在书院的时候,夏完淳就是他沐天涛的死敌。

    在京城的时候,夏完淳与沐天涛合作无间。

    回到玉山完成最后学业的一年时间中,他金虎与夏完淳斗得难解难分。

    有分歧的不仅仅是出身,还有见识!

    书没有看完,却到了吃饭的时候,一个年轻的过份的新兵提着一个食盒来到他的房间门口,喊过报告之后,这才进门,把今天的饭食摆好,就离开了。

    金虎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子边上开始吃饭,军校里的饭食不错,花样繁多,今天的素菜是西红柿炒鸡蛋,荤菜是辣椒炒猪肉,没有米饭,只有好大一盆面条跟一碗青菜汤。

    金虎把两样菜倒进了面盆里,搅动之后,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学习时间被延长了三个月……后面的军事任命说不定也会发生变化……只要他在监察部的人询问他的时候把自己摘出来,这些事情都会神奇的消失。

    可是,金虎,没有那样做,反而告诉监察部的人说,周瑞是他杀的。

    那个柔弱的女人扛不起这种事情!

    他很清楚那个隐忍了许多年的女人为何会冒险杀掉那个周瑞。

    全都是为了他。

    不想让他有半分屈辱感。

    一盆面条吃光之后,金虎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然后,他就看到了云昭那双冰冷的眼睛。

    “末将参见陛下。”

    金虎单膝跪地道。

    “你在为那个愚蠢的女人求情?”

    云昭的声音很冷,牙缝里像是蕴藏着寒冰。

    “回禀陛下,那是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如果末将连这点担当都没有,陛下会更加看不起末将。”

    “混账!”

    金虎垂下了脑袋,不敢与云昭犀利的目光对视。

    “你不会觉得朕离开了你就玩不转安南了吧?”

    金虎低头道:“我蓝田猛将如云,谋臣如雨,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你这是持宠而骄!”

    “陛下说的是。”

    云昭背着手在窗外走了两步,回头看着金虎道:“你总要做选择的。”

    金虎抬头道:“末将从京城回玉山的时候就已经选择好了,誓死为我大明效力。”

    云昭闻言,脸上的寒霜去了几分,微微叹口气道:“大丈夫何患无妻,你偏偏挑选了一个最差的选择,现在,朕还能容你几分,待到帝国律法齐全,你这样做会害死你的。”

    金虎低声道:“末将之所以大包大揽,就是知道陛下会给末将一条活路。”

    云昭看着金虎道:“你为帝国流血,你为帝国征战,你的每一分功劳朕都记得,在后一辈中,朕最看好你跟夏完淳两个。

    现如今,夏完淳已经出发去了西域,你呢?准备继续在这里读书?”

    金虎猛地抬起头瞅着皇帝流泪道:“陛下,我就是这个样子了,背叛帝国我不会,您要我舍弃那个可怜的女人,微臣也不会。

    朱明已经亡了,他们没能力再掀起什么浪花了,如果有,不用陛下发话,微臣就会把他绞杀的干干净净。

    求陛下开恩。”

    云昭恨恨的道:“能容许她们活着,已经是朕最大的仁慈了。”

    “求陛下开恩,微臣愿意以身家性命担保。”

    “你沐王府全族如今被安置在了洛阳,听说日子过得不错,这都是你的功劳。

    朕特意给你改了名字,就是想要让你与过往做一个了断,你这个不争气的,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放弃了大好前程,还要搭上你沐王府,真的值吗?”

    “微臣见过前朝崇祯皇帝,那个时候他已经疯癫了,提着一柄短铳如同一只没头的苍鹰东碰西撞,惶惶如丧家之犬。

    韩部长与他对饮的时候,微臣就在左近,微臣亲眼看着他放弃了美酒,挑选了鸩酒,满满一壶鸩酒他全喝了下去,喝的七窍流血依旧狂饮不已。

    临死前还在狂喊——大明完了,大明完了。

    陛下,朱明确实完了,当时,微臣心头居然有说不出的痛快,因为微臣知晓,只有朱明完蛋了,我蓝田才能拯救天下百姓。

    没有死,哪来的生。

    微臣为陛下欢呼,为新的大明欢呼,更为天下百姓欢呼。

    可是,朱媺婥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她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恐惧才做出来的,微臣可以舍弃朱明皇帝,却不能舍弃这个女人。

    因为,这个女人是微臣仅存的一点良心,与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