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品渔夫 > 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团灭
    “啊——”


    那个黑甲骑兵首领的眉心,被秋昌礼一根骨矛贯穿,当场毙命,死前,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与震骇。


    他轻敌了,还没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就被这个村夫打扮的家伙一矛捅死。


    到死,他都以为秋家哥四个是伪装的村民。


    “头儿死了!”


    剩余的火犀牛骑兵都惊呆了,接着又是狂怒嘶吼,一个个赤红着双目,陷入癫狂,疯了一般的冲向秋家哥几个。


    一时间,秋家兄弟险象环生,但是在古尘的支援下,也稳住阵脚,还在一番酣战之下,将这一支恶贯满盈的沈家火犀牛骑兵,全部被诛。


    战后,看着眼前一地的血水尸体,秋家兄弟都有些恍惚……这真是他们干的?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跟村里的生活是不一样的,你们都要有一个心理准备。不然,你们护不住一家老小。”


    秋莹声音清冷,话里透着警告。


    “大哥知道了。”


    秋昌仁首先回应,对这个小妹更是感激,不然,因为他的决定,让一家老小死在这荒野上,他就算死了,也没脸见祖宗。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血战,也让他彻底成长起来,眼界见识也更高了。


    他甚至听出了,小妹的言外之意……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开家人,守护秋家人不能指望她!


    没有小妹,秋家老小不就得靠他们兄弟保护,而他们再碰到今天这样的情况,没有小妹带人相助,他们能护得家中老小吗?


    秋昌仁头皮发紧,双拳紧紧的攥了起来。


    其他哥几个也都反应过来,看秋莹的脸色复杂无比。


    过了一会儿,秋老四实在憋不住了,问:“小妹,你真要去找那个殷东啊,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秋莹不说话,看向了古尘。


    “我已经传了消息出去,不过需要时间。”古尘莫名的紧张,又有些兴奋,直觉他可能抱到了一个金大腿,能直接攀上殷东的那种。


    “从现在起,就不要再提殷东了,免得节外生枝。”


    秋莹淡淡的说道。


    她可不想在没有自保之力之前,暴露跟殷东的关系,让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冲她下手,挟持她当人质,威胁殷东。


    再说了,她能穿越,沈红雷为什么不能穿越?


    在原来的时候,沈红雷跟他们夫妻可是结了死仇,一旦他也穿越过来了,碰到她,绝对会不择手段的对付她。


    这个时空的原主,似乎又跟沈红雷有什么瓜葛,不过她没有原主的记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好在秋家人并不愿意她跟沈红雷有什么牵扯,想必不会主动凑上去,就会少一些风险了。


    月光华泻,洒落在北荒大道上,仿佛银辉蒸腾,驱散了刚才那一片阴暗,连血腥味也仿佛散了不少。


    秋莹的脸在月光下,美得流光溢彩,让秋家兄弟看了,都有些恍惚,这真的是自家小妹,而不是天上的仙子降临凡间吗?


    对她刚才的话,秋家兄弟都没多想,提殷东什么?他们都不相信,那个横空出世的人族绝世强者,会跟自家小妹有关系。


    也就是古尘这个外人,会帮小妹联系那个殷东了,希望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秋莹让秋家兄弟继续拉车前行,还让古尘打扫战场,而她手持黑剑,吸噬所有尸体的血液,不管是火犀牛,还是……人!


    当然,被秋莹用黑剑吸噬了血液的人,只有火犀牛骑士那些凶手,并不包括那些被杀害的人。


    那些受害者的尸体,被古尘都抛进了一个大坑里埋了,算是让他们入土为安了。


    古尘打扫完战场,收集了不少修炼物资和财物,全都装在储物袋里,很老实的全交给了秋莹,并表示他不缺这些东西。


    秋莹想到石山下的山洞里,被杀掉的那些人,肯定也携带了大量的物资,现在必然也落在古尘手中,他是真不缺。


    她收下了储物袋,看着不远的地方,那一个新坟,想了一下,又移了一块大石,竖在坟前,用黑剑写了一排字。


    “人族,三百九十五人,死于沈家火犀牛骑兵围杀。”


    写完之后,她又让古尘把今天的日期加上。


    两人走了不久,从不远的一片杂草丛中,爬出来一个瘦小的身影。月光下,能看出这是个少年,十三、四岁的样子。


    少年直接跑到了坟前,仔细看了墓碑上的字,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像一头幼兽低声嘶吼:“沈家,我一定要灭沈家满门,还有火犀牛骑兵,全都要死!”


    先前骑兵追来时,他被阿爹推进了杂草丛,塞进一条地面裂缝中,还拖了一根枯死的树压在上面。


    阿爹让他躲在里面,没听到阿爹的喊声,一定不要出来,


    可是,他等到外面没有了声音,又过了好久,都没听到父亲的呼喊,实在忍不住就爬了出来,却只是看到了一座新坟,两个人,以及大片干瘪的尸体。


    他没敢直接出来,等那两人走了之后,才跑到坟前去看。


    对于斩杀火犀牛骑兵的人,少年想当然的认为刚看到的两个人,却对两人没有一丝感激,满眼的怨毒。


    “这两个人明明早一点出手,杀光了火犀牛骑兵,就不会死那么多人,阿爹了不会死,都怪他们……”


    他的怨气,似乎牵引了什么东西……


    月光笼罩的天空,突然被一片诡异阴沉所笼罩,莹莹生辉的月亮,被阴黑的云层挡住,边缘已经陷入了黑暗,并且黑暗的部分在不断扩大。


    在新坟边的少年,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身上有银色和黑色的符文交相闪烁。要是殷东在这里,一定能发现这少年身上的符文,也是封印符文。


    这少年的身体,也是一个被封印的躯体,而他的躯壳之下,不是诅咒之力,而是瘟疫之力,一旦他身上的封印消失,就是一个移动的瘟疫源。


    此时,他对于人族的仇恨已达顶点,这也让他身上封印符文的能量被迅速消耗,一旦封印符文消失,瘟疫之力就会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青岩城,一个随时会爆发的巨大危机,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