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453章 迟
    “请长史进来吧。”书房内传来郁谨懒洋洋的声音。

    长史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方才那话居然是王爷说的。

    王爷怎么能拿他开涮的呢,太过分了!

    小厮打开门,长史沉着脸走了进去。

    郁谨见长史进来,把书卷放在一旁,含笑道:“长史来找本王什么事?”

    长史先瞄了郁谨放在手边的书卷一眼,咳嗽一声问:“王爷在读书啊。”

    身为长史,最重要的任务有三,一是辅导规劝,以匡王失;二是处理礼乐事务;第三个便是担任王爷的教育。

    燕王虽然不小了,可因为自幼养在宫外,长史总觉得文化素养不高,需要多读书才行。

    见燕王窝在书房读书而不是窝在王妃房中软玉温香,老头儿表示很欣慰。

    “嗯,本王挺喜欢读书的。”郁谨把包了封皮的书往一边推了推。

    长史笑着道:“王爷能这么想就对了——”

    话还没说完,书啪嗒摔到了地上,正好露出内页里的书名:哄娘子三十六计。

    长史眼眶都要瞪裂了。

    “这是什么?”老头儿抖着胡子,指着地上的书问。

    郁谨淡定把书捡起来,合上书皮,一脸若无其事:“兵书。”

    长史音调都尖了:“兵书?”

    “嗯。”

    “王爷,臣还没有老眼昏花,那明明,明明就是——”

    明明就是**!

    羞耻心使长史没有说下去。

    郁谨掸了掸书皮上的灰尘,一脸担忧:“本王自幼长在宫外,很多事不大清楚,莫非看兵书不合适?”

    “看兵书当然合适——”

    郁谨立刻截断长史的话,笑吟吟道:“既然这样,长史就别担心了,说说来找本王什么事吧。”

    “臣来找王爷——”长史顿了一下,反应过来险些被忽悠过去。

    “王爷,臣现在认为您的看书问题更重要!”

    郁谨冷厉的眉锋微扬:“看书有什么问题?”

    “请王爷说说,哄娘子三十六计是什么玩意儿?”

    这种书名他都说不出口!

    正经了大半辈子的长史此时满心悲愤。

    郁谨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认真解释道:“倘若本王与王妃产生了什么矛盾,看此书有助于本王缓和与王妃的关系。莫非长史不愿意看到本王与王妃夫妇和睦?”

    “当然不是!”

    郁谨淡淡道:“既然这样,长史就莫要着急上火了,还是说说来找本王何事吧。”

    长史抖着胡子一时辞穷。

    王爷说得似乎也有道理……

    郁谨满意笑了。

    自家长史还是不错的。

    “臣过来,是想请示一下王爷关于宜宁侯府的丧事……”

    “不去。”

    长史愣了一下。

    奇怪了,平时看王爷与王妃如此恩爱,王妃的舅母过世了居然不去吊唁。

    不过王爷身份不比寻常,不去也说得过去。

    “那臣就准备王妃一人的仪程了。”长史躬身,准备告退。

    “呃,王妃也不去。”

    郁谨说得若无其事,长史险些跳起来:“王妃不去?”

    “嗯。”

    “王爷,王妃若是不去就太失礼了,别人会觉得我们王府没有规矩的!”

    王爷可是有六个兄弟在外开府,也就意味着除了他还有六位长史。

    他也是有竞争压力的!

    面对一脸淡然的主子,长史满心绝望,挣扎问道:“王妃为何不去?”

    郁谨本想说因为王妃不想,考虑到长史毕竟年纪大了,万一经受不住刺激有个好歹,再换一个长史说不定更差劲,遂改了口:“王妃有些不舒服。”

    长史竭力控制着拂袖而去的冲动:“臣怎么没听说——”

    郁谨淡淡睃了长史一眼:“王妃不舒服,还要向长史禀报么?”

    “自然不是,可——”

    “长史不必再说,再说本王要生气了。”郁谨一拂衣袖。

    长史咬牙道:“臣告退。”

    郁谨微微点头。

    长史离开书房,走在瑟瑟秋风中,满心比这入目皆是黄叶的秋日还要悲凉。

    他已经可以预见到王爷如此任性会被御史弹劾了。

    罢了,就王爷这根朽木,随他去吧!

    长史赌气想着,回到屋中一口气灌了两杯茶才算好受些。

    恢复了理智的老头儿开始琢磨合适措辞给宜宁侯府回信儿。

    郁谨有些后悔了。

    长史虽然年纪大了,嗓门还是挺大的,说明身体结实得很,应该不怕受刺激。

    不该说阿似不舒服的。

    郁谨越想越嘀咕,匆匆赶回毓合苑。

    阿巧正守在门外。

    “王妃呢?”郁谨一边走一边问。

    阿巧犹豫了一下。

    郁谨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一脸严肃:“王妃怎么了?”

    阿巧低头,轻声道:“王妃有些不舒服,正歇着……”

    郁谨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问询阿巧,直接走进里室。

    姜似正侧躺在床榻上闭目休息。乌鸦鸦的秀发随意散落在秋香色的鸳鸯戏水枕巾上,枕着手臂的脸在乌发的衬托下果然有几分苍白。

    郁谨心头一紧,箭步走过去握住她的皓腕,喊道:“阿似——”

    姜似缓缓睁开眼,对方紧张的眼神登时使她恢复了清醒:“怎么了?”

    因为睡了一会儿,声音带着暗哑。

    郁谨一听更紧张了,伸手落在姜似额头上。

    姜似被他的举动弄愣了:“阿谨,你干什么?”

    触摸到的肌肤微凉,令郁谨稍稍安心,松口气道:“没发热就好,听阿巧说你不舒服,吓我一跳。”

    姜似登时哭笑不得,嗔道:“你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外头发生了什么大事。”

    一入皇室,很多事就不再是小事。

    “可阿巧说你不舒服。”郁谨脸色依然不好看。

    姜似抿抿唇,表情有几分异样。

    郁谨懊恼拍了拍脸:“都怪我不该乱说。”

    “你说了什么?”姜似问。

    “长史问起宜宁侯府的丧事,我说你不舒服,不去……”郁谨越说越悔,“没想到你就真不舒服了,都怪我——”

    姜似抬起一根手指,抵住男人的薄唇。

    郁谨住了口。

    姜似一时有些犹豫该不该说。

    郁谨不由慌了,握紧姜似的手:“阿似,你要是生病了,一定不能瞒着我!”

    看着男人焦灼的神情,姜似道:“我月信迟了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