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241章 告状
    甄世成了解着情况,三家的仆从已经回到各自府上告了状。

    礼部侍郎府与太平伯府一听孩子被甄世成的下属打了,这还了得,立刻前往顺天府衙理论。

    东平伯府那边,冯老夫人等人亦从老车夫口中得到了消息。

    冯老夫人一听姜湛得罪了崔逸三人,甚至连姜似都被牵扯进去,当即脸色难看到极点,对姜安诚道:“先前我说湛儿不像话,你非要护着他,如今好了,似儿一个姑娘家——”

    “母亲,我去找似儿他们!”冯老夫人还没数落完,姜安诚撂下一句话就不见了踪影。

    冯老夫人一口气险些没上来,抚着心口重重喘气。

    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大太不像话了,把一双儿女纵得只知道惹祸,再这样下去伯府的脸早晚让他们丢光。

    姜湛也就罢了,等姜似这次回来她定要好好管教一番,就算老大护着也不成。姜似没了娘,她这个当祖母的管教孙女天经地义。

    几家人中,崔将军听了最为淡定,只命管事前往医馆接人。

    反而是崔将军的女儿崔明月一听不干了,怒道:“父亲,您难道没听清吗?哥哥的腿都被打断了,难道任由哥哥被人这样欺负?”

    崔将军淡淡扫了女儿一眼:“你哥哥欺负别人的时候更多。”

    “可是别人怎么能和哥哥比?”崔明月对父亲的态度越发不满,“要是母亲在,肯定会替哥哥做主的!”

    听女儿提起荣阳长公主,崔将军神色一冷,态度越发淡了:“你哥哥如此胡闹,就是你母亲宠出来的。”

    见父亲提起母亲态度冷淡,崔明月并不觉奇怪。

    崔将军与荣阳长公主貌离神合多年,从崔明月有记忆起父母之间就淡淡的,甚至见面都少。

    父亲住在将军府,母亲则长住公主府。

    想着这些,崔明月更加心烦,赌气道:“父亲不管哥哥,那我管!”

    崔大姑娘拂袖而去,当然不是去顺天府,而是进宫找太后告状去了。

    荣阳长公主是景明帝之妹,却并非同母所出,而是母妃病逝后抱到当时的皇后膝下养大的,景明帝同也是同样的情况。也因此,在众多长公主中荣阳长公主是最有脸面的。

    太后疼爱荣阳长公主,爱屋及乌,对崔明月亦很疼爱。

    崔明月轻车熟路进了宫,没等多久就顺利见到了太后。

    受到宫中贵人宠爱的人总是有特权的。

    太后是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妇人,见了崔明月笑眯眯问:“月儿想起来看哀家啦?”

    “月儿一直想着外祖母呢。”崔明月嘴巴很甜,哄着太后说笑了一会儿,眼睛一眨落下泪来。

    太后一瞧忙问:“这是怎么了?”

    “太后您不知道,我哥哥昨夜差点溺死了。”崔明月拣着能说的说了,最后说到崔逸现在的惨况,“一个小小的官差都敢这么对我哥哥,据说那位顺天府尹还是个护短的,这分明是瞧着我母亲不在京城欺负人呢。太后,您可要为我哥哥做主。”

    太后听了面色微沉:“逸儿的腿断了你父亲都没去医馆看看或者亲自把逸儿接回府?”

    荣阳长公主与大将军崔绪这对怨偶她是清楚的。

    当年崔绪与宜宁侯府苏氏本是青梅竹马,荣阳长公主瞧中了崔绪,最后算是仗着身份拆散了二人。

    然而强扭的瓜不甜,荣阳长公主与崔绪之间一直不冷不热,等苏氏死后,崔绪对荣阳长公主就更冷淡了。

    太后虽然知道当年缘由,可感情上毕竟倾向养女,提起崔将军便颇有微词。

    崔明月拭泪:“父亲一向不怎么管我和哥哥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瞧着哥哥受了欺辱没人管,只好求您做主了。”

    “月儿放心,哀家回头问问。”

    “多谢太后。”崔明月破涕而笑。

    太后是个雷厉风行的,很快就给景明帝传了话。

    礼部尚书今日没有上朝,景明帝已经听闻礼部尚书的孙子出事了,从太后这里知道另外三个小子又出事了,颇为感慨。

    看来别人家的儿子同样不省心,嗯,这样他就可以放心了。

    “皇上,朝廷的事哀家不插手,但崔逸可是荣阳唯一的儿子,杨盛才还是太子妃的的亲弟弟。顺天府尹那里是该敲打一下了,总不能让受害者一肚子委屈吧。”

    太后虽不是景明帝的亲生母亲,对景明帝却有养育之恩,加上景明帝能够登基有一部分功劳要归于太后当时的身份,是以景明帝对太后一向敬重。

    太后都发话了,当然要给面子了。

    景明帝想了想,既然闲来无事,干脆就让甄世成把人带进宫来,他亲自问问情况好了,也显示一下帝王对臣子的关心。

    顺天府此时无比热闹,甄世成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控诉,忍着糟心捋了捋胡子,拿眼斜睨着没事人般的郁谨。

    万万没想到燕王居然是这种人,好歹是个王爷,居然打群架!

    正琢磨着是掩护一下郁谨的身份,还是干脆撂挑子不管,宫里就来人了。

    甄世成顿时轻松了。

    一切交给皇上去苦恼吧。

    甄世成彻底发扬死贫道不死道友的精神,除了在医馆的姜似兄妹与断了腿的崔逸没管,把这些闹腾的人全都捎进宫里去了。

    景明帝算是好脾气的帝王,颇有耐心听两家人把甄世成的属下说成嚣张无比的凶恶之徒,这才慢悠悠问道:“甄爱卿,你这个属下真的如此大胆?那你是如何处置的呢?”

    甄世成淡然行了一礼:“陛下,臣认为凡事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所以把卷入此事的属下也带来了。”

    “哦,让他上前来。”

    郁谨本来被人挤在最后面,闻言拨开挡在前边的人走上前来,朗声道:“儿臣见过父皇。”

    父皇?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忍不住掏掏耳朵,以为听岔了。

    这人管皇上叫什么?父皇?

    看来这小衙役知道得罪了他们三家,已经吓得神志不清了。这下好了,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定会治个大不敬之罪,掉脑袋都是轻的。

    景明帝盯着郁谨许久,不温不火道:“老七,你又打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