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131章 青天
    顺天府衙门注定是热闹的一天。

    甄世成把长兴侯世子及两名小厮带回去后,立刻升堂问案。

    长兴侯世子自知大势已去,由始至终一言不发,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令人又气又无可奈何。

    好在两名小厮受不了这种架势,很快就招认了那些受害女子的身份。

    受害女子有六人是京城人,三人是周边县城的,还有两个外地人,其中一位就是迟老爷的女儿,另一位受害女子的来历两名小厮已经说不清楚,只记得是岭南一带的口音,遇害时间在八年前,想找到苦主希望渺茫。

    长兴侯世子能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来,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见到貌美女子就下手,事实上,他极为挑剔,那些女子都是因为某些地方引得他心动,才会引来杀身之祸。

    也因此,这些女子中什么身份都有,甚至还有一位官宦人家的姑娘。

    对于长兴侯世子来说,这些姑娘就是他相中的猎物,一旦锁定目标就会耐心盯着,或长或短,总会遇到合适的时机把人弄进侯府来。

    这也是两名小厮能记得这些女子来历的原因,有两个姑娘他们甚至在对方家附近盯梢长达半个月之久。

    证据确凿,签字画押,甄世成直接判了长兴侯世子与两名小厮斩立决,让看热闹的百姓拍手称快。

    当然,所谓的斩立决并不是现在判了立刻推出去问斩,而是要等到今年秋分后执行。

    长兴侯在公堂上直接就吐了血,声嘶力竭喊道:“甄世成,你怎能不经过朝审就判我儿斩立决?我儿可是侯世子!”

    一般来讲,官员对斩立决的判定十分慎重,对尚有疑问或者对方身份比较敏感之人,大多情况下会判斩监候,也就是留到来年朝审后再作判决。

    像长兴侯世子这般身份,有长兴侯在外打点活动,一年过去很可能就免了死罪。

    所以说,斩立决与斩监候的区别就太大了,一个定死,一个定生。

    甄世成端坐在挂有“明镜高悬”的牌匾之下,声若洪钟:“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长兴侯世子曹兴昱掳掠凌辱残杀十名女子,证据确凿,罪无可恕,当判斩立决!侯爷若有异议,大可去告御状,本官奉陪到底!”

    “甄世成,你等着——”长兴侯仿佛瞬间苍老了七八岁,手指颤抖着指向甄世成。

    甄世成见过的威胁多了,哪怕这种话,当下微微一笑:“本官就在顺天府静候,侯爷记得回府准备银钱吧。”

    长兴侯一时愣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讽刺他会贿赂皇上?别开玩笑了,他又不是傻子,要说打点一下在皇上面前能说上话的人还差不多。

    可是这话不该从姓甄的嘴里说出来啊。

    一时间,长兴侯竟有种柳暗花明的错觉。

    尽管他心中清楚这种念头很荒谬,可人到了绝境时哪怕一根稻草也要抓住,哪还想这么多呢。

    甄世成拧眉:“令公子害了十名无辜女子,她们的家人很快就会接到衙门传讯,侯府难道不准备对这些苦主作出赔偿吗?”

    “什么?”长兴侯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围观百姓纷纷叫好。

    “甄大人好样的!”

    “真是青天大老爷啊,以后咱们心里踏实了。”

    “是呢,像甄青天这样的好官要是被长兴侯这种人欺负了,咱们也告御状去!”

    小老百姓的想法最朴实:能养出长兴侯世子这种杀人魔儿子的老子,能是什么好人?

    父债子偿,子不教父之过,这些在此时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人人皆以为然的道理。

    这些话如飞刀扎进长兴侯心口,饱受打击之下眼一黑昏了过去。

    “来人,把长兴侯送回侯府,把犯人押送大牢,退堂!”甄世成一拍惊堂木,缓缓起身。

    无数烂菜叶子水果皮向长兴侯世子飞去。

    衙役们连连皱眉。

    都多少年了,京城百姓还有这种保留节目,不知道等会儿打扫起来很麻烦啊!

    来顺天府旁听案子的长兴侯府管事先长兴侯一步赶回侯府。

    “世子怎么样?”长兴侯夫人迫不及待问道。

    “世子……世子被判了斩立决!”

    长兴侯夫人晃了晃身子,却没有晕倒。

    一个女人无论多柔弱,当儿女遇到天大的麻烦时都会很快坚韧起来。

    “侯爷呢?侯爷什么都没做吗?”

    “顺天府尹说哪怕侯爷去告御状也不怕,侯爷被气昏过去了……”

    长兴侯夫人眼神直勾勾不会转了,喃喃道:“斩立决,斩立决……我儿好好的人,怎么能被砍头呢……”

    她没有焦点的视线忽然落在姜倩身上。

    姜倩垂眸站着,已经许久没有说过话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本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争取的她已经争取了,想必父母那边也在想办法,她目前只能老实等着。

    长兴侯夫人忽然如发狂的野兽冲到姜倩那里,噼里啪啦照着她的脸抽起来。

    “夫人——”丫鬟婆子们这个时候哪里敢劝,只能无力喊两句。

    “我打死你个扫把星,你是怎么为人妻的?世子做这些事你竟从不曾发觉,也不知道劝阻吗?”

    姜倩从小到大算是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但自从嫁给长兴侯世子不知挨过多少打,现在长兴侯夫人扑头盖脸一顿打对她来说完全不算什么。

    她并没有还手,甚至没有躲,任由那些巴掌落在脸上,很快娇嫩的脸蛋就高高肿了起来。

    这时有丫鬟急急来报:“夫人,东平伯府来人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姜二老爷夫妇一同过来了。

    长兴侯夫人强撑着道:“亲家公、亲家母来了。”

    “侯夫人,世子的事我们听说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肖氏拭泪道。

    长兴侯夫人垂泪不语。

    这时一个人突然冲了进来,一头扎进肖氏怀里剧烈颤抖着:“娘,您救救女儿吧——”

    长兴侯夫人陡然变色。

    这个扫把星怎么敢跑出来告状?看着她的丫鬟是死人吗?

    “倩儿,你怎么了?”

    一看清姜倩高高肿起的面颊,肖氏发出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