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130章 有赏
    巨大的恐慌袭来,姜佩忍不住后退。

    她不知道慌什么,可是眼前的姜倩就是让她心底发寒。

    “府上这么忙乱,就不打扰二姐料理家事了,我先带妹妹们回府。”姜俏适时出声道。

    姜倩阴恻恻的目光恢复了正常。

    接下来该怎么办她还要与娘家父母商量,现在不能乱。

    “今日吓到妹妹们了。”姜倩缓缓红了眼圈,一副饱受打击却强撑着的样子,哪有刚才的阴冷。

    见姜倩没有阻拦,姜俏悄悄松了口气,手一直拉着姜似不放:“二姐也要保重,不必送我们了。”

    她真怕姜倩狗急跳墙,拿四妹出气。

    “妹妹们慢走,回头我给妹妹们压惊。”

    姜佩不由打了个哆嗦。

    她才不要压惊,侯府太可怕了,她再也不想来了!

    回去的路上马车里安安静静,无人愿意多言,沉默凝重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回府。

    “三姐,咱们要去向祖母禀报此事吗?”从不爱出风头的姜俪打破了沉默。

    她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恐怖的事,到现在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当然要禀报的,这样的事情怎么瞒得住。”姜俏抿了抿唇。

    她可以想象伯府因为长兴侯府的变故会掀起怎样的风暴,不过——

    那又如何呢,觊觎四妹的畜生完蛋了,真是大快人心!

    反正她父亲是庶子,伯府荣耀还是走背运,其实对他们一家没有多大影响。

    慈心堂里,冯老夫人从一大早眼皮就跳得厉害,经历过一次眼睛骤然失明,老太太格外在意,忙让二太太肖氏请了太医来看。

    尽管太医断言并无大碍,冯老夫人还是心情不佳,二太太肖氏与三太太郭氏不得不老老实实陪着说话。

    “老夫人,几位姑娘回府了,来给您请安。”

    冯老夫人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道:“叫她们歇着去吧。”

    年轻轻的小姑娘今日去这家参加赏花宴,明日去那里游玩,哪里知道上年纪人的遭罪。

    心情不佳的时候,冯老夫人越发不耐烦见到几个如花似玉的孙女们。

    大丫鬟阿福出去不久返回来:“老夫人,几位姑娘说有要事禀报。”

    还未等冯老夫人有所反应,肖氏便扬了扬眉梢。

    今日几个姑娘去侯府赏花,回来就说有要事禀报,直觉不是好事。

    “让她们进来。”

    不多时姜似几人走进来,冯老夫人打眼一瞧不由坐正了身子。

    看几人苍白的脸色,恐怕又出幺蛾子了。

    “发生了什么事?”

    姜俏率先跪下来:“祖母,侯府出事了。”

    “什么事?”肖氏腾地站了起来,面色阴沉盯着姜俏。

    这个小蹄子要是敢小题大做,以后有收拾她的时候!

    姜俏这个时候可不怕肖氏,快言快语道:“顺天府尹从侯府花园里挖出了十具女尸,把长兴侯世子带走了……”

    “什么?”肖氏忙扶住椅背才没有栽倒。

    冯老夫人失手打翻了茶杯,茶水顺着桌角往下淌,可这个时候连丫鬟们都不敢上前收拾,死死低着头降低存在感。

    “给我从头到尾仔细道来!”冯老夫人稍微缓神,重重一拍桌子。

    姜俏口齿伶俐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最后道:“证据确凿,我们离开时那些尸体还在侯府花园中没有带走……”

    冯老夫人面沉如水,手用力抓着椅子扶手,大口大口喘着气。

    “倩儿呢,你们二姐怎么样了?”肖氏虽然管家多年,可遇上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早已乱了心神,慌乱问道。

    “二姐目前还好,应该在收拾残局吧,长兴侯夫人昏过去了。”

    “天啊,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肖氏一屁股跌回椅子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女儿惨了。

    冯老夫人脸色虽难看,这时候总算缓过劲来,立刻吩咐下人去把姜安诚三兄弟全叫回家商议大事。

    这便不是姜似几人能参与的了,出了慈心堂大门,姜似准备回海棠居,被姜俏一把拉住:“四妹,我想去你那里坐坐。”

    姜似当然不会拒绝,笑道:“三姐随我来吧。”

    姜佩张了张嘴。

    她现在又惊又怕,快要憋死了,她也想去坐坐。

    可是想到与姜似的关系,姜佩郁闷叹了口气,只得眼巴巴看着二人走了。

    回到海棠居,姜俏倒了一杯茶猛灌了几口,抚着胸脯道:“真是惊心动魄,我到现在还心跳得厉害。”

    姜似笑了:“我看三姐今天表现很好。”

    “都是装的。”姜俏摆摆手,沉默一下问道,“你说姜倩会怎么办?”

    这个时候,姜俏已经不愿用“二姐”来称呼姜倩。

    她可不傻,既然姜倩会帮着长兴侯世子算计亲堂妹,那些死了的姑娘焉知姜倩就没有参与其中?

    当然,为了伯府名声着想,她肯定不会乱说,却挡不住她从此对姜倩敬而远之。

    姜似的回答却让姜俏心塞不已:“她或许会回伯府。”

    “什么意思?”

    “为了尽量降低此事对伯府的影响,你猜祖母与二叔他们商议后会如何做?”

    姜俏顿时明白过来:“和离!反正姜倩还没有孩子,遇到长兴侯世子这样的人和离完全说得过去,甚至义绝也有可能。”

    说到这,姜俏叹口气:“真烦人!”

    想到那种心肠的姐妹同住一府,她就浑身不自在。

    “没什么,她在侯府是尊贵的世子夫人时尚不能把咱们怎么样,回到伯府长住又能如何?”姜似淡淡道。

    姜俏眨眨眼:“四妹,你有事瞒着我。”

    “什么?”

    “老实交代,那只大狗是怎么回事?”

    “啊?”姜似装糊涂。

    姜俏语带兴奋:“那次从长兴侯府回来的路上那只大狗搅乱了季崇易的迎亲,这回又刨出了侯府花园中的尸体,它肯定认识你!”

    姜似咬死不承认:“没有吧,或许不是一只狗呢。”

    姜俏伸手捏了捏姜似脸颊:“你当我傻?那样聪慧机灵、威风凛凛的大狗万中无一,怎么可能有两条?哎,也不知道谁是它的主人呢。”

    而这时,静谧的雀子胡同深处一座民宅里,郁谨揉了揉二牛的脑袋,表扬道:“干得不错,赏一盆肉骨头。”

    要是能把阿似带过来,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