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73章 物证
    那是一粒翡翠蝙蝠纹纽扣。

    小巧精致,价值不菲。

    姜似当然不会认为这粒纽扣是从两个小厮身上扯下来的,那么剩下的答案就很明显了:这粒纽扣是惨死的女孩从凶手也就是长兴侯世子的衣裳上扯下来的!

    能用翡翠做纽扣的衣裳,料子定然是极好的,缺了一粒纽扣后把衣裳就此丢弃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那件衣服会被如何处理呢?

    十之八九会先收到箱笼里,等着配一粒新的翡翠纽扣。

    当然,这是按常理推测,凡事都有意外,倘若那件衣裳有了破损,大半就会被丢弃了。

    不过这也不怕,就算衣裳被丢弃,剩下的翡翠纽扣也不可能丢了,还是会被收起来的。

    也就是说,那些翡翠蝙蝠纹纽扣一定会留在长兴侯世子的住处。

    而这,将是指出长兴侯世子就是凶手的最直接证据!

    姜似忍着激动忙把女尸左手重新合拢。

    她知道人死后用不了多久尸体就会出现僵硬,到那时想要再毫无损伤掰开女尸的左手就不可能了。

    这枚无比重要的翡翠蝙蝠纹纽扣需要留在女尸手中,作为不久后指认凶手的证据。

    做完了这些,姜似把床单拉上来,当血迹斑驳的床单快要遮住女孩俏丽却苍白发青的面庞时,姜似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落在女孩眼睛上,喃喃道:“妹妹,你放心去吧,你的仇我会替你报了。到那时你再睁眼看,这世间总有公道在的。”

    如果没有,她就跟老天硬生生讨一个公道来!

    姜似收回手,女孩圆睁的双眼合上了。

    这一刻,姜似鼻尖发酸,心中好似燃了一团烈火,有种想哭的冲动。

    现在还不是痛快哭的时候。

    姜似替女尸盖好床单,直起身最后看了孤零零躺在地上的女尸一眼,踏着月光从容往回走去。

    不多时,两个小厮手拉着手,一步一挪往芍药花丛走去。

    二人手拉手当然不是因为感情好,而是刚刚险些被吓破了胆,冷静下来后知道不得不回来处理女尸却又谁都不想走在前面,干脆拉着手过来,也算是有难同当,谁也不吃亏了。

    “路,路子哥,你说刚刚我真的是眼花么?”安子颤抖着问,小腿肚不停打颤,比声音抖得还厉害。

    路子看起来比安子稍微好些,强作镇定道:“不是眼花是什么?这世上不可能有鬼!”

    世子爷糟蹋死的小娘子肯定不能在花园里这么留着,他不糊弄一下安子,万一安子真被吓得死都不来了,埋尸的活计岂不是落在他一个人头上?

    “可,可我刚刚真的看到女鬼了,路子哥你真没看到?”安子依然不敢相信,磨磨蹭蹭不往前走。

    路子狠狠翻了个白眼:“没看到!要不是你刚才突然鬼叫后撒腿就跑,怎么会吓得我跟着一起跑了?”

    他当然看到了,可是这话能告诉安子吗?必须不能啊!

    “那……真的是我眼花?”

    “不是眼花是什么?你想想看,这世上真有厉鬼索命的话,那些埋在芍药花下的小娘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呢?好了,赶紧去把尸体埋了好回去睡觉,再磨蹭天都要亮了。”

    安子犹豫着点头,勉强被说服了。

    二人来到芍药花丛前,见女尸还躺在原地,皆松了口气。

    “干活吧。”路子拿起先前逃跑时吓得丢到地上的花铲,往手上啐了口唾沫。

    安子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指着女尸剧烈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路子不由握紧了铲子,顺着安子手指的方向看去。

    “手,手……”安子哆哆嗦嗦说着,显然被吓惨了。

    路子突然闻到了一股尿骚味。

    安子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被吓尿了?

    天色太暗,路子一时没看清,不由上前一步往女尸双手所在位置望去。

    一只纤细的手从床单中伸出,手中赫然握着一把花铲!

    路子只觉嗡的一声,热血往脑门窜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他们真的见鬼了!

    路子踉跄后退跌坐下去,一屁股坐到安子大腿上。

    路子的失态显然成了压垮安子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猛地把路子往前一推,跳起来撒腿就跑。

    不管了,不管了,宁可被世子弄死也不要被女鬼索命。

    真的有鬼啊!

    可怜路子措手不及之下被安子推了个狗吃屎,下巴正好砸在女尸脚上。

    路子:“……”

    安子跑出一段距离察觉身后没动静,忍不住回了一下头。

    女鬼没动?

    安子不由停住了脚步。

    “快回来!”缓过气来的路子控制着声音喊了一声。

    安子站在原处不动,只觉双腿间凉风飕飕。

    “王八羔子,你真的要拉着我一起死吗?”路子破口大骂,“没看到女尸没反应么,还不快过来挖坑!”

    “路子哥,说不定女鬼故意引诱我过去,好把咱俩一网打尽啊!”安子脚底生根,死活不动弹。

    路子这时候反而豁出去了。

    谁像他这么惨,下巴枕着女尸的脚,还坐了一屁股别人的尿,女鬼干脆掐死他算了!

    路子生出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勇气,爬起来抡起花铲开始挖坑。

    安子一直站在不远处战战兢兢看着,做好随时拔腿就跑的准备,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发现女尸一动不动,渐渐冷静下来。

    “你要杵到天亮吗?”路子吼了一声。

    安子斗争了一下,慢慢挪过来。

    两个人一起挖坑,又都是熟手,速度陡然快了许多,没用多久就挖出一个坑来。

    有女鬼显形在先,谁也顾不得多看,提心吊胆把女尸推入坑中埋上,赶紧离开了这恐怖之地。

    回到屋中,两个小厮顾不得洗手就一头栽到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大多数时候,事后要比正经历时还要害怕,且随着时间推移发酵成挥之不去的梦魇。

    “路子哥,这事跟世子爷说么?”

    “说什么?跟世子爷说咱们见鬼了?世子爷能信?到时候以为咱们有了别的心思,咱们就要跟女鬼作伴去了。”

    “不说,不说。”

    两个小厮达成了一致,直勾勾盯着房梁睁眼到天明。

    另一边,姜似在暗影重重的园子中穿梭,将要走到一株树前,一道黑影扑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