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36章 故技
    姜倩的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杵在原地好一会儿没有反应。

    “倩儿——”肖氏有些慌了。

    老夫人还恼着她,眼睛一出问题脾气会更大,她日子不好过也就罢了,老夫人要是对倩儿心中存了疙瘩就麻烦了。

    嫁出去的女儿有娘家撑腰底气才足,对倩儿这样高嫁的媳妇来说更是如此。

    姜倩这时却已经平静下来,厉声对丫鬟道:“你先下去!”

    丫鬟惴惴退下,姜倩暗吸一口气握住了肖氏的手:“娘,您别慌,咱们去慈心堂之前得想出个应对的法子来。”

    “对,是要想个法子出来。”肖氏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只是在女儿面前不压抑情绪才显得有些慌乱,这时心念急转很快就有了主意,眼中冷光一闪道,“既然有人借梦发挥,那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娘打算怎么做?”

    肖氏拉过姜倩耳语几句。

    姜倩有些迟疑:“这行吗?”

    肖氏冷笑:“怎么不行?你祖母既然信这个,那咱们就顺着她的路子来。不就是两只锦鸡嘛,伯府小辈中排行第二的可不止你一个!”

    姜似的同胞兄长姜湛,同样行二。

    “可是姜湛又不属鸡——”

    “谁说锦鸡就指属相了?随便扯个由头就行,关键还是请来的仙姑能否取得你祖母的信任。”想出这个主意,肖氏一改先前的慌乱,眉宇间带了得色,“你放心就是了,娘认识一个小有名气的仙姑,早年你外祖家就与她有些交情,娘请她出手,这事定然能成。”

    “让您费心了。”听肖氏这么说,姜倩紧绷的神色松弛下来。

    “说的什么话,你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不替你操心替哪个操心。”肖氏爱怜握住姜倩的手。

    姜倩嘴唇动了动,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着痕迹把手抽出,挽着肖氏手臂道:“娘,咱们快些过去吧。”

    冯老夫人一只眼睛看不见了的消息犹如一道惊雷在东平伯府上空炸响,听到动静的各房主子陆续赶了过来。

    姜似赶到时慈心堂已经来了不少人,她便混到几个姐妹之中悄然观察着。

    二婶与姜倩还没有到。

    发现这一点,姜似嘲讽牵了牵唇角。

    她从不认为前生能把她哄得姐妹情深的姜倩是个蠢的。

    她们母女这一交流,定然有了某些猜测,现在来迟应该是在商讨对策呢。

    想到这些,姜似嘴角弧度愈深。

    她不怕她们不出手,只怕她们按兵不动,寻不到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姜似心中寻思着,忽然察觉有道视线落在她身上,抬眸望去,便见三姑娘姜俏冲她翻了个白眼。

    姜俏人如其名,是个俏生生的姑娘,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翻白眼的动作依然显得俏皮可爱。

    姜似便笑了笑。

    姜俏一愣,压低声音恶狠狠道:“祖母病了,你还笑!”

    “我发现三姐今天格外好看,就忍不住笑了。”姜似厚着脸皮道。

    姜俏脸一红,啐道:“你胡说什么呀,等会儿让祖母看到你笑,有你好看!”

    姜似露出恍悟的神情:“原来三姐是担心我。”

    “少自作多情!”姜俏又翻了个白眼,扭过脸不再搭理姜似了。

    这时肖氏带着姜倩匆匆赶了过来。

    冯老夫人一见肖氏露面,抄起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你怎么不等我死了再来!”

    肖氏一直管家,老夫人出了事姗姗来迟确实不大好看。

    三太太郭氏眼中闪过幸灾乐祸。

    她一个庶出的媳妇倒是没有想过与肖氏别苗头,可平日里肖氏未免太强势了些,几句言语上的不合适就能记恨在心,吃穿用度、人情往来等方面让她不痛快。

    郭氏是个识趣的人,知道闹到老夫人那里讨不到好处,只能吃下这些暗亏。

    暗亏吃久了,哪怕菩萨都要变金刚,郭氏自然不能免俗。

    姜倩挡在肖氏身前,任由飞过来的茶杯砸在自己身上。

    “倩儿,你没事吧!”肖氏心疼不已。

    姜倩摇摇头,快步走到冯老夫人面前,温声道:“祖母,是我拉着母亲去园子里说话,丫鬟才没有及时寻到。千错万错都是孙女的错,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你还没回去么?”冯老夫人这话一出,众人视线立刻落在姜倩脸上。

    姜倩只觉这些视线犹如无形的利刃,割得她脸上火辣辣得疼。

    这样的难堪是姜倩在伯府从没经历过的。

    这个时候,姜倩心中更多的是庆幸:幸亏她与母亲一番交谈寻到了祖母心结所在,不然现在这份难堪只会让她一头雾水,平白受了。

    姜倩此时却不在意了。

    只要如母亲所言能把此事顺利推到姜湛身上去,祖母现在对她态度越差,将来就会越愧疚,那么补偿就越多。

    只要能笑到最后,现在受些委屈又算什么呢?

    “孙女放心不下祖母。”姜倩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委屈。

    “你又不是大夫,留在这里也没用,还是赶紧回去吧。”冯老夫人一只眼睛突然看不见了,情绪好似脱缰的野马,强自压抑才没有对姜倩说出“滚”字来。

    “祖母这样孙女如何能放心离去,就让孙女留下吧,至少等到大夫的结论再说。”

    “大夫到了。”大丫鬟阿福气喘吁吁跑了进来。

    “你们都出去!”冯老夫人不好对姜倩发火,干脆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慈心堂的院子里霎时站满了人。

    这种时候老夫人虽然开口赶人,他们却不能走。

    庭院中高大挺直的香椿树难以给这么多人遮阴避凉,随风散发着淡淡清香气,飘入姜似鼻端,却觉格外浓郁。

    一时间,仿佛有了盛夏的感觉。

    沙钟在众人焦灼的等待中过了两刻钟,众人鼻尖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

    姜倩与肖氏暗暗交换了数次眼神。

    终于请来的大夫在阿福的陪伴下背着药箱走了出来,肖氏抢先一步迎上去:“大夫,老夫人怎么样?”

    大夫摇摇头:“老夫人的眼睛找不出明显病变来,许是内火过剩所致。在下开了清热解毒的方子,若是吃上两副不见效,贵府就另请名医吧。”

    待大夫一走,肖氏立刻表态不惜遍请名医也要为老夫人治好眼睛。

    姜似冷眼看着府中一片忙乱不动声色,心中却已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