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百万书屋 > 都市小说 > 似锦 > 第725章 体贴
    景明帝停了那么一瞬,继续往坤宁宫走去。

    罢了,反正已经忘了,早点过去与晚点过去区别不大,还是先去皇后那里瞧瞧吧。

    景明帝十分想看一看关系变化后皇后与郁谨第一次见面是个什么情景。

    他还记得当年宫人领着他去见太后,忐忑、慌乱,又带着说不出的兴奋与期待。

    那时他还小,心情是十分复杂的,老七就好运气了,想必不会如他当初那般煎熬。

    景明帝大步赶往坤宁宫,半路上遇到了郁谨。

    “你还没过去?”

    郁谨很是恭敬行了一礼,道:“儿子有些紧张。”

    景明帝乐了:“紧张什么?”

    老七这么大人了,原来也会紧张?

    这么一想,老皇上无端心理平衡了一些。

    “不知该如何与母后相处才合适。”郁谨坦然道。

    景明帝越发愉悦了。

    他当初也担心过这个。

    作为被选择的那一方,总是担心最多的。

    能不能得对方喜欢,倘若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会不会把他送回原处,另选他人?

    他甚至还做过噩梦,梦中他不是被其他兄弟艳羡的皇后养子,依然是那个无依无靠的小可怜。

    原来老七也是一样的。

    景明帝长舒了口气,露出微笑:“对你母后,你只要真心孝敬就是。好了,随朕一起过去吧。”

    皇后那边得了消息,已经站在殿外石阶上等待。

    景明帝大步走过去,笑呵呵问:“皇后怎么在外边呢?”

    皇后余光扫一眼郁谨,回道:“我担心皇上被为难——”

    景明帝放声大笑:“皇后多心了,那些臣子都是懂事的,怎么会为难我呢。”

    皇后:“……”皇上真爱面子。

    潘海:“……”皇上真爱面子。

    郁谨:“……”皇帝老子真能吹。

    当时在大殿上跑得飞快的也不知道是谁。

    这般腹诽着,郁谨面上却半点不露,郑重给皇后行了一礼:“儿子给母后请安。”

    皇后唇畔含笑,注视着躬身作揖的年轻人。

    眉目隽秀,风姿潇洒。

    以后这就是她儿子了,一个容貌上依稀有贤妃影子的大儿子。

    对此,皇后不但不觉得膈应,反而觉得痛快。

    能生又如何,血脉相连又如何,自己不惜福,这个福分终究会落到旁处。

    说起来,贤妃似乎还不知道此事?

    对于景明帝能如此迅速把事情定下来,皇后是有些吃惊的。

    吃惊过后就是欣喜。

    快刀斩乱麻,才能免去许多变故。

    皇后凝视郁谨的时间有些久,而郁谨依然保持着恭敬行礼的姿势。

    “进去再说吧。”皇后终于开口,语气温和。

    进了屋子,帝后落座,郁谨则老老实实立在二人面前。

    皇后含笑道:“站着干什么,坐吧。”

    早有宫婢搬了一个小杌子来。

    郁谨扫量一眼小杌子,规矩坐下。

    皇后再次开口:“以后咱们就是亲母子了,谨儿莫要拘谨了。”

    郁谨险些从小杌子上摔下去。

    他这么大个人了,皇后是怎么面不改色喊出“谨儿”两个字的?

    谨儿——郁谨忍不住想甩头。

    他是个奶娃子的时候都没人叫过他谨儿……

    看一眼嘴角噙笑的皇后,郁谨第一次服气了。

    到底是皇后,这份功力旁人望尘莫及。

    景明帝见郁谨发呆,轻咳一声提醒道:“傻愣着干什么,没听你母后说话么?”

    好歹是他给皇后挑出来的大儿子,万一被皇后嫌弃了,他的面子往哪搁儿?

    “母后说得是,在您面前儿子不会拘谨的。”

    皇后笑了:“这就对了,一家人可不能生分了。回头你带王妃过来,我把福清也叫着,咱们一起吃顿饭。”

    “咳咳。”景明帝突然咳嗽一声。

    皇后忙道:“皇上到时候若是得空也过来。”

    景明帝矜持点头:“再说吧。”

    说了一阵子闲话,算是母子正式见过,景明帝带着郁谨一道离开。

    站在岔路口,景明帝停下来,看着郁谨道:“以后常来给你母后请安,你母后也不容易。”

    郁谨笑道:“父皇放心,儿子会常来的。”

    “那你回去吧,你媳妇恐怕还不知道呢。”

    “儿子告退。”

    等郁谨走远了,景明帝才往玉泉宫走去。

    刚刚他其实犹豫了一下,想带老七去见见贤妃,可转念一想这母子二人本就生分,如今又连母子名分都不存在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玉泉宫这时候还没得到消息。

    一声“皇上驾到”令贤妃颇为意外,忙迎了出来。

    “皇上过来了——”

    景明帝点点头:“进去吧。”

    贤妃怕冷,玉泉宫比坤宁宫还暖和些,景明帝有些不适应,微微蹙了蹙眉。

    算时间,此刻刚刚散朝,本该是在御书房处理政务的时候,贤妃拿不准景明帝过来的意思,却不好开口问,于是继续先前在做的事——泡茶。

    大周人饮茶不似前朝那么繁杂,可也需要些耐心。

    看着贤妃动作优雅把茶叶投入盛满沸水的茶壶,再倒入白瓷盂中,继而再倒入壶中,景明帝心中已有些烦了。

    他向来不耐烦这些,哪怕鼓捣得比花还要好看,还不就是一杯茶,有这个闲工夫他情愿翻一翻话本子或者给吉祥顺顺毛。

    “皇上请喝茶。”贤妃把新泡好的茶递给景明帝。

    景明帝接过来很给面子啜了一口,这才把白瓷茶盏放在一旁,开口道:“那日老七惹了爱妃生气,后来有没有来玉泉宫?”

    一听景明帝提起郁谨,贤妃脸色登时沉下来。

    来什么玉泉宫,那畜生眼里哪还有她这个生母!

    当日与郁谨扯破脸,不孝子却没得到皇上任何处置,贤妃一口气还憋着呢,眼见景明帝问起,当然不愿错过这个收拾郁谨的机会。

    贤妃轻叹口气:“没来过。许是妾没这个福分,不敢指望老七的孝心了。”

    景明帝跟着叹口气:“老七那混账总惹爱妃生气,朕是知道的。”

    贤妃唇角不由弯起。

    皇上这是良心发现了?

    景明帝拍拍贤妃的手,宽慰道:“所以朕就把他记在皇后名下了,省得爱妃为了个混账东西气坏了身子。”